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十九年前大陸學者文﹕

怎樣評價蔣介石?   

 

末了的一點論述。1991年北京團結出版社出版之《蔣介石傳》書後附文)

 

杭州大學前歷史系主任、教授     楊樹標

 

蔣介石的老家——浙江奉化溪口——向國內外遊人開放後,參觀的人紛紛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怎樣評價蔣介石?”蔣介石已經作古,在我寫的這本書裏,實際上只講了蔣介石的前半生,即在大陸上的活動,因此在這裏也只能概括地評論一下蔣介石的前半生。

蔣介石在大陸上的幾十年有一個歷史發展的階段性的過程。大體上可分為五個歷史階段:

第一個歷史階段是辛亥革命時期(不太確切),時間是從1911年至1922年。在此時期,蔣介石是一個肯定性的人物。他投身辛亥革命,參加反袁鬥爭,幫助孫中山建立廣東革命根據地。有人說他在上海交易所搞投機買賣時還參加流氓活動,這實在是根據不足。至於說他按照陳其美的旨意暗殺了陶成章,這的確是他歷史上極不光彩的一頁。但究其實質,此事並非如有人所說是 “反革命殺了革命”,而是資產階級革命黨人內部爭權的一場鬥爭。

第二個歷史階段是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時間是從1923年至 1927年。這個時期情況比較複雜,在1927年3月國民革命軍北伐拿下上海、南京之前,蔣介石是一個基本上肯定的人物。為什麼說是“基本上”呢?因為在此期間他製造了中山艦事件和整理黨務案兩起旨在反共的陰謀事件。但還不能就此將他以後的歷史一概否定,因此後不久,他在1926年7月又擔任了北伐軍總司令,領導北伐(起碼可以說參與穎導北伐),立下了一定的功勳。1927年3月以後,直至“四一二”、“七一五”,蔣介石自己否定了自己的革命歷史,叛變了革命,屠殺中國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這是應該完全否定的。

第三個歷史階段是南京十年,時間從1927年至1937年。這個時期裏,蔣介石是一個基本上否定的人物。他幹的事情的核心內容是反共反人民。他先後發動五次對革命根據地和紅軍的殘酷“圍剿”,在全國實行法西斯獨裁統治,白色恐怖籠罩著整個中國大地。但是歷史人物絕不象舞臺人物那樣簡單,不是紅臉,就是白臉。在這個時期裏,他領導過第二次北伐(過去人們把這說成是 “新軍閥同老軍閥的狗咬狗”,那麼到底要不要把北洋軍閥徹底消滅呢?),促使東北易幟,他戰敗了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搞垮胡漢民,汪精衛、孫科,將全國政權表面上統一在青天白日旗幟之下(當然蔣介石沒有也不可能統一中國)。尤其是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民族矛盾日漸加深,蔣介石的政權及其所代表的階級集團的利益、後臺老闆英美帝國主義的在華利益,均受到威脅,因此,蔣介石也開始轉變了,日漸把矛盾的主要方面由國內的階級矛盾(對付中國共產黨)向國外的民族矛盾  (對付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轉化。這個轉化是有一個過程的,從“九一八”到“一二八”,再到長城抗戰,再到“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蔣介石的態度一直在不斷地變,最後決定;  “今後我絕不剿共。”正因為蔣在變,所以中國共產黨的策略路線也在變,這是“天變道亦變”。假如蔣變我不變,那麼中國共產黨的策略路線就是“左”傾關門主義,假如蔣不變我變,那麼中國共產黨的策略路線就是右傾投降主義,蔣變我就變,這才是馬克思主義的策略路線,這就是毛澤東的正確路線。

“九一八”後,中國共產黨的策略路線就開始變,尤其是1935年《八一宜言》的發表促進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加快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的步伐。對蔣介石在“九一八”事變後的轉化,不能完全否定。這就是為什麼說南京十年的蔣介石是一個基本否定的人物,而不是完全否定的人物。   

第四個歷史階段是抗日戰爭時期,也就是第二次國共合作時期,時間從1937年至1945年。這個時期裏,蔣介石是一個基本上肯定的人物。無論在武漢失守前還是失守後,蔣介石始終在抗戰陣營裏,說領導也好,說參與領導也好,說參加也好,他成了反法西斯陣營中中國戰區(不同於中國戰場)的最高統帥。說是“基本上”,總還有否定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反共。反共這一點,蔣介石也是始終不變的。

第五個歷史階段是新內戰時期,時間從1945年至1949年。這個時期裏,蔣介石是一個完全否定的人物。他錯誤地估計了形勢,錯誤地估計了中國共產黨,也錯誤地估計了他自己。於是,他急急忙忙地挑起了一場新的內戰,置人民死活而不顧,把老本都拿出來同中國共產黨拼,最後被趕出了大陸。

蔣介石在大陸上的活動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有肯定,也有否定,有基本肯定,也有基本否定。最後的歷史結論是:蔣介石是一位逆歷史而動的人物,末了被歷史前進的潮流所衝垮。蔣介石成為中國歷史舞臺上曾經風雲一時的人物是偶然的,但又是必然的。恩格斯說得好:  “恰巧拿破崙這個科西嘉島

人做了那被戰爭弄得精疲力竟的法蘭西共和國所需要的獨裁者,——這是個偶然現象。但是,假如不曾有拿破崙這個人,那末他的角色是會由另一個人來扮演的。這一點可由如下一點來證明,即每當需要有這樣一個人的時候,他就會出觀:如愷撤、奧古斯特,克倫威爾等等。”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第200頁)

蔣介石正是當時的中國需要有的這樣一個人,而且沒有蔣介石就會有一個類似蔣介石的人物登上中國這個歷史舞臺。蔣介石退出中國歷史舞臺這卻是必然的,因為從總體上講;他阻礙了中國歷史的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