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告語馬英九及民進黨

 

劉正清

 

據網絡披露,在營救“六‧四”民運人士的黃雀行動中,馬英九先生還捐了相當於其三個月工資的一萬美元款。其民主理念和“六‧四”情結蒼天可鑒。在臺灣的政治人物中,馬英九是唯一的一位堅持一年一度參加紀念“六‧四”活動的政治人物(今年因外事活動在外未能出席,但也還是發表了“六‧四”感言,至於其未出席是偶然的巧合,還是刻意的不露痕跡的精緻安排,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馬先生當選總統之後的最近兩次的所謂“六‧四”感言,與其常挂在嘴邊的標誌性語言“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也大相庭徑,令許多對馬英九寄予厚望的大陸民眾特別是的年輕一代人跌破眼鏡而失望,也遭到海外民運人士的質疑。

但靜靜想想,哪個政治人物,在朝與在野時講過的話會是完全一致的呢?當家人有當家人的難處,沒當家時有自己的價值目標,等到當家時要實現自己的價值目標,有時就要與對打交道,說話就要有所考慮,要顧及方方面面的關係,因此其所言也就未必是真;不當家說話就沒那麼多顧慮,說起話來也就自由灑脫,因此這個時候所講過的話,就有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為達到其隱藏背後的不可明說目的而純作宣傳和煽情的謊言。比如,像中共在抗日戰爭時,其既無抗日的本錢也無抗日的誠意,一門心思伺機發展壯大,卻偏要震天架響地高歌抗日。我相信做總統前的馬英九對“六‧四”的感言是真誠的,雖然那時的馬英九儘管也有臺北市長的公職,但畢竟還不是臺灣的當家人,做總統後的馬英九對“六‧四”的感言也未必當真,它有可能部分真,部分假──那是給對手看的,不必當真。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目標,還有部分真藏在衣袖裡的等時機到了再拿出來。所以我們對馬英九當了總統後的“六‧四”感言也就不必較勁。

馬英九的總統寶座不是大陸13億民眾的選票選出來的,而是2300萬臺灣人民用選票送上去的。因此他首先要對2300萬臺灣人民負責,如果他忤逆臺灣的主流民意,那麼臺灣人民既然能用選票把他送上總統寶座,也就可以用選票把他拉下來。為了得到臺灣人民的選票,為了實現臺灣人民的福祉,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目標,在與對手打交道時,策略性地發表一些與當選前的言論不一致,這就不足為怪了。因此,大陸民眾也就沒有理由對馬英九總統失望。

基於此認識我還是有話要對馬總統和在野的民進黨說說:

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在“六‧四”十九週年的感言中稱:“今年「六四」跟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三週前,四川發生了大地震,災區廣達十餘萬平方公里,死傷超過四十萬人,至少五百萬人無家可歸。從大陸官方搶救災民的迅速、大陸首長對災民的關懷、災難及抗爭新聞報道的開放、大陸人民捐輸的踴躍、到對外國救援團隊的歡迎及對臺灣救援工作的肯定,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期的表現已大大不同,國際媒體亦迭有佳評,顯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三十年,已有一定的成果。”本來四川大地震與“六‧四”人為的慘案,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的兩碼事,兩者也沒有可比性,但馬總統還是把毫無關聯的兩碼事硬扯到一起,這也許是顧及剛剛開啟的兩岸緩和的氣氛罷了!不錯,馬總統所說的:(當時為了京奧的需要)是開放了有限的新聞報道、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期的表現也有所不同、國際媒體(當時)也有佳評。這些都是事實。我相信:其言是被一時的表象所致,是出自內心的真誠的讚許。然而,君不見:地震一年之後,死難學生的數字仍是“國家機密”。地震發生之後,中共當局宣布接受海外援助,一度開放國外媒體到災區採訪報道,溫家寶及時奔赴災區,看到慘重的災情幾度落淚,讓災民不禁感恩戴德。於是,一些媒體樂觀地驚呼,“地震震出了一個新中國”。然而,一年後的中國又怎樣呢?一切依舊!舊有的政治結搆沒有發生任何變化。迄今為止,沒有一個官員和建築商因為豆腐渣校舍受到法律的追究和審判,也沒有一個相關部門的官僚因為良心發現而引咎辭職。譚作人因追尋真相而入獄,藝術家、公共知識分子艾未未為搜集遇難學生的名單被“維穩小組”斥為“美國特務”等等。在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相信馬總統不會不知道吧!

今年是“六‧四”二十週年,馬總統當然要兌現其“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諾言,對“六‧四”發出自己的感言。馬英九在感言開首形容“六‧四”事件是“傷痛歷史”,必須勇敢面對,“政府是為人民而存在,流血衝突造成的怨恨與恐懼不會隨時間消逝,握有公權力的政府永遠有責任虛心檢討,設法愈合傷口”。他強調:“任何一個政府,面對不幸的歷史,要‘就事論事’,面對沉痛的家屬,要‘將心比心’。惟有如此,才能避免悲劇重演。”並以臺灣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及五十年代的“白色恐怖”時期為例,指事件製造了不少冤魂,令人民與政府的關係蒙上怨恨與恐懼的陰影,政府花了很長的時間、很大的決心和誠意,去撫平歷史的傷痛,此經驗對其他政府有正面意義和參考價值。此言雖然溫和但也許比那慷慨激昂的“‘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的效果要好些。馬總統揭自己之短,把中共以前常用來宣傳而喚起民眾痛恨國民黨(自己黨)那些不光彩的事為例來勸導中共,其可謂用心良苦。問題是:揭自己之痛以期喚醒對方良心發現,是對牛彈琴?還是一廂情願的期許?那就只有中共自己知道了。

緊接著,馬總統話鋒一轉對中共讚美說:“六‧四”後20年間,中國經濟改革成功,人民生活大幅改善。最近10年,中國當局比過去更注意人權議題,儘管國際社會褒貶不一,但中國當局已願意直接面對,“展現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開放與自信”。──這就完全是罔顧事實的諛辭。且不說這十年間中共對法輪功等信仰團體的群體滅絕的人權災難,就看近在眼前發生一系列事件吧:中共一邊堂而皇之地頒布什麼《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一邊不顧國際輿論壓力以言治罪將劉曉波對政府正常的批評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逮捕。在拘押劉曉波的過程中也公然違反其自己制定的《刑事訴訟法》──在關押6個多月的時間裡,既不讓律師會見,也不告知家屬以何罪拘捕。在群體性事件中,政府一有風吹草動就驚慌失措,最近的“石首搶屍事件”老百姓不就是要一個死亡真相嗎?這有什麼好怕的!就算是有政府官員參與其中這也不是政府行為,是誰的責任誰承擔就是了,挖出作惡貪官對你自身的政權建設不也是有益嗎?有必要調來軍警大兵壓境對老百姓進行彈壓嗎?試問:民進黨組織的嗆馬大遊行,你貴為總統你敢動軍隊來鎮壓嗎?上述這些人權災難想必馬總統不會不知道吧,既然知道,為什麼又還要罔顧事實讚美其人權進步呢?是諛辭?還是馬總統為了實現目標,而假作溫柔地在老虎屁股上輕輕一撫,以滿足老虎的虛榮使其變得溫柔些?那就只有馬總統自己心裡最清楚了。問題是:中共不是傻瓜蛋,它比你國民黨精明多了,它知道你的諛辭是言不由衷的,儘管它也需要虛榮、需要讚美來給自己撐門面,來對內對外做宣傳,它也知道你這輕輕一撫是虛情假意的,但它不會為你這溫柔的一撫就變得溫柔。國共兩黨自上世紀二十代起就開始彼此算計,但國民黨哪一次算計得了共產黨?哪一次不失敗而終,最後只有退守臺灣一隅。

中共的民族主義是假的,它只在乎其政權的鞏固而並不在乎臺灣是否獨立,但它對臺灣卻又是錐心之痛。其所煽動的民族主義情緒以前是為奪取政權服務,現在是為鞏固其政權服務的,鞏固其政權要比一個臺灣重要得多。一向好打民族主義牌的中共1949年為了得到蘇聯的支持,它竟然可以承認外蒙獨立,目的不就是鞏固其剛剛奪取的政權嗎?1989年面對西方的制裁,它可以不顧“遠交近攻”之兵家鐵律與俄羅斯結盟將比臺灣大幾百倍的北方領土以條約的形式送予俄羅斯,目的不也是為了鞏固其政權嗎?它既然不在乎領土比臺灣大好幾百倍的外蒙和北方領土,怎麼會在乎臺灣呢?炒作臺灣問題無非是轉移矛盾來為其政權服務罷了。

因為,在二戰剛剛結束的那個動盪不安歲月裡,在中共一手遮天的謊言宣傳中,懾於中共的鐵血和恐懼,承認外蒙獨立在當時是掀不民族情緒的,是不會對其政權搆成威脅的。至於北方領土除了其有一只大北極熊在那看著,它不但敢碰,而且為保政權還要與之結盟;就國內而言,北方領土的傷痛在中共長期的“共產主義”與有選擇的“愛國主義”教育中,大陸人民對此記憶和傷痛早已塵封在那遙遠的過去,中共只要操作得當,人民即使有民族情緒也不會危及政權。臺灣則不然,1945年中華民國光復臺灣之後,全體國民無不為之彈冠相慶,爾後國民黨退守臺灣,又以臺灣為基地與中共對抗,中共欲除之而後快。為凝聚力量,再次拉起民族主義的大旗進行鼓動: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一定要解放臺灣消滅國民黨殘餘勢力。昨日之兩蔣是絕不會承認毛、鄧是代表中國的國家領導人,而今日之陳水卻時不時地尊稱江澤民為中國的江元首、胡錦濤為胡主席,這對一向好賣弄和虛榮的江澤民來說本該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它不敢受用。因為這不是對獨裁者的臣服,而是離你越遠越好的“臺獨”──你的暴虐、你的嗜血、你的“六‧四”與我無關。

既然你中共一路走來就是這樣用臺灣來煽動民族情緒,那麼它今天是想棄也不敢棄,否則它自己燃起的民族情緒之火就會危及其政權。但中共對她戰又吃不下,和又統不了──能不錐心痛嗎?!臺灣內部某股政治勢力若要鬧一鬧“臺獨”,中共就無計可施了,於是乎在在兩股政治勢力中,它就要有所選擇,軟化立場放下身段來保這無計可施的臉面。其實中共並不在乎“臺獨”。反“臺獨”也不過是說說而已,就像抗日一樣只說不敢做,因此當島內“臺獨”鬧得最凶又無計可施的時候,為了保臉面就只好虛張聲勢地搞一搞針對所謂的“臺獨”軍演,但又不敢真刀實槍地幹,只好放幾個空彈頭尋個體面的臺階罷了。面對馬英九的民主牌,中共從骨子裡是害怕的,但又不敢也不便說出口,而且為了保住對“臺獨”無計可施的臉面還不得不與之對話、與之打交道。因為她不僅有道義而且還有實力。

兩岸的分裂確實是中華民族的不幸,但它可以用時間來化解,時間掌握臺灣這邊;中共的錐心之痛時間是化解不了的,除非它像今日之國民黨化蛹為蝶,放棄獨裁走向民主。

中共政權只相信實力不相信道義,你再有道義而沒有實力它也不屑理會你。它迷信暴力、迷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因此89民運期間,鄧小平面對手無寸鐵抗議民眾,他敢毫不隱諱的說“不怕流血,軍隊掌握在我們手裡”。看看今日之中共是怎樣對待民運人士,是怎樣對待“六‧四”吧!儘管它也知道它的“六‧四”是理虧了,它也知道這些民運人士的訴求正當有道義,只因民運人士沒有足以與其抗衡的力量(武力),它會屑於理會嗎?再看看西藏與達賴喇嘛:京奧期間,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為營造一個萬邦來朝的虛旺盛世,就應敷國際社會與達賴代表談判,結果京奧一結束,你看那發言人那蠻橫霸道的話語──“與達賴喇嘛就西藏問題沒得談,我們只談達賴喇嘛的歸宿問題。”弦外之音不就是:西藏控制在我手裡你達賴有什麼力量跟我談,給你達賴一個歸宿就是給你天大的面子了,不要不識相。

從歷史上看,中共所稱的三年所謂“解放戰爭”,它打得贏的時候,就不跟你談,談好了也不算;打不贏的時候,馬上要美國人出面幫它和談。當年中共打過長江勝利在望,國民黨和談代表張治中在投入其懷之後,不也是像今日之馬英九一樣掏心窩子地勸導中共:國民黨有再生的機會,應與之合作解決臺灣問題。中共會聽你這個敗將那掏心窩子的話嗎?

今天國民黨能得中共之禮遇和寵幸,應當感謝民進黨。如果沒有民進黨的“臺獨”給中共出了個難題,你國民黨在中共的眼裡是狗屎一堆,一文不值,沒有陳水遍讓中共臉面丟盡,連戰也就不可能有人民大會堂紅地毯的禮遇。須知這套統戰之術,只不過是一種分化瓦解的謀略,是一時的權宜之策,它只有利益的考量,沒有道義,在獨裁制度下,被統戰者儘管可得一時之益,但它無法律的保障,統戰者的目的一達到,兔死狗烹的命運就在等著你呢?不信,請看看:張東蓀、龍雲、羅隆基、章伯均、儲安平之輩的結局吧!

正如馬英九先生在訪美期間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所說:關心大陸民主,就是關心我們自己的未來。沒有大陸的民主,簽訂什麼和平協定都是廢紙一張。所有的獨裁者都是只講謀略不講信義和道義,蘇德不是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嗎?中共不是與蘇聯簽訂了同盟互助條約嗎?與越南不是同志加兄弟嗎?結果不都打起來了嗎?誰遵守過什麼條約!在中共大兵壓境之下達賴喇嘛不是也被迫與中共簽訂了與西藏關係協定嗎?結果又怎樣呢?中共自己的黨章裡不是規定了一套嚴格的組織原則嗎?89民運期間,鄧小平不是照樣無視這些原則,垂槍挾政治局常委到其家開會支持其戒嚴,對手無寸鐵的百姓大開殺戒嗎?沒有民主制度的建設,你想仰仗一個什麼和平協議而苟活著,那就等著做達賴喇嘛第二吧!

基於此,我要正告馬英九及民進黨:

1、國民黨與民進黨雖然有紛爭,有核心價值的分歧,打也罷、鬧也罷,但仍是一條船上的難兄難弟。國民黨應清醒地認識到:今天沒有民進黨,國民黨就不可能有中共之禮遇和寵幸。中共的統戰之術誘惑性極強,破解其統戰之術唯有保持原則比利益更重要的清醒頭腦,才不被眼前的利益所惑;同時,又要變被動的統戰反為我所用。中共的統戰之術既不會讓你國民黨坐大,也不會讓你民進黨坐大,目的是要五星紅旗在臺灣的大地上飄起來。一個自由的臺灣才是你們真正的安身立命之地,任何政治勢力企圖“挾共”在臺島爭權,都是前門“拒狼”,後門“迎虎”,你的苦頭就在後面,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國民黨對此應有切膚之痛。把臺灣的民主保住,不僅是臺灣人民的幸福,也是大陸人民的期望所在。

2、國民黨應清醒地認識到:今天的話語權掌握在中共的手裡。儘管達賴喇嘛一再聲明其不尋求西藏獨立,只求高度自治,但它卻不由你說,開口就是達賴喇嘛分裂集團──請不要對此視而不見。它不過是要利用你這股政治勢力來牽制民進黨的勢力罷了。今天中共它之所以願意放下身段來與你談,是因為你有實力卻又無奈何。當他消滅了民進黨這股勢力之後,下一個就你國民黨了。今天它能容忍你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明天它同樣可以對你冠以隱性臺獨變相臺獨之名對你進行打壓。

3、推動大陸民主既是為了大陸人民,同時也是為了臺灣自己。基於民主國家之間很難發生戰爭的經驗法則,未來臺灣不管是統,是獨,和平協定保障不了臺灣的安全,只有大陸民主了,臺灣才會有真正的安全保障。

4、其實中共雖恨“臺獨”和陳水,但不怕;對馬英九愛恨交加,卻又非常的怕,怕他什麼?怕他的民主牌。在大陸馬英九的支持者,就是按人口比例算也不會比臺灣的人口比例支持率低,這並非是其外表英俊,而是大陸人民太渴望自由民主了,馬英九在適當的時候來大陸一趟,講一講臺灣的悲情,揭一揭自己黨的傷疤,講一講自己黨是如何化蝶為蛹,放棄獨裁走向民主的經歷和經驗,肯定會有助於大陸的民主。大概共產黨也不敢將此定性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吧!

馬英九的總統之位不是大陸民眾的選票選出來的,大陸民眾也就沒有理由要求馬英九做什麼。但是,馬英九作為一個有大中華情結、有民主理念、堅稱自己是中國人的政治人物,推動大陸的民主自由也就是其應盡之責,──外人可以不管你家的父母兄弟是否吸毒,是否欺凌你的家庭成員(只要是不欺到我的頭上就是了),但作為這個家庭成員中的一員則有義務制止這些不法行為,當年的兩蔣不就是這樣嗎?友邦人士批評我們的人權記錄,中共一言敞之曰:“干涉內政”,你馬英九說,它能自打嘴巴說是“干涉內政”嗎?

5、基於中共只相信實力不相信道義的固有本性,無論你是善意的勸導,還故作柔情似水的撫摸,都不能改變其固有的本性,唯有保持相應的實力,自由才不為獨裁所臣服。

6、臺灣問題是撐開中共獨裁鐵幕的楔子。臺灣在硬實力上比不上中共,但在軟實力上則勝過中共,“六‧四”是中共沉重的包袱。“六‧四”是臺灣手上的一顆原子彈,而臺灣問題又使中共錐心之痛,臺灣各種政治力量應摒棄分歧,巧妙地用好這顆原子彈來推動大陸的民主,如輕易放棄這顆原子彈,那就等於是不戰而降,自尋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