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什麼樣的國家值得驕傲?

 

 

 

 

中共建政60周年,北京除了舉行盛大的閱兵式,各行各業也都在開展慶祝活動。829日,“慶祝共和國六十華誕:為祖國驕傲、為女性喝彩——‘更香杯’首都女記協演講大賽”在人民網演播廳舉行,進入決賽的15名選手來自北京的各大媒體。

央視記者柴靜以《認識的人,瞭解的事》的主題演講獲得大賽唯一的特等獎。最近,該演講視頻在網上瘋狂流傳(注),各大媒體和門戶網站卻不約而同地保持沈默。

更為蹊蹺的是,深受大陸觀眾喜愛的柴靜,經常通過個人博客發表文章、視頻與線民交流,惟獨沒有發佈自己獲得特等獎的演講視頻,亦無相關文字記錄。是因為擔心演講內容過於矯情,一些言不由衷的講話會損害自己在觀眾中犀利、理性的形象,還是看似四平八穩的演講,隱藏著憤怒的波濤,因而受到某種壓力或暗示,不便在博客上發佈?

在演講中,柴靜從拉薩的普通教師對西藏歷史的記錄,談到律師與鐵道部打的公益官司;從中央財經領導辦公室主任在征地問題上對農民疾苦的感同身受,談到了溫家寶:

有一年他去河北視察,沒有走當地安排的路線,然後他在路邊發現了一個老農民,旁邊放了一副棺材,他就下車去看,那個老農民因為太窮了,沒錢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來賣。這個老人就給了他五百塊錢讓他回家,他說我給你講這個故事的目的是告訴你,中國大地上的事情是無窮無盡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執著。這個人叫溫家寶,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

以柴靜多年前方記者的修煉,不可能不意識到溫家寶的偽善抑或無奈。何謂“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這不是戰爭!這是民生,是醫保制度的缺失,是名不副實的“共和國”的恥辱!用犧牲農民、弱者的利益換取經濟發展,這種該死的時代早該消亡。

今年94日,遭到多次強行拆遷的張劍,在自己被暴徒入室毆打、家人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忍無可忍,用水果刀刺死一名歹徒,竟被遼寧省本溪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中共法律的階級性:它害怕什麼,它要保護及懲戒什麼,昭然若揭。在弱肉強食制度化的國家,司法就是這麼下流無恥。

溫家寶所謂的“要執著”,實在是有些不著邊際。體制內的身份使得柴靜無法執著地追問:“如果老農民把那杯水車薪的五百塊錢用完了又該怎麼辦?棺材板怎樣才能執著地留住?”而是話鋒一轉,開始結尾:

只有一個國家擁有那些能夠尋求真理的人,能夠獨立思考的人,能夠記錄真實的人,能夠不計利害為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夠去捍衛自己憲法權利的人,能夠知道世界並不完美但仍不言乏力,不言放棄的人,只有一個國家擁有這樣的頭腦和靈魂,我們才能說我們為祖國驕傲。只有一個國家能夠尊重這樣的頭腦和靈魂,我們才能說我們有信心讓明天更好。

可見,柴靜真正想問的是:中國大陸“能夠去捍衛自己憲法權利的人”有多少?他們得到了國家的尊重還是刁難和迫害?什麼樣的國家值得驕傲?

中共喉舌怎麼可能大力傳播這樣能夠引發深度思考的視頻或文字?

2004年漢源民眾捍衛自己的合法權利,當局出動野戰軍(換上武警制服)大肆鎮壓;去年以來,記者、線民被跨省追捕及訪民被黑監獄、被精神病、被勞教的事件層出不窮,譚作人、郭泉等溫和的倡導非暴力的異議人士被處以重刑;2009全球媒體自由排行榜,中國比去年又有退步,名列倒數第八,與古巴、緬甸、北韓為伍。

可想而知,在如此嚴酷的高壓態勢下,媒體人要在體制的夾縫中發出自己的心聲,該有多麼地艱難。沒有從教師到總理的一系列看似正面、光明、溫暖的鋪墊,讓人產生中國尊重“捍衛自己憲法權利的人”的錯覺,直接痛斥中共踐踏憲法和人權,別說大賽特等獎,柴靜自身的話語權都會岌岌可危。

多麼聰明的女性,多麼悲哀的現實!

拉薩教師對西藏近30年來的歷史記錄為何不能發表,而要交給柴靜保存?律師打一個公益官司為何步履維艱?中央財經高官為何有心無力?老農民賣棺材板治病是誰的罪過?溫家寶為何總是雲遮霧罩,要麼“去問開化的大地,去問解凍的河流”,要麼“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用表面上的風雅和執著來掩飾內心的惶恐?

21世紀,一個沒有組黨結社、遊行示威、罷工、選舉、新聞、出版等等人之為人最基本的自由和權利,人權、物權隨時可能受到侵犯,有憲法而無憲政的專制國家,你為它驕傲什麼?

靠低人權、低福利、肆無忌憚地開採自然資源和破壞環境獲得的經濟發展,能夠持續多久?中國大陸的“後發優勢”(直接從發達國家那裏模仿到技術,不用付出先發達國家在探索、研究方面的成本),業已墜入楊小凱所謂的“後發劣勢”的陷阱:在“後發優勢”的情況下,後發國家缺乏動力做有利於長久發展的制度變革,優勢反而成為劣勢,錯失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和制度性保障。

漢源、大竹、甕安、石首、烏魯木齊等地發生的暴動,充分暴露出極權的絕症:軍警越多,越沒有安全感;無權投票的人們,最後投出的只能是刀槍。你不是中國人民的兒子嗎,憑什麼剝奪老子(民眾)篩選、教育、抗議兒子的權利?

放眼世界,只有那些施行憲政民主、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新聞自由的國家,才值得國民為之驕傲:他們是腳下這片土地“非暫住”的真正的主人,只要奉公守法,不用恐懼任何勢力的威脅和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