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戰友,我們不能展眉

是國民黨了……

 

 

遠征軍女兵劉桂英給戰友吳遠灼的復信

 

 

編者按:劉桂英是遠征軍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吳遠灼原任遠征軍38師獨立警衛營營長,他們曾為中華民族浴血疆場。這是一封米壽之年的通信,“戰友,我們不能展眉是國民黨亡了。想想我們的人生實在是了不起”,讓我們永遠記住他們為民族獨立和國家生存所做出的貢獻。歷史必將恢復真相,還我英勇的國軍將士最起碼的公正。

 

 

吳遠灼遠征戰友:

向你致意問好,我們本來不相識,經過聯繫上,我們曾經相識。1942年春入緬,22師和200師攻打同古,38師攻仁安羌。孫部取得輝煌的勝利,震撼同盟國……這一切的經過對我們獲得第二次生命的倖存者來說,我們是活化石活檔案。60多年後的風風雨雨,我們遠征軍暗淡無光,像做賊一樣不敢聲張。我們在政治鬥爭中像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總之是非顛倒、混肴榮辱,這就叫“政治鬥爭”,殘酷可怖!

告訴你,戰友、鄉友,長沙三八煌城,我逃到衡陽,投軍當護士兵。抗戰八年,我50年參加小教工作,58年反右無寧日,60年清洗教師隊伍,理所當然就失去了工作的權利,背著黑鍋面土求生存。勞動不強,只能維持半飽生活,誰也不能相信,青絲染白髮三千丈,營農三十年。到1990年,我已經七十高齡才恩惠復職,無奈!

接著各種整人運動逐步升級,遠征軍是蔣氏的部隊,兩党奪權守權鬥爭,蔣氏撤退臺灣,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乃我們的命運,只有逆著命運的規律,掌握自己的歲月,淡泊的、健康的、慢慢地活著。讀信雲暮年醫療尚無保障,心酸之語催人淚下。戰友,我們不能展眉是國民黨亡了。想想我們的人生實在是了不起,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日寇侵略華夏有一百多年恥辱史,在抗日戰爭和世界二次大戰才無條件投降打上句號。這是五千年歷史上的一件大事,我們生於斯戰於斯,能不感到我們生命價值可貴嗎。其二,戰後,我們被顛倒是非的政治鬥爭十二級颱風摧殘的死去活來,一方面是精神上的痛苦,生不如死,渡過風暴的兇殘,我們又活過來了。認識了權力爭奪的手段和兇狠的面貌,豐富了我們人生的知識,知識就是精神財富,所以我們了不起。談到這項至交方面,我們比任何人都強。戰友,在風風雨雨中我們不也進入米壽之中,迎接茶壽嗎,還談什麼醫療二字。

88日收到你的信,實在是天氣太熱,沒有及時回信,敬請諒解。也不是三言二語了事的,我對每位戰友取得聯繫都有一種親切的戰友之情,都像是昔日的同胞兄弟一樣久別相逢的幸會,今後我們手談的時間長。

05年是世界二戰勝利60周年,中國與世界接軌也慶祝一下,故令找幾個遠征軍亮亮相的鏡頭。我本是長沙人,湘省經電視台邀請回長沙一次,與湖南三位戰友幸會電視臺,如此而已。

信上地址郵戳上是湖南石門,而封面上是張家界市慈利縣國太橋鄉道街村六組吳遠灼,地址是如此寫的嗎?

寄上這本有關你戰鬥過38師戰功書和我的照片。你是炮科,可與黃埔聯繫過?

秋涼後再給你寫信,祝你

府上平安!

 

                      合肥戰友劉桂英復

                        2007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