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楊佳革命保共改良

 

為壯士楊佳遇難週年記

 

過冬川

 

 

去年歲晏,受國人欽佩之至的當代荊軻――楊佳,終於在“民變四起、變革將至”的中國,洒熱血於當今“胡馬政權”全稱﹕胡錦濤馬列政權的血腥專制之下。

楊佳殉難之前,理應是受壯士之激勵,黃花崗雜誌曾率先提出要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意在對國人明言倘使我中華兒女不能倒馬列政權於辛亥百年之際則無疑是我幾代中華兒女的奇恥大辱

楊佳被害前後,顯然是為壯士所膽寒,胡馬政權即迅速策劃於北京,勾連於海外,不僅公開掀起了又一波要“鞭尸孫文、否定辛亥的惡潮,更揚言要將對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批判與否定,持續整整三年,直到辛亥百年祭日

於是,在大陸,共產黨雖小心地利用自己的黨媒,史無前例地開始公開倒孫;在港台海外,共產黨則公然地利用所有的親共投共媒體,發動長期潛伏在海外的紅色縱隊,煽動、組織一切意在改良是為保共,或保共是為投機的所謂人士們,聯合各類糊涂曖昧的政治勢力,心懷叵測的分裂勢力,不僅窮凶極惡、大刀闊斧地“鞭尸孫中山”,猶假借推進民主憲政之名號,大倡改良,大罵楊佳,大頌康梁保皇,大批辛亥革命。他們,雖然絲毫不計較六十年來始終迷信暴力鎮壓的共產黨暴政,卻專對痛苦人民繼續大叫大嚷二十年不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口號,高喊要再給共產黨一次機會加之共產黨為配合發動、誘導風潮,又一次效法晚清政府捉放保清改良人士楊度以擴大其保清影響的手法,猶汲取自身的寶貴歷史經驗對某些改良人士再一次“抓而放、放而抓,高調抓、高調判,然後再高調放或高調驅逐,藉以騙取和製造國內外的同情輿論,威脅和恐嚇國內外的一切異議人士、反對人士,包括那些正在自作多情的保共改良人士,由之而迅速掀起的保共改良惡潮,可謂“濁浪橫空,遮天蔽日”。國中明眼人雖然一看便知道其中究竟,但苦於無可怒之處;在海外,唯其雲遮霧罩,被欺蒙的善良者自然比比皆是。

然而,騙局終究是騙局,戲子畢竟是戲子。這場為救共而推出的保共改良大戲,其導演者雖然還在不時地製造著高潮,其戲子、主要是海外的戲子們,也仍然在持續地表演著對中共的痴情,但因中國大陸民心的日益覺悟和民變的愈家熾烈,這幕保共改良秀很快就被國人明暸和厭棄,終成“強弩之末”。海內外的保共改良精英們,其“深哀巨嘆”,也只能是日甚一日。

一年來,繼楊佳而又鄧玉嬌,人民疼愛、痛惜與欽佩之心,有增而無減;國中無辜、無助的“訪民,更是日益走上了時日害(音曷)喪,予及女偕亡”的鋌而走險之路;有良心、良知的知識分子,確然已經認識到,要民主變革,非去共不可;海外不多的志士仁人,則自發地利用自由條件,就網文而跟帖,將旨在鞭尸孫文胡馬陰謀及其打手面目,及時地予以揭穿。由是,愚蠢、殘暴而又虛偽的胡馬政權終於明白,中國國民革命、而非共產革命的歷史領袖孫中山,是批不倒的;辛亥革命豈但是中國人民百年追求民主的勝利發端,並且依然是今日中國國民革命的不朽旗幟;今天的中國民眾,要變革、要去共的決心更是歷久而彌堅。於是,八十餘年來,有家傳身教的胡馬統治集團,便重拾毛、鄧、江三世馬列子孫曾慣用的陰陽兩謀,又一次奪過孫文及其辛亥革命的大纛,大肆宣傳他已經“決定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了!於是,近年來,連中共幾個小官一旦駕臨台灣,便連青天白日的國旗都要忙不迭地降下來,或藏起來的台灣國民黨新政府,也立即通告,要用一整年的時間來將辛亥革命100週年隆重紀念……”

中國的馬列子孫集團,特別是當前的胡馬政權,之所以又要如此地陽謀起來,其目的,一是為了救命。就是要繼續將自己打扮成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正宗傳人”,繼續地騙取權力的歷史合法性,來苟延自己的性命。二是為了撲滅革命以救命。因為,在今日的中國,除掉不爆發革命,只要一旦爆發革命,他們這一伙馬列子孫及其層層統治集團,才是今日中國國民革命的真正對象和唯一對象而孫文的革命思想及其國民革命的目標和業績,就是團結人民,凝聚人心以推翻共專制復辟統治之最正確的思想和最實際的榜樣因此,唯有劫奪和污染中國人民的這一杆神聖旗幟,混淆孫中山國民革命和中共俄屬共產革命的根本區別,侮辱辛亥革命直至中國國民革命的世紀歷程,斷絕當代中國人民團結凝聚起來發動中國國民革命之最後一役以推翻共產黨腐爛極權統治的一切可能,才能夠達到共產黨一心要救自己命的目的

所以,我們切不可以為中共是真心要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了。因為,迎接是假的,否定才是真的。中共在國大張旗顧鼓地要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之日,將一定要於海外再發動一次鞭尸孫文及其革命的惡潮,以與之相配合,更要以此來抵銷“孫文和辛亥革命”在民眾中的可怕影響。一句話,還是要徹底地撲滅孫文革命思想。這才是中共慣用的革命兩手,也是他亟需救命而必用的陰陽兩謀。長期潛伏在海外的紅色縱隊,以及形形色色的背景政治勢力,分裂勢力,在消停了一段時間之後,似乎又已經在小試鋒芒、磨拳擦掌了。

楊佳殉難一年後,中共之所以在又一次陰謀掀起批判孫文、否定辛亥革命的惡潮,大張旗鼓地導演了一黜尚未終場的保共改良大戲之後,又反過來決定要“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表象實質無非如此。至於台灣國民黨新政府也要緊步後塵,宣示也要整整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是真唱,還是假唱;是自己唱,唱主題曲;還是只敢跟著中共唱,只唱和聲或只作配器;那就只能看他們在那一條已經愈走愈遠的不歸之路上,到底還想走多遠了。孫中山、蔣介石和一百年來無數為中國國民革命奉獻了一生或生命的志士仁人們,他們的在天之靈,都在含淚看著他們。

壯士楊佳已經離開我們一週年了。由他所代表的當代中國人民的革命覺醒,雖然正在被嗜血的胡馬政權殘暴地鎮壓著,被那些意在保共改良的真假民主人士們扭曲了、玷污了,但是,十數億中國人民還在紀念著他,有志氣有抱負的中國青年,就更是愈來愈將他當成了心中的英雄和人生的楷模。千千萬萬已經敢於公開抗暴的民眾,正踏著楊佳的血跡,無畏地走上了要維護真正民權的革命之路,也就是中國國民革命的根本道路。所以,一切敢於反叛胡馬政權之黑暗統治的中國各族人民,也就更有理由相信,無數的楊佳、鄧玉嬌,最終都會走上中國國民革命的最後歷程,重新高舉起孫中山和辛亥民族民主革命的大旗,在中國人民反對專制復辟的最後一次大戰役中,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為還政於民,回歸憲政;為“消滅腐敗,慰我民生”;而艱難奮鬥,在所不惜。

壯士,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