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不明真相的愛國者

 

  

 

 

群眾“眼睛雪亮”或“不明真相”都是中共根據自己的需要而玩弄的文字遊戲。
――題記

 

1911年4月的廣州,作為滿清的子民,你應該幫助、支持政府堅決鎮壓黃花崗起義,還是成為起義的一分子或同情者?1940年代,一個日本人,應當效忠天皇、參加大日本皇軍,還是加入盟軍打擊法西斯?一個德國人,是追隨施陶芬貝格上校暗殺希特勒,還是甘當納粹的炮灰?答案不言自明。那麼,為什麼,在21世紀的中國大陸,還有億萬人(包括海外華人)狂熱地支持2008奧運會?當局每一個浪費民脂民膏、好大喜功的舉措都能贏得響徹雲霄的歡呼?大陸淪陷60年,組黨結社、新聞自由、民主選舉等基本人權仍是鏡花水月。而即將於十月舉行的大閱兵,場面的盛大和氣氛的狂熱,當不亞於《意志的勝利》(1935)所表現的納粹大遊行。誰能告訴我,納粹德國欺騙世人的1936年柏林奧運會與為中共政權塗脂抹粉的2008北京奧運會,在本質上有何區別?為希特勒舉起的如林般的手臂,和那些因北京奧運火炬傳遞而歇斯底里的華人,一個認為自己擺脫了一戰失敗的恥辱,一個認為自己正在崛起。不幸的是,前者迅速迎來了比一戰更可怕、也更可恥的二戰的失利,後者仍然匍匐在地,向一個獨裁政權的輝煌頂禮膜拜。不同的時代,同樣的愚昧和可悲。日本軍國主義、納粹德國再混帳、再壞,也沒有餓死自己的幾千萬同胞,出動野戰軍用大口徑火炮轟擊老百姓(1975年雲南沙甸事件),用坦克和機槍碾壓、射殺學生和市民,用毒奶粉、問題校舍去坑害自己的下一代――內狠外柔的中共,培養了大批熱愛黨國的糊塗蟲,可見愚民教育、信息封鎖的威力。

愛國者們不知道,二戰之後的美國,戰略重心始終放在歐洲(應對蘇聯的威脅),根本無意進攻中國大陸,“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完全是中共為討蘇聯主子歡心而撒下的彌天大謊,可憐北韓民眾至今生活在地獄之中。愛國者們將中共、國家與祖國、民眾混為一談,如同當年的德國人把效忠納粹等同於愛國。事實上,國家只是實現、保障人的自由的工具,一旦成為自由的枷鎖,就應當像辛亥革命的群雄和水門事件裡的“深喉”一樣,砸爛或改變這個工具,而不是成為其中的一環,助紂為虐。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及國家的榮耀只能來自於對人權的堅決捍衛,倘若認識不到主權高於人權的荒謬與危害,等於是自掘墳墓而不自知。冷戰結束之後,反恐、經濟危機以及伊朗、北韓的核問題,令自由世界應接不暇,中共獲得了苟延殘喘的國際空間,內部政治改革全面停止、甚至發生倒退,嚴格控管媒體、網絡,打壓異議人士和防民,維護穩定成為各級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惟有絕對的死水一潭的穩定,才能保證中共權貴和即得利益集團穩定地腐敗下去。烏魯木齊發生“7.5”事件之後,美國、中華民國態度曖昧,熱比婭在日本的行程亦被迫縮短。單純依靠奧巴馬、馬英九來促進大陸人權是不現實的,選民之所以選擇他們,是因為相信他們能讓自己生活得更好,他們必須首先考慮、滿足本國本地區民眾的需求。大陸民眾的需求是什麼?難道是供養中共政權及其龐大的軍警系統,讓華而不實的奧運、神七、“嫦娥一號”、大閱兵矇蔽現實的苦難,為權貴資本主義貪贓枉法保駕護航,打擊志士仁人對自由民主的追求?

六四大屠殺及近年來此起彼伏的暴動事件,中共總是指責民眾不明真相,然而,究竟是誰在一手遮天、操控真相?民眾在晚清、民國自由辦報的權利,被中共落實到了屁都不頂的憲法之上;只要不為權力所用、奮起反抗壓迫,就是不明真相,真相成了中共隨心所欲、顛倒黑白、混淆視聽、掩人耳目的魔術表演。《1984》有句名言:“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了過去。”中共打壓公盟等民間組織及維權和異議人士,根本原因就是對自由民主和歷史真相有一種本能的恐懼。如果全面開放報紙、電視和網絡,公布抗日、“抗美援朝”、鎮反、反右、文革、中共入侵越南、六四大屠殺等歷史真相,中共的統治連一個星期也休想維持。只有認識到獨裁政權反自由反人類的本質,德國人才會反對納粹。同樣,在當今大陸,堅定不移地追求自由民主,以自己最擅長的方式維權、傳播歷史的真相及人權的常識,反對獨裁政黨,才是真正的愛國。簡而言之,祖國不等於國家,前者是族群、土地、文化、歷史的集合,後者指的是黨派、政府、軍隊等工具。愛國就是讓國家這個工具發揮捍衛人權、實行法治的作用,而不是相反。歷史證明:沒有選票的“屁民”,最後投出的就是石頭;不能向統治者扔雞蛋,最後扔出的就是炸彈。

自由是人類的天性,民主是捍衛自由、人權不最壞的武器。中國大陸早晚都要面臨抉擇:是自上而下較為穩妥地實現社會轉型,還是進行暴風驟雨、代價巨大的革命?不明真相的愛國者,該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