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共的武裝鎮壓部隊

  武警

 

李萬里

 

關於武警與警察,中國大陸流傳較廣的一個順口溜是:“武警隊,簡直就是黑社會;交警隊,馬路邊上吃社會;消防隊,不到火場先收費;刑警隊,未到現場人先醉。”中國大陸的武警部隊,作為中共以暴力維護其統治的主要工具之一,與國內黑社會確實有不少相似之處。最近,三位香港記者在新疆烏魯木齊採訪一些漢族示威者時,遭到一幫武警拳打腳踢,後被反綁雙手拘禁在路邊。這是大陸武裝警察──實際上是“武裝土匪”──的又一次公開暴行。

其實在中國大陸,這些年來不時能聽到關於武警的一些醜聞。比如2002年,武警部隊的兩個小嘍羅曾粗暴地將已進入日本駐瀋陽領事館內的五個逃亡北韓人強行拖出,此舉當然違反了《維也納公約》。此外,關於武警的醜聞還有公安部邊防局副局長郭順因嫖娼被勒令退出武警現役,還有具有港人身分的梁耀華曾經常組織武警邊防官兵集體嫖娼等等。

中共武警部隊是1982年成立的,20多年來一直是中共對內鎮壓(該黨稱之為“安全保衛”)的主力軍。我們知道,中共的警察具有兩重性──既有打擊犯罪的一面,又有鎮壓民眾的一面,而所謂武裝警察主要就是鎮壓人民的一面。因此,這支部隊就成為獨裁黨對付中國廣大民眾最凶殘的打手。這樣想來,我們對下面這些都不會感到意外了──1989年3月、2008年3月的兩次拉薩民眾抗爭事件中都有中共武警部隊的黑手出擊;2009年7月新疆烏魯木齊的流血事件中也發生了武警部隊的殘酷鎮壓。在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中,武警部隊仍是積極參加者。同樣是這支武警部隊,還曾於2005年在廣東汕尾開槍打死無辜村民。因此,中國人民欲求得自身的解放,首先要面對的凶殘對手就是武警。我們相信,總有一日,這支部隊就像納粹的黨衛軍一樣會被宣布為非法組織,其重要頭目乃至負有血債的嘍羅都會在正義法庭上獲得正義的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