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山先生四次臺灣行

      

 

中山先生一生為民族富強和國家統一不懈奮鬥,祖國寶島臺灣一直縈系在他的心中。據統計,在其一生的著作和言論中,直接涉及臺灣和臺灣光復問題的至少有35處之多。他曾4次到過臺灣。

 

第一次:為籌畫惠州起義赴台

1894年1月25日,甲午戰爭爆發,清廷戰敗。4個月後,中山先生創立革命組織──“興中會”。第二年4月17日,中日簽訂《馬關條約》,臺灣被迫割讓給日本。中山先生提出“恢復臺灣,鞏固中華”,收復臺灣一直是他的革命政策之一。革命黨人陳少白向中山先生建議:到臺灣去活動,“以聯絡那裏的中國人,發展勢力”。經中山先生同意,陳赴台在臺北秘密發展會員,並于1897年冬建立了“興中會臺灣支會”。
1900年9月28日,中山先生自日本抵基隆,隨即轉赴臺北。原本想以香港為大本營,在廣州起事,建立南方革命政府,進而逐步擴大到全國。由於港英當局禁止其在香港登岸,中山先生又改計畫,決定在惠州起義。於是,返回日本,轉赴臺灣,準備由臺灣俟機潛往大陸。他抵台後,在臺北新起町(即今長沙街)設立了單傘總司令指揮所。同時,在日本友人山田良政建議下,爭取到日本駐台總督兒玉源太朗的協助。中山先生抵台時,受到兒玉等日方官員的迎接。10月8日,中山先生在臺北指揮了惠州起義。這次起義雖然失敗,但也取得了活捉清將杜鳳梧、繳獲洋槍700餘枝、子彈5萬多發的勝利,衝擊了清試圖一舉殲滅革命軍的目的。
當時殖民當局雖然表面上許諾“起事後可以相助”,實際上卻始終搞破壞。中山先生抵台翌日,殖民當局即電詢日本內務省:“孫逸仙(中山)渡台,對誼人等的陰謀,我政府是否過問或妨遏?”當日,日本內務省就電告日本殖民當局:“對孫逸仙陰謀採取妨遏方針”,還嚴厲禁止日本志士援助孫中山,迫使孫中山身邊的日本人逐漸離開。惠州起義失敗後,日本殖民當局奉日本政府之命,將孫中山等人驅逐出臺灣。11月10日,中山先生離台返日。中山先生首次臺灣之行,歷時44天。

 

第二次:在台接見同盟會員

二次革命失敗之後,中山先生等人遭到通緝。1913年8月5日,在日本友人的幫助下,與胡漢民等人乘“撫順丸”號船自福建馬尾抵達基隆。這次赴台,中山先生住在臺北一家叫“梅屋敷”的旅館裏。他在此接見了在台的老同盟會員,向他們瞭解情況,徵詢意見;同時,還留下了“博愛”兩字條幅給“梅屋敷”旅館主人。本來他與黃興相約在臺北會面,共同商討下一步的行動計畫。但由於日本政府只允許孫中山一人經臺北往日本,刻意不讓他們見面,這個約會終於告吹。
後來,為紀念孫中山先生的臺灣之行,臺灣人民把孫中山先生第二次到臺灣住過的旅館“梅屋敷”,改名為“孫中山臺灣史跡紀念館”。這是島內唯一保存下來的孫中山訪台遺址。至今,在紀念館裏仍然擺放著孫中山先生當年用過的茶几、屏風等物品,他親筆手書的“博愛”二字,也懸掛在屋子的中間。

 

第三次:赴台宣傳未果
  1918年6月7日,中山先生辭去“護法軍政府”大元帥之職後由廣州赴汕頭,由汕頭經臺北東渡日本。這次臺灣之行,是在第一次護法運動失敗後,為尋找革命出路,準備在臺灣建立大陸以外的革命基地,宣傳自己的革命主張,喚起臺灣同胞的民族意識。但日本當局不允許中山先生上岸同臺灣同胞見面,他們害怕革命思想在臺灣生根,更怕廣大臺胞民族意識覺醒,會導致他們對臺灣的殖民統治崩潰。由於日本殖民當局對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動極力阻撓,當中山先生乘船到臺灣時,他們派人貼身監視,不准他在台久留。中山先生在臺北僅住了一夜,次日即離開臺灣。

 

第四次:抱病北上途經臺灣
1924年11月13日,中山先生因接受馮玉祥北上共謀南北統一的邀請,抱病二次北上。他從廣州乘船,途中在臺灣停留,但這次沒有上岸,這是中山先生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臺灣之行。
4個月後,中山先生因為國為民日夜操勞積勞成疾,醫治無效,於1925年3月12日病逝於北京.

孫中山先生一生始終把反對分裂,謀求祖國和平統一,作為畢生奮鬥的目標,在他病重期間,還心系臺灣。據“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71年出版的《臺灣省通志》記載,孫中山先生在彌留之際仍念念不忘臺灣同胞,曾遺言:日本必須放棄與中國所蹄結的一切不平等條約,應在臺灣實行自治。孫中山為中國民主革命鞠躬盡瘁,對臺灣同胞一如既往的關心,給廣大臺胞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孫中山先生病逝的噩耗傳到臺灣,島內民眾悲慟萬分,《臺灣民報》以最快的速度立即發表了社論《哭望天涯吊偉人》。島內民眾不懼日本員警的干擾,於3月24日冒雨召開了規模盛大的追悼會.追悼會上,民眾團體代表紛紛發言、致悼詞,高度評價孫中山先生光輝的一生,充分表達了臺灣人民對孫中山先生的無限崇敬和愛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