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名氣是可以製造的”

 

袤 煙

 

聽朋友說,有一位頗富有政治歷練的人士,曾輕松自如地對友人說過一句這樣的話,曰“名氣是可以製造的。”當時,此話雖曾使那位不闇政治者“暗自心驚”,但是十幾年來,這位友人在海外眼看著“名氣確實是可以製造的”斑斑事實,特別是近二十年來,一些保共改良人士不惜利用種種手段來製造自身名氣和保共改良影響的行徑,方使這位友人明白,豈但名氣是可以製造的,其實,許多事關國家民族命運的大事情,不也是被他們一件一件地製造出來的嗎?且不說當今海內外互相勾連製造的種種簽名運動宣言運動跪求黨主憲政的運動,單只要看看這篇“杨度製造乞丐请愿团”的故事,便知道“製造”兩個字的妙處。雖然在這個世界上,誰又能夠想得到,乞丐居然也能夠參預製造復辟帝制的輿論,甚至能夠為袁世凱的洪憲帝制推波助瀾?而這一切,竟全是當年那個專事保清投機改良的楊度所一手製造出來的。如此,今日的保共投機改良派們,又有什麼事關我中國命運的大事情製造不出來呢?就不說還有共產黨這個大導演在背後操弄著一切;就不說在政治道德上,我們一些在共產黨無良統治下的所謂精英們,早已是一代壞過一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