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共天安門斯大林追悼會

 

網文選載

1953年3月5日史達林去世,中共就啟動了各項追悼活動,規模空前,僅次於後來的毛澤東的喪禮。

周恩來去了莫斯科弔唁,全大陸下半旗志哀、停止宴會和娛樂,企業、部隊、機關、學校也紛紛召開追悼會。北京各界人士排隊到蘇俄使館弔唁,每天都有幾十萬人。

3月9日下午大約六七十萬人集聚天安門廣場召開追悼大會,本人也隨眾參加。大會主席臺並不是天安門的城樓,而是在城樓前面的金水橋上面臨時搭的。

那時天安門兩側長安街上的三座門還沒拆,我們站在緊靠東三座門的地方,看和聽都清楚。宣佈大會開始後不久,鳴禮炮,火車和工廠的汽笛相應長鳴,全體肅立默哀。那天陰天,很冷,冷得跺腳的人們一聽鬼笛聲就都不跺了。

原來史達林的葬禮在莫斯科開始,遠在東方的中國大陸必須同一時間也在北京舉行,所以蘇俄的上午,北京的下午五時,同步鳴笛默哀。

鬼笛過後朱德致悼詞,第二個是李濟深,第四或第五個是黃炎培,他的南方口音很怪,其中拉長聲的一句「難忘的1919-哇!」能把人笑死,當然沒人敢笑。有誰能料到十三年後,也就是1966年,這位給共党抬轎子的黃先生,在北京東四牌樓燈草胡同自己家門口,被紅衛兵鬥得差點丟了命呢!

追悼會當天的人民日報,頭版最左邊的長條欄內,豎行刊載著毛澤東的「最偉大的友誼」一文。對史達林吹捧之後,毛澤東說中蘇友誼牢不可破,一旦蘇俄遭別國入侵,中共就出兵援助,中共和蘇俄之間永遠不會兵戎相見。

如今,史達林 已死五十七年,往事如煙,這場追悼會 已是半世紀前的記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