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恢復明朝名譽的重大意義

 

 

 

杜車別

 

 

編者按﹕本刊選載這篇已經在國內網站刊載的文章,是因為,作者提出了一個重大的歷史問題。那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大明王朝,究竟是怎樣被當時的外族統治者――滿清朝廷詆毀和誣蔑的?大明朝的歷史又是怎樣地被勝利者――滿清一朝所徹底抹黑的?而我們中華民族的後代子孫們,又是怎樣曲解和厭惡過這個在中國歷史上曾同樣擁有過偉大光輝的朝代?

聯想到中共在前蘇聯悄然迎他們“出關”(山海關),又公然地送他們入關”,直至奪取了中國大陸之後,對中國明朝的創造性侮辱,和他們“對滿清愛、對明朝恨”的特殊感情;若再因此而聯想到他們對中華民族的現代中國――大中華民國的仇讎之心,及其對民國時代中國一切進步和成就的徹底誣蔑、全盤否定;我們就不難明白,電影“桃花扇”的悲劇,為何會更加淒慘甚至是血淋淋地在共產黨的馬列中國一再重演?一部又一部的滿清辮子戲,又為何會在中共專制改良的歲月裏,鋪天蓋地、甚至歲歲月月地成了中共影劇世界的主旋律?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關於“大明和民國滿清與中共”,這篇文章會告訴你、或暗示你一些歷史的真象和真諦。

 

對明清朝的重新評價,所牽涉的並不僅僅是這兩個朝代本身,牽涉的更是一系列更為嚴肅的問題,牽涉到究竟如何評價中國文化,究竟如何看待一個民族被侵略被奴役的後果,牽涉到中國文化究竟應該如何繼續發展!對明清的重新評價,不僅僅是不斷揭露批判滿清的醜惡黑暗,不僅僅是明確明朝與清朝的本質區別,徹底駁斥一切試圖把明清合論的做法,更重要的是為明朝徹底正名,徹底洗去潑在明朝身上的髒水,是還原明朝在中國歷史上應有的地位!

或許有些人也同意對滿清的揭露批判,但一提到明朝,卻依然是鄙夷不屑的態度,認為就算明朝比滿清好一些,那也好的有限。他們心目裡中國的鼎盛輝煌時期應該是漢唐,強漢盛唐才讓他們熱血沸騰,心神嚮往。

然而這樣的看法,本質上依舊是謊言定律遺毒未消的結果,本質仍舊是在歪曲歷史真相,依舊是在為滿清這類政權張目。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從事實的分析看,這類看法本身就是建立在長期灌輸的成見偏見之上,經不起事實的核驗。無論從政治,還是經濟,文化,科技,思想等等諸多領域,宋明比起漢唐都有著巨大的本質性進步。再從對外的開放以及影響程度來說,漢唐也根本無法與明朝相比擬,從國家保持強盛的時間來說,漢從漢武帝之後就已經衰落不振,唐從安史之亂後更是名存實亡,藩鎮割據,而明朝在其接近滅亡的萬曆時代,依然能出兵朝鮮,驅趕日本侵略者,這是無從比肩的。從弊政來說,漢唐的外戚宦官權臣軍閥的勢力遠比明朝厲害百倍,僅以宦官一項,漢唐的宦官可以廢立皇帝,可以直接掌握兵權,明代宦官望塵莫及。至於社會活力,開放程度,明朝更是遙遙領先。

那為什麼在事實對比如此明顯的情況下,大部分人依然會把漢唐作為中國文明鼎盛的觀念視為金科玉律呢?

這本質上還是長期有意識灌輸得來的結果,本質上還是奴性長期積澱的結果!在滿清時期,任何對明朝的讚頌都是有殺頭危險的,就如黃裳先生所說「官民的忌諱明字可以說是達到了神經錯亂的地步」。既然當時直接指摘清朝的黑暗有殺頭的危險,讚頌明朝同樣有殺頭的危險,那麼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的是批評明朝的缺點,而這種批評的主觀動機倒還未必是迎合滿清主子,而是人的自我保護本能的作用,另外也可以視為一種病態的發洩與轉移。既然懾於滿清屠刀淫威,對當時的黑暗恐怖不能說半個不字,那麼從明朝歷史中搜羅一些陰暗醜陋處,大加鞭撻,也算是找一個發洩鬱悶不滿的出口。而在大面上依然不失以前朝之黑暗醜陋來襯托本朝之輝煌聖明,決無危險之虞。

而清廷的主子如康熙乾隆之流在這個過程中還不妨給明朝來一些冠冕堂皇的讚揚,「慷慨」的給幾句好評,比如「治隆唐宋」之類,甚至臣子奴才們對明朝人事評價過於貶低的時候,還可以訓斥一下,顯示一下自己的「寬廣」氣度,「公正」心胸。當然這只是主子的特權!如果哪個奴才會錯了意,真的誠意去讚頌明朝的話,那恐怕一只腳就已經跨入閻王殿了,不落個凌遲的結局,只被砍頭就該叩謝天恩了。甚至詩歌裡隱約帶到一丁半點「一世無日月」「天所照臨皆日月」「翹首待重明」「長明寧易得」都會招來殺身之禍。

而當大部分文人學者,乃至普通百姓的注意力在幾百年的時間裡幾乎都只能集中在明朝的陰暗缺陷之處的時候,即便所具體列舉出來之陰暗缺陷都確為真實,那麼這種對事實的一邊倒選擇性陳述已經搆成了對歷史真相最大程度的歪曲,已經造成了大部分人對明朝最惡劣的偏見。

對許多人來說,既然讚頌明朝很危險,而漢唐離的比較遠,讚頌一下,危險相對小許多。久而久之,所造成的輿論就是,漢唐成了所謂中國文明的鼎盛,而明朝則被貶低的一文不值。

而滿清的主子奴才或者現在那些為滿清張目的人,也樂見這種輿論的形成。因為按照這種輿論,中國由漢族建立的文明實際上是在漢唐以後,不斷走下坡路,不斷倒退衰落,不斷僵化保守,是已經缺乏活力的文明了。

按照這種邏輯,既然漢族文明已經是倒退衰落的文明,缺乏活力的文明,走下坡路的文明,那麼外來野蠻民族的侵略,征服奴役,就不但是罪惡的,反而是所謂的「輸血」,是帶來「新鮮血液」,侵略無罪,征服有功,漢奸進步的結論自然水到渠成,理所當然了。

或者有些人退一步,承認滿清統治的黑暗停滯,也可以順水推舟,把責任退給漢文明本身,說成是明朝的延續,依然可以為滿清的侵略奴役開脫罪責!

正因為如此,所以我說,為明朝正名,牽涉的不僅僅是明朝本身,而是「究竟如何評價中國文化,究竟如何看待一個民族被侵略被奴役的後果,牽涉到中國文化究竟應該如何繼續發展」,可以說明朝是整個中國歷史的關鍵和樞紐所在,不理解明朝,就根本談不上理解中國的歷史,中國的文化!

應該大聲疾呼,用事實來擊破那些竭力貶低明朝的謊言濫調,來還明朝之真面目!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經濟最繁榮,人民最富裕的時期,即便到了明朝晚期,末期,北方發生嚴重自然災害的情況,看看一些明人的筆記,南方依然是繁榮如盛世。

明朝也是中國歷史上人們精神最為自由,思想最為解放的時期。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出產思想家質量最高,數量最多的一個時代!像王艮這樣從鹽丁出身,而成為天下聞名,世人尊敬仰慕的平民思想家,乃至被稱為聖人,更是秦漢以來所未曾有的。東林黨人領袖顧憲成曾經這樣描繪過王艮以及他在明人心目中地位「弟聞泰州一灶丁,公然登壇唱法,上無嚴聖賢,下無嚴公卿,遂成一代偉人。至於今,但聞仰之,誦之,不聞笑之,呵之也。」

由一個灶丁一躍而成為明朝的一代思想偉人巨人,學生弟子遍布天下,甚至其他學派黨派 (東林黨是王學之對立產物,而泰州學派本身是王學的分支,而且走的更遠更激進) 的領袖也不得不敬佩稱讚歌頌,這也是只有在明代才可能發生的現象,在任何其他朝代都是無法想象。

此外如王廷相這樣徹底的唯物主義思想家,王陽明這樣的唯心主義思想家,何心隱這樣的狂俠思想家,高攀龍顧憲成這樣的政治思想家,張溥這樣的在野政治領袖,戚繼光這樣的軍事思想家,徐光啟這樣的科技思想家,徐霞客這樣的地理思想家,吳有性這樣的醫學思想家,還有唐伯虎,徐文長,湯顯祖,吳承恩,袁中道,馮夢龍等一系列千古流芳的藝術家,還有方以智,王夫之,傅山,顧炎武,黃宗羲,朱舜水等等明朝社會生長培育出來的人物,群星璀璨,讓人眼花繚亂。

為什麼明朝如此富有活力生機的社會,卻被醜化歪曲成黑暗壓抑停滯的社會,這是值得許多人深思反省的問題!

現在的人對明的感情已經太淡薄,淡薄的近於涼血!

現在的人不知道,如果說中國人最應該感謝歷史上哪個朝代,那就是明朝。是明朝讓中國在經歷蒙元侵略統治之後重新崛起,是明朝恢復了中華衣冠制度,典章文物,審美情趣,是明朝把中華文化發揚到一個新的高度,是明朝第一次向西方世界全面展示中華文明輝煌燦爛的程度,是明朝保留和激揚了中國人的骨氣,剛勁之氣。對比一下原本同樣站在世界文明顛峰的阿拉伯文明,在經受蒙元侵略之後,卻沒有類似朱元璋一樣的人物重振雄風,至今陷於愚昧保守,至今淪為西方附庸的局面,難道我們居然吝嗇於對明朝的這一點感謝!

現在的人無法理解,為什麼那些烈士遺民對明朝提出過如此多的批評,但他們對明朝的感情濃烈的似乎任何化學溶劑都無法稀釋!

明遺民歸莊在明亡後所作的《萬古愁》以「混沌元包,卻被那老盤皇無端羅唕。生喇喇捏兩丸金彈子,撮幾粒碎塵鐃」開頭,磅礡噴灑,淋漓痛快地嘲盡了從盤古開天闢地到明建國以前的歷代聖賢帝王,惟獨說到明朝的時候,文辭一改嘲虐,傾注了濃烈的感情!

「唯有我大明太祖,定鼎金陵早。驅貔虎,禮英豪,東征西討,霧散煙消。將一片不見天日的山前山後,洗淨得風清月皎;將一番極齷齪不堪的異言異報,生劈開中華夷獠。真個是南沖瘴海標銅柱,北碎冰崖試寶刀。更可喜十七葉聖子神孫,一個個垂裳問道,食旰衣宵。

「誰知道天地變,孽芽萌,生幾個翦毛,挾幾把短刀,不提防竟衝破了崤岷道。望秦川欃槍正高,指燕雲旌旗正搖,一霎時把二百七十年神京生踹做妖狐淖。

「痛痛痛,痛那十七年的聖天子,掩面向煤山吊。痛痛痛,痛那掌上珍的小公主,一劍向昭陽倒。痛痛痛,痛那有令德的東宮,生砍做血蝦蟆。痛痛痛,痛那無罪過的二王,竟做了一對開刀料。痛痛痛,痛那詠關雎效脫簪的賢國母,橫屍在殿階前,沒一個老宮娥來悲悼。痛痛痛,痛那受寶冊坐長信的懿安後,隻身兒失陷在賊窩巢。我恨恨恨,恨只恨這些左班官,平日裡受皇恩,沾青誥,烏紗罩首,金帶橫腰。今日裡,一個個稽首賊廷,還揣著幾篇兒勸進表。更有那叫做識字文人,還草幾句兒登極詔。那些不管事的蠢公侯,如羊如豕,多押在東城奧。夾拶著追金寶。嬌滴滴的女妖嬈,白日裡姿淫嬲。俊翩翩的縉紳兒,多牽去做供奉龍陽料。更可恨九衢萬姓悲無主,三殿千官慶早朝,萬劫也難逃。」

王夫之在《黃書》也對明朝和歷朝做了對比,對明代皇帝做了公正的評價,「明興,家法忠質,宮廷清潔,無別館離宮之崇飾,無龍舟、步輦、馳道旁午之遊觀,無置騎飛舸,千里割鮮、銅狄花石之供,無算車、料產、均輸、酒酢、子母責息之利謀,觀道盡矣。而貪沿下游。極重不復者,法教不施,而風俗苟簡也」

這段話的意思很清楚,明代的問題不是皇帝太貪婪,或者政府對民間剝削太嚴重,而是「貪沿下游」,這個「下游」指的是什麼?或許不能確切知道,但理解為下層的官員,乃至普通的商人百姓,應該說八九不離十

明遺民王余佑 (號五公山人) 寫的這首詩也可以看出起對明朝深厚的感情

「為避風波鎮閉門,安心不說舊朝恩。無端夢起蘭根土,自取青山拭淚痕」

明遺民顧夢遊說「余生曾作太平民,及見神宗全盛治。城內連雲百萬家,臨流爭僦笙歌次。」

馮夢龍在明亡後迅速編印的《甲申紀事》中記載了許多可歌可泣的上至朝臣,下至普通平民的忠烈之士殉國的事蹟,其中有一則是來自他家鄉。「吳門許文學琰,字玉重,……欲向貴人求起義不得,號慟求死」,三次自殺,一次投江,被人救起,「投繯門側」,又被救歸,結果「家人進餐,先生怒甚,其嚼甌咽之,喉腫,絕粒五日,又作一絕而逝」。

馮夢龍為此作了好幾首詩以作悼念,其中一句詩是「合眼休言萬事空,無窮幽憤鬱胸中」

明朝的遺民林古度「兒時一萬曆錢,佩之終身」,他有詩說「登高空憶梅花嶺,買醉都無萬曆錢」

大學者,大思想家,也是明朝的遺民傅山有詩說「苦楚四十年,矢作崇禎人」

可是又有幾個人知道這些在歷經滿清森嚴文網之後僥幸保存下來的明遺民對明朝的讚頌之辭呢?又有幾個人知道當時人民對明朝的深厚感情呢?倒是對從遺民那裡摘錄出來批評明朝的文字津津樂道,渲染不已。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被汙衊的最厲害的朝代,被醜化的最厲害的朝代,被糟蹋的最厲害的朝代,但卻恰恰是中國歷史上最值得驕傲與自豪的朝代。

為什麼李自成的義子乃至義孫,最後成了擁護明朝最堅定,抵抗清軍最頑強的力量,為什麼他們在南明時期,不再打自己的旗號了,而完全成了忠於明朝的力量。這未嘗不是出於內疚,未嘗不是出於贖罪!

到最後彈盡糧絕,重重圍困,山窮水盡的時候,任何其他功利的想法實際上都已經不存在。當我們說李來亨的茅麓山的時候,他不是作為李自成的孫子,而是作為在整個大陸都已經淪陷的時候,仍舊打著明朝旗號抗清的明軍將領,他們是「明軍」!

甚至姚雪垠的《李自成》的結尾,寫到這最後一曲悲歌的時候,反復強調的也不是他們的闖王餘部的身份,而是強調他們的明軍身份!這其中用意何在,讀者自當深思。

不理解明朝,也就不可能理解明末那些遺民,那些抗清烈士的行為和他們的感情!

國內網文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