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page166image 

 

 

 

一、祖宗篇:  我們

   

但我的靈如熒火

鳧鳧升起

眾冤魂舉起我

舉起一枝蠟炬/

 

忽明忽滅/

 

托我傳遞一個資訊

 

 

我被

瞞著

     騙著

         哄著

             催著

                  逼著

                      拖著

                          揪著

                              抽著

     下了一層

                  又一層

                                 臺階

     受命跪在老祖宗的墓碑前/

     接受一份遺產

這墓碑上刻著我們……

累死

餓死

咒死

戰死

屈死

冤死

病死

淫死

烤死

渴死

吊死

羞死

辱死

最後我也成為一筆遺產

叫作:中蠱.(靈死)

/但願如此/還未出生

就被釘在無名柱上

我懷揣著我的產權證

羞於叫賣

一生一世

我只糊裏糊塗地/揮霍過一次

在天安門廣場

無數和我同庚的孩子們.

 

媽也!

 

用祖宗留下的如許遺產

鑄造一座紀念碑

紅通通地炫耀

我們的愚癡

 

 

華老栓的血------

 

喝多了?眼睛就瞎掉了。

喝了一代又喝了一代

我看看你?你看看我

鬼鬼祟祟

直到聞不出腥味

河水從藍色流成黑色

華老栓的血從河底流回來

於是河流終於腐臭了

 

 

 

二、民族篇

 

我們自古盲目/運交華蓋

任憑

     

世世代代/轄制/

世世代代

 透支希望/也透支絕望

仇恨成癖復仇成癮

一世十世百世

 

 

此牠真是好本事

/這個禍首

傳說能變一大千

前世白骨精

今世觀世音

一胎產下十三億

大鍋一口/倒扣

寶鑒高懸

法輪流轉

總是陰魂不散

十世天子欽定

一朝丐幫稱義

末世肥成一尊太陽

就墩到我們頭頂上

 

 

幕起幕落/煙飛灰滅

/每一面旗幟都很堂皇

每一場戰爭都很悲壯

每一次謀殺都有呼應

每一處家園依舊荒涼

 

義人屍林

弱冠墳塋

善惡似乎從無報應

 

…………

在刺目的陽光下

看武器囂張/紅旗飄揚/喇叭鼓噪/

我們瞎了眼/怎能不瞎?

忽拉拉似大廈傾

昏慘慘

燈將盡

急抱火

反救薪

終究是

赤條條地被趕進沙漠裏

以心搜刮心

以命典當命

猛然驚醒

再度昏昧

 

反正我們是一胞生

要飲鴆都中毒

要上吊就一起哭

反正我們是一家子

你笑誰呢

你笑你自己

你哭誰阿

你哭你自己

你罵誰呀

你要罵就罵你自己吧

 

是的/我們號稱十三億

我們只有一個命運

被牠玩狎猥褻

受盡奴役淩虐

 

有一首詩叫:

在虛幻的樂園裏

一切原色都被熏熨

一切原聲都被烙燙

一切愛情都被意淫

一切命運全被輸盡

 

 

 

 反抗篇: 我穿過血淋淋的城

 

在世紀的火刑中

我的靈眼被刺開

一眼就認出了牠

 

我娘生我太天真

又未教我諴口術

我爹生我太大膽

不知死是啥滋味

 

 

我穿過血淋淋的城

為了逃脫人魔的追殺

我不得不與獸同行

我在寂寞地遊蕩

聽我/

我的號啕/號啕未出/就被鉗口/.

牠咒了我一聲黃湯!

從此我成了啞吧

 

我被恐怖雕刻/

我被絕望封閉/

我被麻木紋面

愚鈍是我愚鈍的眼神

倒退成了我的步履

 

 四、望篇:冤家

 

我象被削著/刨著///最後自己看著都陌生了。

我象/砍著/雕著/磨著/最後自己瞧著都害怕了。(:)

/劫走了我的國器.

/走了我的靈魂?

牠夜夜我的心神/

我一會成母夜叉/

一會成夜半鬼/

骨立森森/

牠披著我的美衣去迷人/

牠裝著我的聲調魂。

我逃到東邊/東邊追來一隊紅無常

我逃到西/西是一群黑煞鬼

也無處躲/進墳墓也不得安生!

月黑/天荒地老?

一個字怎生得了?

天神啊地神啊河神啊-----

天地到底是歸誰地?

河水到底是姓的?

我可不可在我的家院荷花-

我可不可在我的榻上做美夢呀?

牠憑地/咋地/要和我不去?

不容我在自家的河邊觀魚/

牠憑地/咋地/要和我不去?

不容我在自家的花園把酒/

我就是投到河裏去/牠也要追我/鞭我的屍。

我被逼上/臨風拍打/

秋雨愁煞人/秋雨秋/愁煞人

芝麻啊/說話

我知道兒有一把/神秘而古老的吉它?

不是我/不響它?

不是我/解不那一串密

 

我被封/不再癡狂。

我被/不再浮

我被踐踏成柔弱。

我被你引渡從小溪跌下深淵。

深淵就要去回深淵?

青春的/的河。

千年命運/卻容不得惆

 

 

 五、得救篇 歸來吧

 

我的神派了一隻大鷹救我去天涯

 

歸來吧   

 

我被風沙/被戰火/

被馬革屍還的履帶

裹在母腹中

一顆致命的子彈

洞穿天幕

我被射中

被愛神之矢/射中

 

在母親留下的日記裏

詩箋裏

戰戰兢兢的缺頁裏

悠悠遠遠的記憶裏

                 夢境裏

我走進了

                 走出了

罪譴

 

在沒有帰途的流亡中

一個微小的聲音

將我喚醒﹕

歸來吧-

一星流火

將我照明

歸來吧

一首帰來吧

我坐在太平洋邊

就哭了

 

:祈求篇:那具棺材塌下來

 

求禰裂天而降/動風雲昭告你的

祈求你/行天下提攜我的裾裙

我回家園/回我的家園/回我朝思暮想的家園。

祈求禰差/掃蕩天安

去替禰打點那具棺材/掀掉它!

祈求禰差遣我/去替禰打點那具偶像./掉它!

求你下一杯天上的桂花酒?

我的夥伴/暢飲

//哭起來/笑起來.

以禰與我的血。

/哭出來/笑起來/唱起來!

求禰裂天而降/在片血地上

禰的兒女悼金惜玉/千年如走

 

祈求禰我回去掃蕩

我跪在天上重三柱清香。

目祈禱:

水不再被火封住。

火不再被水

讓風不再被雨止住。

雷不再被山

天不再被地覆。

那具棺材/塌下來!

 

 

七、獻身篇   擘開我吧           

 

頒開我吧!讓禰的大愛從我的心裏流出來?流出來!

頒開我吧!讓你的愛從我流出來

                讓你不盡的大愛從我的河?流出來!

擘開我!不論多麽痛苦----只要禰的手托住我

擘開我!不論多麽幽暗----只要禰的光殺死我!

擘開我!不論我的傷有多深----只要禰的血醫治我。

擘開我吧!憐憫我吧!憐憫我的母親!我的祖國-

我被踐踏!我被仇恨踐踏!我已被踏成僵土不再生長!

擘開我吧!憐憫我吧!憐憫我的兒女、我的祖國-

我被碾壓!我被仇恨碾壓!我已被碾成碎楂不再餵養

擘開我吧!洗盡我吧!焚燒我吧/煉盡我吧!耶和華!

只有禰的手能從深淵裏托起我。

只有禰的光能掃蕩我的黑暗。

只有禰的血能塗抹我的傷口。

擘開我吧!讓禰的大愛,從我的心裏流出來,流出來!

擘開我吧!擘開我!

            讓我成為禰的運河!

            讓禰的大愛從我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