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主啊,你在哪裡?

 

 

民主啊,我們的民主,

你在哪裡呵,你在哪裡?

你可知道,我們想念你,

──你的人民想念你!

我們對著報紙喊:

民主啊──

報紙回答: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只因編輯一時意氣,

一篇稿子連累主編也被撤換去。

我們對著電視喊:

民主──

屏幕黯然: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只因評論部沒把好關,

不小心得罪了主旋律。

我們對著網絡喊:

民主啊──

網路嗚咽斷續: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辛苦碼字三五日,

轉眼帖子被刪去。

我們對著法院喊:

民主啊──

法官嘆息: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我們正要走程序,

首長一個電話打來很生氣!

我們對著信訪辦喊:

民主啊──

信訪接待員一臉怨氣: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一批破壞和諧的刁民

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在這裡聚集,

越級上訪違法已經扭送警局。

我們對著主席臺喊:

民主啊──

會務人員回答:

她剛離去,她剛離去,

講話稿裡民主已經是高頻率,

祕書正在詳細做統計。

呵,民主,

你曾經在我們需要的每一個地方,

世界各地

到處是你深深的足跡。

我們回到祖國的暫住地,

我們站在出租屋頂深情地呼喚:

民──主──啊──

蒼天回答:

呵,輕些呵,輕些,

她正躺在憲法裡酣睡,

她正在媒體上遊戲

她正在御用文人的沙發上呻吟,

她正在反自由化的大潮中退去。

 

民主啊,我們的好民主!

你就在這裡呵,在這裡。

──在這裡,在這裡,

你永遠和我們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

你永遠居住在太陽升起的地方,

你永遠居住在人民心裡。

你的人民世世代代想念你!

想念你呵──

想念你──

想──念──你……

 

 

仿某肉麻歌頌周恩來詩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