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哭王德箴老人

 

葛陵元 (加拿大)

 

 

在世界各地雲遊了半年,昨日回家,今日即得到噩耗:中華民國前立法委員王德箴老人以98嵗高齡在昨天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鉄盧市櫸木山莊老人院仙逝。我們國家失去了一個頗有聲望的外交家、學識淵博的大學教授、德高望重的九旬老人、著作等身的學者。親耳聽到德箴老人的兒子王子俠博士(加拿大Wilfrid Laurier大學資深教授)告訴我這一噩耗,我不禁悲從中來、淚如雨下。

王德箴老人於1911年出生於江蘇省蕭縣,畢業于中央大學文學系,才貌雙全,“同輩亦悉以才女稱之”[1]。后留學美囯北卡羅林那大學兩年多,主修英國文學,獲文學碩士。自1948年以高票當選爲中華民國行憲以來第一屆立法委員,在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工作四十余年,爲中華民國外交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作爲學者型外交家,德箴老人著有《先秦思想史》、《德箴詩賸》、《德箴文存》、《回首來時路》等多種中文著作。爲了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德箴老人還把古典文學作品《唐人小說》、傳統京劇《生死恨》(英譯名為《韓玉娘》)等中國古典名著翻譯爲英文出版發行。這些中國名著借德箴老人英譯本之東風,又轉譯成法文、西班牙文等文種以饗世界各國讀者。對于中華民族和中國文化,德箴老人做出了重大貢獻。

德箴老人的個人回憶錄《回首來時路》[2]是了解和研究她生活經歷、政治活動和學術思想的重要文獻。德箴老人回憶,在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工作四十余年間,家裏雖然並不寬敞,但是每到周末就在家設宴宴請國内外各界客人卻成了她家始終一貫的傳統。她把這個傳統由大陸帶到了臺灣。後來,又由臺灣帶到了加拿大。

來到加拿大時,德箴老人已經垂垂老矣。老友們天各一方、許多人已經告別人世。而且,德箴老人已經住進滑鉄盧櫸木山莊老人院的一居室住房。但是德箴老人仍然在每個周末都宴請客人。她自己認識的人有限,客人的名單往往就由他的兒子王子俠博士擬定。她的住處已經無法招待客人,她就在滑鉄盧的幾家中國餐館裏宴客。

她的客人仍然是國内外各界人士,但是以中國人居多。有臺灣人,也有大陸人;有老年人,也有年輕人;有反共人士,也有親共分子……來者都是客,王子俠博士以大俠風度對大家一視同仁,德箴老人也以長者風範對客人一律平等。在餐桌上,大家談笑風生,以講笑話逗樂爲主,很少談及政治。偶爾談及政治,德箴老人也以普通人的身份說話,從來沒有擺出過原立法委員、大學名教授和老外交家的架子。

德箴老人廣結善緣,不圖囘報。由於宴請過的客人太多,事後往往很快就忘記了某些客人的姓名。當朋友們談及某人時,她間或發問:“我和他見過面嗎”頓時引起一陣哄笑:“何嘗只是見過,你還曾請他吃飯呢”德箴老人樸實無華地說:“對不起,我不是要表功,實在是記不得了。”

德箴老人曾把她的多種中、英文著作饋贈筆者,並多次邀請筆者赴宴。記得在一次飲宴中,有人談起了抗日戰爭。在衆説紛紜之間,德箴老人只心平氣和地說了一句話:“抗日戰爭的確是我們打的!”這位九旬老人發自内心的這句平常而又樸實的話語,在我看來勝過了咄咄逼人的雄辯,壓倒了滔滔不絕的鼓噪。

由於待人寬厚(發現為她打掃房間的女傭多次盜用她的小額現金,她卻沒有認真追究)、爲人慷慨(每週都宴請客人並踴躍從事公益捐款),德箴老人積蓄不多。盡管如此,她也沒有想過要把它留給子孫後代。早在幾年以前,她就從她有限的積蓄中拿出了幾万加元捐獻給加拿大的Wilfrid Laurier大學。至於德箴老人的謙虛好學,我已另有專文記述[3],在此不再贅言。

德箴老人,您勤奮好學、謙虛謹慎、慷慨好客、樸實誠懇的學者風格值得我們永遠學習。雖然您已經走了,卻永遠活在我們心裏。

德箴老人,安息吧!

 

註釋:[1] 華仲麟:《德箴詩賸序》,《德箴詩賸》,1986[2] 王德箴:《回首來時路》,《中外雜誌》第61卷第1-6期連載,1997

[3] 葛陵元:《學而不倦,不知老之將至——記中華民國前立法委員王德箴老人》,《民主通訊》200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