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大清二百五十週年

徵文獲獎作品

 

 

原作者:葉赫那拉.獻忠 於光緒十九(1893)年

整理發表者:傅鍾華

 

 

編者按:此文並非新作而是在網上流傳已久的老文,但每逢中共“國慶”拿出來都是絕妙的獻禮。中共之所謂共產革命造就了人類歷史上最龐大最墮落的極權專制政權,中國目前的局面如果在歷史上找先例只有清末能夠與之相比,許多網友將中共政權稱作“後清”亦屬貼切。為此,本刊將本文與上頁關於右任總結滿清滅亡原因的文章放在“共產革命與馬列中國”專欄文章之間,獻給馬列中國六十年之慶典。

 

整理者按:余日前訪古物商,在一本《大清二百五十週年徵文獲獎作品集》中見到此文,真中華正氣篇也!愛甚,重金買下。傳與親友,亦是人見人愛,且敦促本人速將其公諸於眾,以振我中華雄風。語殷殷,情切切,余不敢不從。故對原文略作整理,在此發表,以飧讀者。

 

五個五十年過去了,從庫頁島到帕米爾,從貝加爾到湄公河,大清巍然屹立在東方!

五個五十年過去了,從努爾哈赤開國到康乾太平盛世,大清的歷史燦爛輝煌。

二百五十年前:

明朝不明,長夜漫漫壓黃河;中華瀕危,萬眾苦苦求生路。在危機關頭,北方一聲雷響,給華夏帶來了希望!中華百姓們振奮了:

北方吹來清涼的風,

驚醒關內苦弟兄。

受難的大眾快起來,

聯合旗人去進攻!

龍旗挺起天地明,

鐵戈一揮山河動。

東方要建大清國,

燎原烈火滿天紅!

中國人民正確地選擇了大清,大清無愧於人民的信任。

二百五十年來的大清,國土面積翻了兩番,人口翻了三番,糧食產量更翻了四番!大清人民以自己的勤勞與智慧,硬是創下了舉世公認的奇蹟:

以占世界百分之七的耕地,養活了占世界百分之二十的人口!甚至發生在嘉慶年間那一場連續四年的特大自然災害,也沒能把大清咋地。“東亞餓夫”的帽子,早已被扔進了爪哇國。然而,強盛的大清,成了西方列強稱霸世界的最大障礙,“阻止東方大清的發展”,“摧毀大清”就成了國內外陰謀勢力的主要目標。最近的五十年中,從太平軍暴亂到不列顛洋兵入侵,內奸外賊互相勾結極力顛覆大清江山。中華民族面臨有史以來的最嚴重的挑戰,前程充滿危機。怎麼辦?忠心耿耿的王公大臣們力主拒一切西洋技藝與國門之外,他們奏道:

鐵路不能築,

電杆不得立,

中華好風水,

代代傳到底!

一些受到西方自由化思潮鼓惑的學士們則醉心於從洋人那裡尋找什麼“救國真理”。暗中策動什麼“變法”,“革命”等等。一時間妖言滿天,民心動盪。一個占世界總人口四分之一的大國,來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在這世界發生最劇變化的時期,決策者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釀成嚴重後果。祖宗之法此時已顯得蒼老,墨守陳規不是答案。而倉促師法西洋的危險性更大,可令全民族瞬間陷入滅頂之災。何去何從?中華民族在急切地呼喚雄才大略!如此空前絕後的救國大任,竟落到了一個體弱多病的婦人身上,歷史真有點不公平。要知道,她的腳掌面積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大,能挺得住嗎?人民翹首以待……

中南海,瀛臺,鼓鳴三更。慈禧端坐燈前,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李蓮英進來換茶。忍不住又嘮叨起來:“主子,再這樣熬下去我可不依了。您的身子不光屬您自個兒,還屬於咱大清億萬臣民不是?真要有點兒差錯,那百姓們能饒了我嗎?”

慈禧靜靜聽他說完,輕輕說:“知道了,先下去歇著吧。”

“喳。”李蓮英嘆口氣,只好退出去。

如能做到功成名就,現在就死亦無憾,熬壞身子算什麼?從古到今,捨身而成仁的志士成千成萬。只怕我的結局還不如他們,想捨身也成不了仁。難啊,為著我全心熱愛的民族,看來還得準備犧牲個人最珍貴的名譽。慈禧看著閃亮的燈花,想著。如果依恭親王等人計,立即採取斷然措施,關閉國門,並在全國展開復禮固法運動,可以很快收攏已經有些渙散的人心,至少能換來三十年穩定。我就能全身而退,留個好名聲,讓後繼者去對付危機。但是這樣一來,大清就要再落後三十年,失掉這寶貴的三十年是致命的:到那時候連周圍的零星小國都可以如狼似虎地來欺我,中華民族可要遭大殃了。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只有死路一條。為救我中華,決不能關上國門。當然,這一來外夷會更加猖狂,內奸也有了更多的活動機會,穩定就難以保證,也許要發生新的動亂,也許要損失部份國土。我們已經落後了,為了盡快趕上,付一點學費是在所難免的。損失一點國土固然可惜,但能保證民族不會被整體摧毀,存留下來的國民的素質會有顯著的提高。少則二三十年,多則百年,重建強國的目標一定會實現。而我可就要全毀了。因為我改了祖先之法,做了大清朝歷史上頭一個開放國門的國君,犯下了萬劫不復的大忌。在目前的困境中,誰願意以“百年之後將要如何如何輝煌”來理解我呢?今後百年之內,任何損失都會算在我頭上。而到了百年之後中華發達之日,誰還願意提起我這個改革方略的早期總設計師呢?哪個當政者願意承認“中華騰飛實自百年前始”呢?除了惡名以外我一無所得,我老太婆算是躲不過也避不開,整個兒挨上了。罷了,豁出去罷,此時能決策的就是我,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畢竟,為著整個中華民族的前途,我個人算得了什麼呢?慈禧對自己說。東方微曙,萬籟俱寂。慈禧太后緩緩步出殿堂,對守侯在外的李蓮英說:“小李子,垂簾,我要下昭。”

春雷滾動了,在這廣袤而古老的中華大地上。

東方睡獅醒來,邁出了不很有力但確是十分堅定的步伐。神州大地上,展現出中華史上最璀璨的一頁:

第一座煤礦建成了!滾滾烏金湧出地面,將積蓄了億萬年的能量獻給了祖國。

第一臺高爐投產了!鋼花飛舞,拼織出象徵民族興盛的絢麗圖案。

第一間紗廠開機了!千萬紗錠飛快地旋轉,唱出中華民族的勁歌。

第一條鐵路通車了!汽笛高吼,吐出大清人民豪邁的心聲。

第一艘鐵殼輪船下水了!乘風破浪駛向萬里海疆。

第一盞電燈發光了!耀眼的光芒催開了炎黃子孫們的心花。

第一座電報局運行!紅色電波穿透重重陰霾,直達英倫三島。高鼻子的洋人嚇呆了。他們轉動著藍色的眼珠子,怎麼也搞不懂:東方那些留著長辮子,臉色土黃,一向只配抬轎子扛大包的苦力們,居然也玩起了“摩爾斯電碼”。而且玩得那麼熟練,那麼輕巧!

這真有些不祥。也許,大不列顛的末日快到了。他們無可奈何地哀嘆……

是的,洋人搞不懂問題還多著呢!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頭呢!中華民族已經站起來了,這是最基本的事實。

中華民族不僅能站起來,而且能以列強們意想不到的高速度跨入世界先進行列。西洋人從發明電燈到使用電報,用了整整十年時間。他們還傲慢地斷言:華人用二十年也休想掌握電報技術。而大清培養出來的優秀工匠們豪邁地提出:二十年?那是蠻夷們的驢式計年法,我們不受那限制。他們用實際行動回答了洋鬼子的挑釁:只用了十個月,就完成了電燈電報的獻禮工程!

一計破產,又生一計。鬼子們突然熱心地“幫助”我們制定起“發展鐵路事業總體規劃”來了。他們一口咬定:要想造火車,先要拜瓦特。他們願意協助我們以十年左右時間掌握瓦特蒸汽機高級技術,然後再開始造火車。我們的工匠師傅們看穿了鬼子們的險惡用心,對他們說了個響亮的“不”!讓瓦特蒸汽機靠邊歇著去,我們就是要一步到位,直接上火車頭。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工匠師傅們日夜苦戰,不到兩年功夫,終於讓中華一號火車頭長鳴著驕傲的笛聲,馳騁在神州大地上!正是:

中華工匠不信邪,

心中自有老佛爺。

巧手撥得車輪轉,

氣死藍眼小洋鱉。

很快地,一個新的名詞在西方流傳開來:中華速度。它使列強們感到迷惑,又深深感到不安。於是,研究中華速度的機搆在西洋各國悄然興起。他們投入大量人才,不惜工本急於弄清:究竟是什麼因素,使得中國人如此傑出?一段時間以後,他們研究的興趣逐漸地集中到了兩樣東西上:辮子與裹腳布。據他們的分析,辮子聚集了久遠的智慧,越是有悠久歷史的民族,其男性的發稍部位聚集的久遠智慧也越多,越精緻。當他們學習後天知識時,久遠智慧便要融入思維並產生奇妙的催化作用,使人的智能出現飛躍。由此發散出來的創造力當然是驚人的。歐美民族歷史較短,久遠智慧力度不夠大,故基本上要依賴後天獲得的知識。而小小的裹腳布,能使女人內斂聚功,因而特別能吃苦耐勞。實驗表明,在運動,靜持,負重,忍辱,含冤等項測驗中,除運動速度一項外,中國婦女均占絕對優勢。六個英國成年婦女的平均綜合得分加在一起,竟低於一個中國婦女的得分。

兩個重要的發現使得列強們恍然大悟,進而寢食難安。他們迅速行動,盡一切可能一定要破除中國人的優勢。於是,一時間各種妖言滿天飛,轉彎抹角地都是衝著辮子與裹腳布而來的。黑雲壓城之勢下,一些國人的思想開始動搖。時刻警覺地注視著國際風雲的老佛爺,敏銳地識破了列強的陰謀,及時向大清臣民敲響了警鐘:“當男人們開始嫌辯子礙事的時候,當女人們開始不喜歡裹腳布的時候,當中國人崇拜洋人的風氣開始孳生的時侯,就是民族蒙難的前夜。”她一再強調:中華騰飛恃正氣,決不能讓洋人的邪氣玷汙大清人的靈魂。決不能放棄具有我們中華特色的事物。要在全體國民中持久深入地進行講正氣,講辮子,講裹腳布的三講活動,讓全體國民對洋人的邪念有很強的識別力和抗禦力。

簡簡單單的“三講”,包含了多麼難得的政治智慧,體現出多麼崇高的民族英魂!祝福你,大清!有了遠見卓識的領導核心,有了億萬勤勞勇敢的人民,有了五千年博大精深的優秀文化,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你壯大前進!

發出你勇猛的吼聲吧,黑髮黑眼的醒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