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族大事

          蔣公“奉安”之我見

 

民國九十九年清明一位大陸大學生的來稿

 

 

 

又到一年清明節,在清明春祭之際,不僅遙思我家族之先人,也當不忘蔣公也是逝世於此節。

今年已經是民國九十九年,蔣公逝世也有三十五年了,但我偉大領袖蔣公的靈櫬尚暫厝臺灣,從未入土奉安。我每念及此,莫不悲從中來,不能自已,今年我願為領袖早日奉安獻計,萬望能對蔣公有一絲助益,當不勝欣慰。

第一,我來分析一下蔣公移靈問題的複雜背景。

甲、蔣公遺願歸葬南京。蔣公逝世之前曾有遺言,“待來日光復大陸,再奉安於南京紫金山”,常伴國父左右,與國父相映生輝。蔣公在大陸時曾選定距中山陵不遠的一處林木稀疏的空地作為墓址,此處背靠紫金山,西臨紫霞湖,東鄰中山陵,西毗明孝陵。從中國傳統的“風水學”觀點來看,此地恰如一個八卦門戶的栓,可以鎖正壓邪。長江、秦淮河迂回曲折,好似纏於紫金山腰際的玉帶。從日出到日落,陽光都能從不同角度照射於此,這就形成了神乎其神的風水學上的“五水回環”之勢,稱之為“真地”。 蔣公欲以此為萬年吉地。但長期以來,各種原因國民黨始終未能光復大陸,所以 蔣公靈櫬長期奉厝於臺灣桃園慈湖。  

乙、蔣家內部開始出現較大分歧。民國八十年以後,李登輝執掌大權開始倒行逆施, 蔣公慈湖陵寢的安全受到威脅,島內出現多次侮辱蔣公銅像的惡性事件,雖然這些事件都迅速平息,但已經引起了蔣緯國將軍的深切關注,他秘密和中共取得聯繫並向國民黨中央提出“移靈大陸案”,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直屬第六小組一次例會上,蔣緯國當著新聞記者的面,義正詞嚴地說:“誰都有親人,誰都有家鄉。我的父親和兄長,他們生前儘管有這樣或那樣的過錯,可是在他們死後.總是應該給他們以起碼的歸宿之地!誰能眼看著自己的父兄,長久地做外鄉之鬼呢?我要向國民黨中央大聲疾呼:必須儘快成立一個‘移靈大陸籌備委員會’,讓我的父兄早日奉安落土。”最後,他還老淚縱橫地說:“請求諸位設身處地地替我想一想,不要說我是作為兒子和弟弟,即便是作為一個同志,遺靈如遭 不測,我也是難辭其咎啊!”

但蔣家內部馬上出現分歧,茲事體大啊,蔣夫人為了實現兩蔣夙願提出,先舉行國葬,讓蔣公和經國先生在臺灣先行奉安;等兩岸統一後,再移靈大陸。而直接移靈大陸的主張也隨著蔣緯國將軍的猝然離世而不了了之。至於兩步走方案,“終究因為家屬意見及當時的政治氣氛等種種因素,以國葬奉安始終沒有付諸實際行動。(臺灣《聯合報》語)” 但移靈大計並未就此劃上句點:85年(1996年)12月22日,蔣孝勇去世;86年(1997年)9月22日,蔣緯國去世;92年(2003年)10月 23日,蔣夫人逝世。很多人開始擔心,隨著蔣家推動此事的關鍵人物相繼撒手人寰,蔣公葉落歸根的希望恐怕越來越渺茫……

但民國九十三年,蔣公和經國先生的移靈之事又被提起,國防部接到蔣家的申請,8日召開兩蔣移靈奉安籌備會議,決定由國防部會同內政部擬定計劃,呈報行政院核定後,再籌備移靈儀式辦事處。幾個部門初步計畫將於次年3、4月間為兩蔣移靈至五指山國軍公墓。但不久卻因蔣家家屬態度有變,花費鉅資建好的墓園將可能無限期閒置。主要是蔣家代表蔣徐乃錦於8月底病逝,而蔣孝嚴主張維護先人的遺願,暫不奉安於臺灣。

最近,蔣家第四代——蔣友柏表態,若政府的觀點認為這是國事,就必須承認他們是國家元首的地位;如果是國事,不管是資源運用或未來墓地的安排,他都會完全尊重政府的決定。否則,就是蔣家人的家務事,就必須尊重家族長輩的決定。至於他個人的意見,是會遵守曾祖父、祖父的遺言,把骨灰送回浙江溪口安葬,這件事可以非常地簡單。

丙、李登輝、陳水扁之流刻意操作移靈話題謂
蔣公的移靈不僅僅是蔣家的家事,更是第一等的國事。當蔣緯國將軍為完成父兄的夙願提出 “移靈大陸案”時,卻在當時被認為是對李登輝的“政治發難”。事實上,自李登輝掌權以來,各種質疑他暗中搞“台獨”的批評不斷,如果兩蔣的靈柩真的移往大 陸,以蔣公國家元首與力主統一的立場與身份,無疑否定了李登輝國民黨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因此國民黨始終高度關切,並希望能讓蔣家後代打消原意,也一度企圖把問題歸咎到蔣緯國的一廂情願。 國民黨為了應付這個棘手問題,成立了“兩蔣移靈奉安研究小組”,封殺了蔣緯國的“兩蔣移靈案”。 蔣家對國民黨當權派將移靈一事如此處理極為不滿,當時蔣孝勇抱怨“奉安研究小組”的那番話也成為臺灣政治史上的名言:“他們這次還說,蔣緯國啊,你不要害你父兄被別人鞭屍,我說,基本上國民黨已經不是國民黨了,今天真要被別人鞭屍還可以想像,但不要忽略了即使在今天被自己人鞭屍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登輝在位時雖然沒有任何明顯的“去蔣化”,但是對 蔣公已經沒有什麼感情可言了,默許了很多民間的“去蔣化”行徑。

陳水扁當政之後變本加厲,為了一己之私、一黨之私,竟至偉大領袖為其選舉的籌碼,一到選舉便操縱蔣公的話題,極盡其污蔑謾駡之能事,更於民國96年逆天行事,大規模公開“去蔣化”,拆除“大中至正”牌匾,更名中正紀念堂,對蔣公慈湖陵寢撤哨封園,士林官邸也被大火焚毀,舉國憤怒,世界震驚!陳水扁甚至表示“活人都顧不了,還顧死人?” 蔣公靈櫬在臺灣朝不保夕,實在令仁人志士痛哭流涕,扼腕長歎!最終逼迫蔣家媳婦蔣方智怡表態考慮移靈蔣公故里浙江奉化,實屬無奈!

丁、大陸方面極力回避移靈問題。大陸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廖承志曾在致經國先生的公開信中表示 希望讓蔣公移靈大陸的遺願,“今老先生仍厝于慈湖,統一之後,即當遷安故土,或奉化,或南京,或廬山,以了吾弟孝心”。但時至今日,大陸當局再也不敢提及此事, 足見當時提出移靈純粹是為了統戰經國先生,毫無誠意,實在令人不齒!大陸國台辦認為,雖然這幾年大陸方面對蔣公作出若干正面的歷史評價,但畢竟“兩蔣問題”仍是“歷史問題”;儘管連、宋均已相繼訪問大陸,象徵國共兩黨終結了過去的恩怨情仇,但“歷史問題”還是要由歷史解決。至於何時才是兩蔣移靈大陸的成熟時機,則至少是在總統大選之後。或許會有幾個選項,首先是國民黨重新執政,並且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對話,營造出大陸與臺灣同屬一個中國的氣氛。其他的選項甚至還包括兩岸統一,“歷史問題”才算完全解決,兩蔣移靈奉化也就水到渠成。在這裏大陸只允許蔣公和經國先生移靈奉化溪口,而非如蔣公遺願移靈南京,共党實在沒有信義。而且就蔣公移靈大事極盡敷衍拖延,令人無奈。

戊、我對蔣公移靈背景的評析。蔣公移靈是一件利害關係極大的政治歷史事件,稍一不慎,不僅造成 蔣公英靈的不安定,更會使兩岸中國人,乃至全球華人擔憂。 蔣公是我民族最偉大的領袖,為民族獨立立下千秋功業,又為民主自由奠定不朽基石,其崇高的品格更是萬事楷模, 蔣公之光日月同輝!如此偉大的領袖,其奉安之所當是萬年吉地,供後世瞻仰! 蔣公生前選定中山陵之側為奉安之地,目前我們雖處極為不利的大環境,但仍需想出最好的辦法使蔣公遺願得了。但最大阻力在中共當局,共黨無論如何不同意奉安南京,因為奉安南京不啻承認蔣公為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合法傳人了,那麼共黨在大陸統治的合法性將產生極大動搖,因為共黨長期地竊據中山先生繼承人的地位。再看蔣公奉安的具體方式和路線等問題,蔣公移靈奉安大典應當遵照《國葬法》,但共黨必然不允,如此以何種規格來舉行移靈大典就成了問題。 蔣公於民國64年4月5日逝世,隨後舉行了規模空前的移靈奉厝大典,前後99輛靈車,數百萬民眾夾道迎靈,野祭巷哭,那種場面感人肺腑,這也是中共不願看到的。移靈的規格十分重要,斷不能草率了事。
最後,我當指出蔣家後人,尤其是第三代、第四代在 蔣公移靈之事上愈來愈力不從心,甚至向現實屈服,讓先人屈尊紆貴,在在令人扼腕。以蔣公在黨國的特殊地位,早已不僅僅是蔣家後人可以單方面決定其移靈大計的了,甚至也不僅僅是中國國民黨或政府可以決定的,而應多多聽取關心蔣公的人民的意見,這才是至關重要的。

第二,看完了蔣公移靈的背景後,我再指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蔣夫人和經國先生的葬禮和蔣公移靈大典的關係,此事極為重要,且極為複雜。蔣夫人于92年逝世於美國紐約,至今仍暫厝于孔宋家族的私人墓地,蔣夫人生前表示願與蔣公合葬,但蔣公若奉安于南京,則她將葬在上海宋家墓園陪伴父母,因為南京紫金山是中國國民黨總理和總裁的萬年吉地,她沒有資格進入。至於經國先生生前也曾表述他願葬在奉化溪口他的生母毛夫人墓旁,陪伴他的母親。而現實是蔣夫人遺體尚在紐約,而經國先生的靈櫬則在蔣公之側,真正舉行移靈大典之際,如何處理蔣夫人和經國先生的靈櫬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第三,我在仔細思考蔣公移靈的問題後,想出了一個對策,供關心此事的同志參考。眾所周知,國父 孫中山先生逝世之際也是暫厝北京香山碧雲寺,過了幾年, 蔣公率軍北伐方才從北京將國父靈櫬移至南京紫金山,我先總統 蔣公在党國之地位決不在國父之下,當比照國父移靈奉安來安排。但如今兩岸分離,大陸是中共統治,斷不允比照國父移靈。但我從國父移靈的經驗中仔細思考,發覺有一點值得考慮,那就是不用國葬,而採用黨葬。因為當年國父移靈紫金山就是國葬、党葬合一舉行,最終還是以中國國民黨的名義奉安總理孫先生于斯。 蔣公移靈如果透過國共交流平臺,由國民黨主持先總裁蔣公的葬禮,未嘗不可,一切由中國國民黨操辦,中國共產黨予以協助,這樣不會像舉行國葬讓共產黨為難,又避免了移靈大典的規格難題。黨葬可以十分靈活,黨完全可以按照某些方面超越國葬的規格來移靈蔣公于 總理陵旁,如此一來,中國國民黨總理總裁長相左右,熠熠生輝!
但是,願景是美好的,我們還當考慮到一些困難因素,那就是這樣做將一定會挑戰中國共產黨在大陸統治的合法性,動搖目前共產黨在大陸統治的穩定性。畢竟江山是共產黨從蔣公手中奪來的,畢竟歷史正在掃蕩迷霧以還蔣公的清白和偉大,畢竟今日大陸人民已經是在何等地懷念著自己的民族英雄蔣公!這一點很是關鍵。我希望諸位同志能勉為其難,為能夠讓中國國民的真正領袖蔣公移靈大陸,奉安南京,而貢獻我們的智慧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