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性學博士”

張競生的革命生涯

 

                                                     何彤

 

在中國現代史上,張競生(1888-1970)是一個被嚴重“妖魔化”的人。

張競生,這是一個曾在上個世紀20年代“名滿天下”的名字。

他曾獲孫中山委任為南方議和團首席秘書,協助伍廷芳、汪精衛與袁世凱、唐紹儀談判,促成清帝退位;他是民國第一批留洋博士,也是民國“三大博士”之一; 他曾在《晨報副刊》發起中國第一次愛情大討論,魯迅說他的觀點“25世紀或能通行”;

他第一個提倡計劃生育,比馬寅初還早37年,第一個在大學課堂講授“邏輯學”,第一個提出“美治”思想;他在中國最早提出和確立風俗學,最早翻譯盧梭的《懺悔錄》,最早發表人體裸體研究論文;他出版《性史》,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該書被視為誨淫誨盜的洪水猛獸,張競生則被譏為“性學博士”或“賣春博士”,他的人生從此每況愈下,直至1970年悒悒而終,他的頭上再也沒能摘下這兩頂“博士”帽子。

可以說,終其一生,他都在追求一種為世人難容的浪漫。這個屢敗屢戰的浪漫鬥士,倔強倨傲,特立獨行,骨子裏卻又透著在今天看來十分可愛的至情至性。

只是,當繁華與喧囂褪盡,所有的浪漫都成為他落寞晚景中的一段活色生香卻又令人黯然的回憶。留給世人的,仍然只是一個孤獨倔強的背影。

他早年的革命生涯,也被“性學博士”或“賣春博士”兩頂帽子掩蓋了。

 

.南洋拜謁孫中山

 

1906年8月,18歲的張競生考入廣東黃埔陸軍小學第二期法文班。當時,清政府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革命黨人漸成燎原之勢,陸軍學校成為傳播革命思想、發展革命同志的溫床。黃埔陸軍小學副監督趙聲(字伯先),就是一位革命黨人。他在校中秘密宣傳革命思想,很快就成為張競生與一班熱血青年的精神領袖。

 受趙聲的影響,張競生與同學陳銘樞、鄧演達等在校中發起剪辮運動。此舉使校方大發惱怒。按規定,剪辮學生都應當開除,但因剪辮人數達數十名之多,再加上趙聲從中斡旋,每人僅記大過一次了事。

按照陸軍部的核定,軍校學生的伙食費是每月8塊錢,由於學校監督韋汝聰等人的暗中盤剝,落實到學生頭上的伙食標準大打折扣。張競生與同學王鸞發起了整理伙食運動。新賬舊賬一起算,韋汝聰借機將兩人開除。

在趙聲的介紹下,1908年3月,張競生與王鸞來到新加坡投奔孫中山。張競生把自己的經歷向孫中山作了詳盡的報告,請求中山給他們找一個出路。不料,孫中山卻說:“你們都想錯了!我們革命党人正應為滿清軍人,用他們兵器攻倒他們!你們先前受了一面宣傳,以為做滿清軍人,就是欺負漢族的,這是指那班無知識、無民族心的軍人說的,例如曾、左、李,那班代滿清打義和團的混賬軍人確實這樣,但我現在所宣傳的,是希望一班革命者去當滿清的軍人,然後乘機起義打倒清廷,恢復漢室。還是勸你們回內地做革命黨吧。我在此時無法潛入內地,只好在國外活動,這不過是臨時的辦法。根本解決,當然在國內起革命,而不是在國外宣傳就了事的。說到幫你們到外國去留學,養成深造的革命人物,我此時的財力,是無法濟助的……”。

孫中山一席話,給了張競生當頭一棒!在檳城街頭彷徨多日後,張競生平安返國。

 

.營救汪精衛

 

1909年2月,張競生考進了京師大學堂法文系。次年4月,發生了汪精衛謀刺攝政王載灃被捕事件。在香港的胡漢民與趙聲、黎仲實、陳璧君等多次磋商,籌款赴京營救。

在趙聲的介紹下,陳璧君與張競生接上了頭。她請張競生扮作汪精衛的表弟到法部監獄探監。

第二天中午,張競生帶了一籃雞蛋進了法部監獄。他告訴汪精衛,“姑媽”一切都好,請他不要掛念。汪精衛在一個雞蛋上發現陳璧君的筆跡———“忍死須臾”。汪精衛當即咬破手指,血書“信到平安”四字答還。

不久,汪精衛又通過獄吏轉來第二封血書,囑陳璧君等“勿留京賈禍”。此時,孫中山也由美國來到香港。他認為,只有發動革命軍起義,取得革命勝利,才是營救汪精衛的最好辦法。胡漢民表示同意,陳璧君、黎仲實等遂撤回香港。

4月的一天,傳來了黃花崗起義的消息。3月下旬,由趙聲任總指揮、黃興任副總指揮的廣州黃花崗起義不幸失敗,七十多名革命志士壯烈犧牲。引導張競生走上革命道路的趙聲因憂憤成疾,幾天後逝世。

辛亥革命成功後不久,汪精衛等即被釋放出獄。張競生因參與營救汪精衛而受到汪的信任和器重。

 1911年12月1日,中國同盟會京、津、保支部在天津法租界汪精衛寓所成立。根據汪精衛的意見,張競生由天津回到京師大學堂,跟同學孫炳文、甄元熙等從隱蔽走向半公開,通過各種方式向同學們鼓吹革命,暗中散發《揚州十日記》、《嘉定屠城記》等書。

張競生還參與了東安門的東洋車夫暴動,這次暴動得到了袁克定的幫助。由京津保同盟會派出數十人,鼓動和收買幾百位東洋車夫,趁著月黑風高,群起鼓噪,此起彼伏地叫起“打倒滿帝”的口號,並投扔了許多手榴彈與射擊手槍。因為事先袁克定已暗中囑咐軍警不要干涉,最後同盟會員和東洋車夫勝利撤退。袁世凱據此向清廷示警:在京城之內,皇宮之側,革命勢力十分活躍,非他袁世凱將無法應付局面。

 

.南方議和團首席秘書

 

由於汪精衛的介紹,19111017日,張競生被孫中山委任為南北議和團秘書,協助南方軍政府議和總代表伍廷芳和參贊汪精衛等與清廷議和大臣袁世凱、議和使臣唐紹儀進行為時三個多月的談判。

張競生除負責會議記錄和會務統籌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會同李范之、曾廣益兩同志,按照孫中山等人的意圖,擬訂和談政策,提出談判策略,應對突發事件,並把和談情況整理後隨時作出報告。

正當南北雙方代表爭執不下之時,孫中山在南京組織了臨時政府。張競生奉汪精衛之命,向南京總統府上繳京津保同盟會尚存的數千元經費,以解燃眉之急。在總統府西花廳的小會議室,張競生向孫中山報告了南北議和團自去年1217日正面交鋒後3次會談的經歷。孫中山告訴張競生,此次和談南方代表團的實權在汪精衛手中,並囑咐張競生協助汪精衛開展工作。

191241日,孫中山宣佈解除臨時大總統職務。就在宣佈解職的同一天,孫中山作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的最後一項工作,就是簽署並補發了委任張競生為南北議和秘書的《委任狀》。

解職禮後,孫中山與舊部一一話別。孫中山關切地垂詢張競生,今後是要進入政府做官,還是要出洋留學讀書?張競生表示自己年紀尚輕,不應汲汲於功名,況且學業未成,羽翼未豐,願意負笈出洋,學習先進的科學技術,以期革故鼎新,報效國家。孫中山對張競生“不以財帛為念,不以祿位動心”的鴻鵠之志十分讚賞。在孫中山的親自安排下,191210月,張競生由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稽勳局以官費生資格,與宋子文、譚熙鴻等人一起被選派到法國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