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任何政权变动

都不会使中国的情况更坏了

對未來可能的軍事政變的態度

                                                   李千里

 

前段時間我在海外遇到了來自中國大陸高校的S先生,真有一見如故之感。我們的交談從學術問題逐漸轉向現實政治問題。他認為中共政權作惡太多,已經走上了“不歸路”,但又表達出以下的擔心:如果中共統治垮臺後建立了軍人政權怎麼辦?那不是一種專制政體替代了另一種專制政體嗎?中國的情況會改善嗎?對這些問題我以前就思考過,因此隨即做出了如下的回答:

中共政權垮臺不能完全排除通過軍事政變形式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就是在中共垮臺後不能排除出現軍人政權的可能性。一般說來,這應該是一種專制政體替代了一種極權政體,而中國的情況應該不會更壞。

如果讓我在史達林政權與尼古拉二世政權之間進行選擇,我毫無疑問會選擇後者;如果讓我在毛澤東政權與袁世凱政權之間進行選擇,我毫無疑問會選擇後者;如果讓我在金日成政權與全鬥煥政權之間進行選擇,我毫無疑問會選擇後者。事實上,要在共產黨的極權統治與非共產黨的專制統治(無論是君主專制還是軍人專制)之間進行選擇的話,依據“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我毫無疑問會選擇非共產黨的專制統治。殘暴的尼古拉二世殺掉的政敵遠遠少於更為殘暴的史達林,殘暴的袁世凱殺掉的政敵遠遠少於更為殘暴的毛澤東,殘暴的全鬥煥殺掉的政敵同樣遠遠少於更為殘暴的金日成。這就是我寧願選擇非共產黨的專制統治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中國近現代歷史上,無論是滿族統治者(咸豐帝、慈禧太后等)執政,還是北洋軍閥(袁世凱、馮國璋、段祺瑞、張作霖等)執政,或者是國民黨黨魁(蔣介石、汪精衛、李宗仁等)執政,他們在戰亂時期造成的民眾非正常死亡情況都遠遠少於中共在和平時期造成的民眾非正常死亡情況——只要我們看看“鎮反”、“三年大饑荒”、“文革”等就能清楚這一點了。無論是愛新覺羅氏的君主專制,還是北洋軍閥的軍閥專制,或者是國民黨的一黨訓政,其暴虐程度都遠遠低於中共的極權統治,其腐敗程度也遠遠低於中共的極權統治。

中共不僅可說是中國有史以來對國家、民族造成最大危害的政權,還可說是人類歷史上犯下最大罪行的政權之一。將來無論任何政權替代中共政權,都不可能比中共更專制、更殘暴、更腐敗了。因此,如果有軍人團體出來推翻中共政權,哪怕其要建立軍人獨裁政府,我們也應“基於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而暫時樂觀其成。任何政權變動都不會使中國的情況更壞了。

對中共建立的極權政體而言,它與民主政體之間固然“如黑白之不能混淆,如東西之不能易位”,與專制政體之間也有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可以這樣說,毛澤東式政權過渡到蔣介石式政權的難度不會小於蔣介石式政權過渡到馬英九式政權的難度。如果軍事政變能促使毛澤東式政權過渡到蔣介石式政權或段祺瑞式政權,我們又為何要反對呢?相反,我們對此應持適當積極的態度——畢竟這為中國未來的民主化提供了新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