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2010年元旦已至,黃花崗雜誌全體義工首先向我們的作者和讀者祝福新年!

2009年過去了。這一年,在我們,是在艱難中逐漸走向更新的一年,因為年輕的編輯給黃花崗雜誌帶來了生氣,也帶來了他們的敏銳思考,黃花崗雜誌在更新,也在新的探索中進步。在國內,我們的作者、讀者都遭遇了“封網”的痛苦。面對著常常是“黑如鐵板一塊的網禁”,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還是在想著種種辦法投稿支持我們,或想方設法地暗中傳閱我們的雜誌。人心不因“封鎖”而冷卻,思想不因“封鎖”而停滯,對自由的渴望更不因“封鎖”而窒息。只要翻閱去年的四期雜誌,就能夠發現,黃花崗雜誌還是在涌現著他獨特的生命力,而力量的源泉,就是來自國內作者和讀者們永不會消泯的希望……。

當然,2009年,對於中國的專制統治者來說,可謂有喜有嘆,有驚有恐。他雖然在海外“一天一天地好起來”,卻在國“一天天的迅速腐爛下去”。由於“專制國愈強,其民愈苦”(孫文語),胡錦濤暴政在偽中,已日趨殘酷;但也正因為如此,人民反抗的意志,才日益堅決。一場專權和民權的較量,專制和民主的搏鬥,正在走向一個更高的層次。因為,歷史的趨勢不會改變,人心的追求只會更加熾烈。

正是在此種國情之下,本期雜誌頭條發表了王康先生的“科學家的選擇和責任”,對一代“缺德”科學家錢學森“鞭闢入裏”,更對中國幾代知識分子的悲劇,以及悲劇之所以產生的原因,作了更廣泛也更深入的開掘,確是警世之作,尤其是對當代的中國知識分子而言。

黃花崗雜誌繼續“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而中共在又一波”鞭尸孫中山、否定辛亥革命”的餘韻之中,在玩弄夠了當代的改良派們之後,也宣佈要“迎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了。當然,這不過是新一輪的陰陽兩謀而已。為此,本期除連載“千古聖哲孫中山”系列,發表了一組介紹清末三位民主革命家的文章以外,還發表了 “揚佳革命和保共改良”和“零八憲章的一大遺憾”兩篇自由評論,將中共的惡心伎倆和改良派們的糊涂痴情,“說清楚、道明白”了。

自今歲以來,本刊對於中國現代憲政問題的介紹,作了相當的努力。本期發表的重頭文章“民國制憲日記”,即通過六十多年前一位民選“國大代表”的日記,將上個世紀上半期,中國人民勇敢開創和艱難推進民主憲政的歷史,作了生動而又深刻的記述。它告訴我們,中國人民早就擁有追尋民主憲政的歷史和成就了!猶告訴那些在死不改悔的專制極權統治之下,依然夢想開創和建設民主憲政的保共改良派們﹕要想實現憲政,還是要首先“推翻專制,回歸憲政”,然後再談“建設憲政和推進憲政”。

今年第黃花崗雜誌在編輯的過程中,常使編輯們拍案叫好。因為,不論是行易先生論林語堂評價大中華民國和蔣介石的文章,還是當年國民革命軍赴緬遠征軍戰士“心懷難平”的通信,抑或是牟傳珩先生論梁啟超革命史觀的大作,還有我們選載的,杜車別先生的“志在恢復明朝名譽”的國內重要網文,都將一懷真情盡流紙上,一腔義憤滿懷胸間,皆道盡了國內人心未死的真相

本刊多年來忽視了文學和藝術專欄。但本期的小說、詩歌、散文、評論、雜文竟然匯聚一壇,可謂“引人入勝,發人深省,感人至深”。一曲向心愛的人傾述”,催人肝腸;一篇“美麗的秋海棠葉”,深情無限;一首“世紀的火刑”將宗教、人生和自由煉為一爐,魅力四溢;而小說“新網路狂人日記,卻令人鬱憤難已;就不說記實文學“一位警察的懺悔錄”、懷念文字“紫雪糕”所給予你的深沉反思了……。本期雜誌,還編寫了不少編者按語或編者前言,從中可以看到黃花崗雜誌的立場、方向和追求,絕無絲毫改變;更看到我們對眼下的“共情國情”,特別是對胡錦濤政權之種種倒行逆施的“新見地”。

請讀者撥冗一閱。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