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冬日已去,轉眼已是春天。黃花崗雜誌第32期,在黃花崗起義九十九週年將臨之際出刊了。

本期雜誌是創刊以來內容最豐富的一期,也是篇幅最長的一期。蓋因寒冷的冬天畢竟已經過去,春天又已經在溫暖著國人之心,本刊近來所收到的國內稿件日漸增多,直到發稿之時,各種稿件仍然朝來暮至。義工們在忙碌之餘,感到由衷的舒暢,因為既然春天已經來了,冬寒還能夠肆虐多久呢

本期雜誌推出的第一個專題,就是“蔣介石專題”。其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就是由兩位大陸學者攥寫的“最後的侮辱――中共學者閱讀蔣介石日記成果點評”(之一)。這篇評點文字,揭開了三年來中共御用學者乘蔣介石日記在美國開放閱讀之機,是怎樣在 “公正地否定蔣介石的真相;表明了雖然是“人民反思在前,中共反撲在後”,但終究是“真理常在,欺騙難久”的實情。本專題中,兩位中國大陸大學生的來稿“民族大事――蔣公奉安之我見”和“要在具體的歷史背景下看蔣中正“,則展現了大陸民間“還原蔣介石”的真實成就。而“張學良的真面目和西安事變的真相”一文,便恰恰從反面將我們民族的“萬古罪人張學良”推到了歷史的被告席上。

本期雜誌推出的第二專題,就是兩年來我們一直在推出的“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專欄。大陸學者袁定華先生的“孫中山建國實錄”,行易先生的“從三民主義視角分析趙紫陽的改革思想”這兩篇文章,前者詳實地記述了大中華民國創建期的歷史,表現了孫中山先生的恢宏氣度和遠見卓識;後者則將趙紫陽改而有致,卻又改而無功的思想政治原因,分析得相當清楚和明白。

本期的辛亥百年專題,還增加了批判保清改良保共改良的重要內容。特別是對兩代“投機改良派”的批判。為此,我們發表了歷史界著名前輩吳相湘先生的舊作“晚清著名投機改良派――楊度傳”,將一個志在改良,意在投機,終身都在對歷史反向而求,卻又“心在名利、機關算盡的保清改良派人士,活脫脫地展示在今日讀者的面前。相信會使讀者在歷史的鏡子裏,找到今天某些投機改良人士的“真形”。同時,我們還針對“保共改良”派們二十年來持續指罵“革命就是暴力非理性”,“改良才是和平理性”,與他們持續誣蔑孫中山革命,歌頌康有為改良,時至今日還在跪求中共接受“黨主憲政”的種種表現,重新發表了辛灝年先生九年前的舊作“康有為發動暴力改良記實”一文,意在用歷史的事實來揭穿當今“保共改良派們的頑固和無知,以及他們與晚清保皇改良派們完全一致的“投機”德性,就是“反對革命較之滿清為猶烈”(孫中山語)。為此配合發表的“預防革命為始、誘發革命為終”一文,則指明了“革命必將取代改良”和“改良必將匯入革命”的歷史方向。而本期選載的網文“民眾武力抗暴的必然性調查報告”便是這一正確命題的現實證明。

本期繼續揭露中國共產革命的丑惡歷史和馬列中國的痛苦現狀。上海一位學者的新作“紅軍代總參謀長之叛”,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篇。同時,為讓我們的人民都能夠知道中國共產革命種種倒行逆施的來路,本期對世界共產革命歷史、特別是前蘇聯的血腥歷史,繼續予以系統的揭露和批判。連載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之四――“骯髒戰爭”和哈佛一位著名教授所攥寫的“共產主義的理論和實踐批判”,以及“列寧遺囑”和馬克思主義的終結等文章,可以說,都是經過了、或能夠經得起檢驗的文獻。

大概是因為本刊在上一期曾聲稱“要加強文學專欄”,三個月來,我們的文學來稿源源不斷,而且質量亦有很大提高。由大陸專業編劇創作的電影文學劇本“下南洋”,語言生動,引人入勝,在對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的把握上,非但不失立場,甚至頗見功力。自上期就開始連載的記實文學“一個退休警察的懺悔錄”,將共產黨的非人性和滅人性統治揭露得淋灕盡致,達到了真實性和藝術性的統一。本期文學專欄幾近百頁,幾乎已成為一期文學月刊。其中的好作品,會讓你在掩卷之餘,頗生感慨。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呼吁一切有能力寫作的國人,都能夠拿起筆來,為文學地記錄我們過於悲壯的歷史和過於痛苦的現狀,而聊盡其心,各盡其能……

還是讓讀者自己來評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