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三民主義 的學術問題

 

 

段振坤

 

在孫中山先生那裡,三民主義主要還是一套政治綱領,在學術上只涉及到知難行易知識論和民生史觀等範疇。戴季陶和陳立夫在哲學上做了進一步的深化,但離三民主義的學術要求尚相距甚遠。其他學者,基本上沒有人對三民主義作出過重要的理論貢獻。近百年以來,三民主義在學術上只進行了初步的開發,大量的學術處女地尚待後起的思想家來脊續。

三民主義是一個龐大而系統的理論,它所涉及的學術範疇十分廣泛,哲學、法學、歷史學、政治學、政治經濟學與文化是三民主義六大基礎學術範疇。要旁通這六大學術範疇,才可能對三民主義有一個完整而整體的把握。任何一個思想家要精通這六門學問,才可能建搆一套系統的三民主義理論體系。

在學術越來越專門化的今天,要旁通這六大學術範疇並在各領域有所建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對三民主義而言,這是必須要做到的事,否則三民主義就不能夠邁向一個新的臺階。

在三民主義學術問題上,方法論是一個至為重要的問題。有一個好的方法,就能夠事半功倍地解決這一系列學術問題。在這個方面,孫中山先生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方法,即“窮理於事務始生之處,研幾於心意初動之時”。三民主義的所有學術,都需要“窮理事物始生之處”,需要從每一門學問的“始生之處”做起。這樣大大地把複雜的學術問題簡單化了,並深化了。

至於哪裡才是學問的始生之處,這是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學問的始生之處,就是文明產生之前的氏族社會時期。文明包括文字化、階級化和城市化等一系列所謂人類文明的特徵,它並不標誌氏族社會就不文明。從自由、平等和民主的角度來講,文明產生之前的氏族社會是才人類的文明時期,而文明產生之後的階級社會則是人類的不文明時期。

把氏族社會作為學問的始生之處,這樣才能深入到學術的根源。不論是哲學、歷史學,還是法學、政治經濟學,都需要回到氏族社會這個學術根源去,才能對這些學問有一個深刻的把握。尼采、海德格爾主張哲學要回到蘇格拉底之前去,事實上就是要回到氏族時期去。馬克思充分運用摩爾根氏族社會的研究成果,儘管他所得出的結論是錯誤的,但他在經濟學上找到了深刻的根源,這是馬克思學說很有力量的原因。

在氏族時期,所有學術都處於萌芽狀態,相互之間是相通的,一通百通,找到了這樣一個學術的巧妙路徑,三民主義許多重大的學術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並且能保持在一定的深度和高度上。也就是說,三民主義的所有學術問題,都要拿到氏族時期去解決,拿到文明產生之前去解決,這樣才能夠“窮理於事物始生之處”。

對氏族社會的研究,是所有學術研究的基礎。我們需要回到那個時代去研究私有制、財產與社會的關係問題,研究人的生存權利問題。而且只有在氏族時期,才能夠把這些問題搞清楚、弄明白。通過對遠古墓葬的發掘,死者把私有財產──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具帶到墳墓裡去,這說明私有財產的起源是非常古老的,它遠遠早於社會的起源。私有制並不是馬克思所說的萬惡之源,而是人類生存的基礎。人類的不平等並不是因為私有制的緣故,而是社會財富分配機製造成的。不平等的萬惡之源在於社會作為財富分配的中介場所,人的生存權力取代了生存權利。人從自然界解放出來,又重新套上了沉重的枷鎖。要把人從生存權力中解放出來,恢復人的生存權利,這就要求根據人的生存權利來分配社會財富,並對私有財產進行限制。私有制和平等是可以並存的,現代耕者有其田制度、社會保障制度和勞工保護制度已經有力地實現了私有制和平等的並存。

黃帝道術是純正的氏族文化,是文明誕生之際的產物,是中國文化的塑造者。我們通過黃帝與顓頊之道,能瞭解到真正和純粹意義上的氏族文化,這是我們今天所能掌握的最為豐厚的學術資源。海德格爾對存在的追問,就曾最後追到了黃帝所創造的“道”這個重要的概念上。而《黃帝四經‧道原》所論述的“道”,與海德格爾所論述的“存在”,完全是一個概念。

我們不僅要使三民主義的所有學術都回到氏族時期,而且要使三民主義和黃帝道術完全統一起來。三民主義和黃帝道術相統一的基礎是權利主義,權利主義即自由、平等與民主的氏族精神。三民主義與氏族精神是完全相通的,它可以說是遠古氏族精神的現代復活,在更廣泛的意義上對氏族精神的復活。

由於氏族精神不能突破氏族的界限,這是古老的自由、平等與民主不能延續下來的根本原因。盎格魯─撒克遜人持久地保持了日爾曼條頓部落的民主傳統,並使其不斷地演化,逐步地突破了氏族界限,從而萌生了現代民主。正因為英國人有著從氏族時期到近代社會未曾中斷的民主傳統,形成了強大的習慣勢力,成為實行不成文憲法的民主國家。

2007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