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 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吳大江

 

一、民生方面

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應以民生為重,具體表現之一,就是要將國家財政的錢,最大比例地用於民生,圍繞民生來安排財政支出。社會主義國家政府應該是精打細算、艱苦奮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它們所花的行政費應該比資本主義國家政府更為低廉。然而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行政費比重,居然比資本主義國家高那麼多,請看下列網絡資料:

●各國行政管理費(或曰公務支出)在國家財政支出中的比重。

德國(1998年)2.7%

埃及(1997年)3.1%

英國(1999年)4.2%

韓國(1997年)5.1%

印度(2000年)6.3%

加拿大(2000年)7.1%

俄羅斯(2000年)7.6%

美國(2000年)9.9%

中華人民共和國(2000年)25.6%

●《學習時報》透露國內“三公”消費高達9000億元,被國內外媒體紛紛轉載。該報文章引述的數字稱,2004年,中國至少有公車400萬輛,公車消費財政資源4085億元,大約占全國財政收入的13%以上。爾後採購汽車的數量每年都在以超過20%速度遞增。與公車消費相聯繫,據各種資料顯示,全國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億元以上,二者相加總數高達6000億元以上,如果財政收入按3萬億元計算,幾乎相當於財政收入的20%左右。據2000年《中國統計年鑒》顯示,1999年的國家財政支出中,僅幹部公費出國一項消耗的財政費用就達3000億元,2000年以後,出國學習、培訓、考察之風愈演愈烈,公費出國有增無減。三者相加,總共高達9000億元。如果全國財政收入以3萬億元計,“三公”消費就消耗了其中的30%。近1/3的財政為用於吃、玩和坐車。

●國家財政支出用於教育,醫療的比列:

中國:3.8%

印度:19.7%

美國:21.5%

日本:23.3%

●深圳衛視報道:市財政局統計:2008年我市全口徑財政收入達到2800多億元,其中2000億(不超過2100億,具體數目沒記清)上繳劃轉中央政府。2008年深圳全市實現收入超過800億元,從三年前的500億連續三年實現了三級跳。

可喜可賀!在金融危機的淫危下,寰球一片焦頭爛額愁運慘霧的惡劣形式下,而深圳市財政收入連連大幅度攀升,人民政府的荷包大漲。本人作為深圳市的一名普通百姓和納稅人,感到非常自豪。同時心裡盤算起來:本人能力有限,未能躋身為“成功人士”,作為一名某些專家定義下的“待富者”,上有高堂待贍養,下有幼子嗷嗷待哺,老婆全職在家顧老攜小,日子艱難。近來危機下普遍荷包縮水,醫療、養老、小孩教育、失業裁員那都是招招致命,我的那點薪水只能聊養薄命,有點小錢也是以備不測,一直未能為國家提震內需的號召做多大的貢獻,想來慚愧。我市人民政府今年取得2800億的財政收入,應該拿出相當一塊放在社會保障投入上。咱比照西歐、北歐財政收入的45%以上是用在社會保障上的;美國財政40%上的錢用於社會保障方面;就是臨近的香港,港府下面有11個局,其中衛生福利局和教育統籌局兩個局的支出就占到香港財政的50%以上。中國是有特色的社會主義,還是初級階段,咱能理解。按照咱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解,深圳作為中國最有競爭力為富裕的城市,用於社會保障方面的投入就按鄰居香港的標準折半之後,再折一半,按財政收入的6.25%50%除以2再除以2計算,也有350億。然而經過查詢後得知,2008年,深圳市用於社會保障方面的投入為61.2億元,只占深圳市全年2800億收入的2%。深圳市民通過各種形式交納的100元稅款中,被用於老百姓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的只有2元。

二、官民比例方面

社會主義國家的主人應當是人民,政府官員是人民的僕人。主人從自己的利益的角度出發,總是希望自己的僕人能幹、精少,因此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官員應當是精簡的,而當今中國政府的官員卻遠比資本主義國家政府的官員庸腫眾多。

●中國“官員”多到什麼程度呢?最近看到一篇帖子,說中國1950年的官民比是1:600,2007年的官民比是1:26,50多年,多了27倍!

帖子說,中國每百萬美元的GDP供養39個公務員,日本每百萬美元的GDP供養1.38個公務員,以此標準,中國官員比日本多27倍!

帖子還說,中國非但官民比獨步天下,“官”“員”比更是舉世無雙。

日本首都東京,人口1300萬,GDP 1.1萬億美元,但是東京只有“市領導”7人──1名市長,4名副市長,1名議長,1名副議長;世界經濟首都美國紐約,人口1800萬,GDP 2.6萬億美元,但是只有“市領導”6人──1名市長,3名副市長,一名議長,一名副議長。

而中國鐵嶺市,人口300萬,GDP 46億美元,人口是東京的1/5、紐約的1/6,GDP是東京的千分之四、紐約的千分之1.8,但是“市領導”卻有41名,是東京和紐約的6倍──市委書記1名,副書記1名,常委11名,市政府市長1名、副市長9名、市長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協主席1名,副主席8名。就是這個市政府還有20名處級副祕書長,平均每個市長配備了兩個祕書長!

湖南小小的平江縣,副縣長多達十名;鄭州市市政執法局,居然有29位“局領導”。

三、官員的廉政方面

社會主義國家政府的官員是人民的公僕,理應要比資本主義國家政府的官員廉潔奉公,勤政為民,然而中國政府官員的貪汙腐敗可以說遍及社會的各個領域,就連救死扶傷的醫院,育人子弟的學校都腐敗重重,甚至連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防線司法系統都成了腐敗的重災區。中國的腐敗遠比資本主義國家嚴重是因為中國的腐敗是體制性的,如已被許多國家證明是世界上最有效反腐的利器“陽光法案”即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在中國遲遲不能獲得通過;如在中國“三公消費”是合法的,而這在所謂的資本主義國家絕無合法的可能性;如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占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中國官員的腐敗舉不勝舉,這裡僅以“三公消費”中的公車為例。

●“公車”,顧名思義應是僅限於公用。但目前公車的普遍現狀是領導人員用三分之一、家屬用三分之一、司機用三分之一。這種“三三制”一般人早已見怪不怪。實際上,在中國城鄉各地飛奔的許多公車,不僅僅是公款購買的私車,而且是公款僱佣司機、公款維修保養、公款購買保險的私車。

放眼望去,這道公車私用的風景線,在我們這個星球上已經是越來越罕見的稀奇景色了。

韓國首都首爾市已把“官車”數量砍到只剩4輛,市長和3位副市長各1輛。沒有緊要公務,市長也須乘地鐵上班。美國紐約市長布隆伯格、英國倫敦市長利文斯通也都是每天乘地鐵上下班。

瑞典政府高官工作時可以使用公車,下班只能開自己的私車,首相也只能開私家車上下班。瑞典警方在週末可以攔住任何公車,檢查其是否執行公務。

德國一位女議員因為用公車送丈夫到大學上班被曝光而不得不辭職。

意大利西西里島有個市長和夫人出去私人旅行,讓司機用公車把他們送到港口,旅行回來又讓司機接了一次。不料被人告上法庭。市長公車私用,補回汽油費都不行,不但丟了烏紗帽,還被判入獄六個月。

芬蘭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公車一說。除總統以外,芬蘭整個公務員系統中,只有總理、外交部長、內務部長和國防部長4個人享有固定的專用公車待遇。而且他們也只能在上班時間使用專車。親友揩油之事聞所未聞。雖然貴為一國元首,芬蘭總統常常騎自行車出門。

社會主義中國,公務員理應更加廉潔奉公。然而讓人很難理解的是,我們這裡大大小小的黨政官員,從國家級的部長到縣級的科長以及鄉鎮長,只要有條件的,都要搞上一輛專車;沒有條件的呢,努力創造條件也要搞一輛玩玩。而一旦有了專車,幾乎不言而喻就有了全天候24小時使用權、全家使用權、親友使用權、公私不分的使用權。

四、社會公平方面

社會主義國家無可非議的一個標誌是公正、公平,正義,盡力減少貧富差距,使大家都能過上幸福的生活。可由於公正、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法院也是腐敗的重災區並且不具有獨立性,因此才有了中國特色的下面現象。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撰寫的《當前社會各階層經濟狀況》(2004年)表明,500萬擁有千萬元以上財富的人(含億萬富翁),其背景基本來自三個方面:一、黨政軍高幹子女、親屬,占90%以上;二、依靠港澳或國外親屬資助者,約占5.5%;三、自身經營有方又遇到良好機遇者僅占約4.5%。

●《遠東經濟評論》2007年第4期一篇文章提供的數據:截止到2006年3月底,內地私人擁有財產(不包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超過5000萬以上的有27310人,超過1億元的有3220人。超過1億元者有2932人即超過90%是高幹子女,他們擁有大約20450億元資產,也就是說,3000名高幹子弟擁有的資產達2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5個最重要領域──金融、外貿、地產、大型工程、證券業85%~90%的核心職位掌握在高幹子女的手中。截至2005年底,高幹子女親屬僅在海外經營的中國進出口貿易每年就達1千多億美元,他們擁有6千億美元以上的財產,在海外定居的高幹親屬超過100萬,其中高幹的配偶和子女就達20多萬人。

●世界銀行2006年報告稱,中國0.4%的人口掌握了70%的財富,美國是5%的人口掌握60%的財富,中國的財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成為世界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中國“新貴家庭”(即擁有百萬美元金融資產的)數量僅占中國家庭總量的千分之一,但是卻掌控全國41.4%左右的財富。

●社科院稱上訪文化形成,“上訪村”最多聚萬人

于建嶸教授回答《南風窗》記者提問:

自上而下的壓力體制有可能誘發更多問題。我國現行信訪制度的基本特點是權力壓力型,其主要表現為兩個方面:其一是首長的壓力;其二是上級排名的壓力。但是在中央的高壓下,有的地方政府為了息訪,對於信訪公民不是收買或欺騙,就是打擊迫害,從而誘發更多的信訪案件。

五、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我綜合上面的網絡文字、數據資料後,不禁要問: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看今天社會,正應了紅樓夢裡的那句話:“真亦假來侵亦真”。你看社會主義,怎麼看都像是資本主義;你看資本主義,怎麼看都像是社會主義。

一位在中國居住了20多年的美國官員,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大約500個特權家庭的問題。這500個特權家庭搆成了一個大約5000人組成的核心體系,他們壟斷權力、形成利益集團,製造“一旦民主,就會天下大亂”的謊言,把改革變成了饕餮國民財富的盛宴,十幾億中國人民都成了這個利益集團的人質。

節選自炎黃春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