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國民革命與中華民國 專欄

 

千古聖哲孫中山

 

之一

 

袁定華

 

 

絮語

光陰似箭,歲月流逝,時光老人與歷史老人的腳步,既不因歷史在前進而加快,亦不因歷史在倒退而放慢,老人們的步伐總是依照社會的變遷而不停地運動著。快嗎?!慢嗎?!不管她是快是慢,轉瞬之間中華民族現代史開端的紀念日將至: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成功一百週年紀念日;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中華民國開國一百週年紀念日。

 辛亥革命成功,中華民國開國,是中華民族“六千年”(孫中山先生語)發展史上真正具有深刻歷史意義的里程碑。辛亥革命書寫了中華民族現代史的第一筆;中華民國開國,不僅標誌著皇權、帝制、滿清王朝的覆滅,更是從國體、政體的根本上推翻了四千餘年來由皇族一家、皇帝一人獨裁、專制的治國模式,改變了天下蒼生永遠為皇家奴僕的身份;開創了共和、憲政的新時代,開闢了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的新天地,從而黎民黔首登上國家主人的地位。這兩樁歷史大事,是特別值得今天炎黃子孫們衷心慶賀與紀念的國家大事。而忠誠的華夏兒女們又都知道:這兩樁亙古未有的歷史大事,都是由超時代的歷史偉人孫中山先生發動、領導那個時代的先知先覺、仁人俊傑們,前仆後繼、百折不撓而完成的。我們紀念辛亥革命成功一百週年、慶賀中華民國開國一百週年,自然要誠摯地紀念孫中山先生對中華民族的卓越貢獻、豐功偉績,景仰孫先生的道德人格。

中華民族有一種族群認知,即將對民族、國家做出過傑出而特殊貢獻的人物,尊稱為聖人。聖人者睿智聰穎、事無不通、修養、人格造乎至極之地者之謂也。因為他們的貢獻,別人無法替代,他們的功績惠及整體民族,而不是有私於其中的某一群體。他們的思想是要整個中華民族,人人平等,相互仁愛,決不要這一部分人去整治另一部分人。他們帶給整體中華民族的是:仁與愛。終生追求的是:公與平。他們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承前啟後的開拓者,更是繼往開來的奠基者。他們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每一次開啟新紀元的坐標與燈塔。

兩千餘年來,人們把孔子尊稱為聖人。孔子一生,有教無類,廣教學生,行“中庸之道”,懷“忠恕”之心,守“慎獨”之戒。從孝、慈、誠、信、禮、敬、學等道德準則中,充分展現出“仁”的思想境界。“己所不欲,勿施與人”。一生教育了三千弟子,其中七十二位成為那個時代的賢者,為後世樹立了榜樣。又刪《詩》《書》、定《禮》《樂》、贊《周易》、修《春秋》,創立《儒家學說》。為後世編制了修身齊家、激發善根、明明德於天下的人生程序。從而造就了中華民族淵源流長的精神文明。可謂功至名歸,被世人尊稱為聖人,當之無愧。其實,在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中,該被尊稱為聖人的人,並非只有孔子一人。孔子之前,尚有軒轅黃帝、唐堯帝、虞舜帝,孔子而後則又有孫中山。這樣歷史上出現的應該是五位聖人:

軒轅黃帝→唐堯帝→虞舜帝→孔子→孫中山

孟子曾說過:“五百年必有王者興……由周而來,七百有餘歲矣。以其數,則過矣,以其時考之,則可矣。”但是,數已過,則王未興。對此情況,孟子可能很感茫然。然而,使其更為茫然的是,自孟子以還,兩千餘年間,歷史上也不曾出現過孟子所希望的王者。在中華民族的發展史上,這裡出現了一段長長的空白,直到孫中山先生出世,才為中華民族悠久的文明史,添上了重彩濃墨的一筆。

軒轅黃帝,是中華民族由開化時代進入文明時代的傑出領袖,黃帝一生,一心為眾謀事,不曾為己謀私。帝堯時代,“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實行公共權力讓賢不傳子的制度,史稱“禪讓制”。堯到老年時將“天下”禪讓給舜,舜嚴格遵循帝堯確立的禪讓制,老年時,將天下禪讓給了禹。禹臨終時打算禪位於伯益,禹去世後他的的兒子啟卻奪取政權,開了“天下私有”的先河。傳子不讓賢,天下為一家所獨有,從而開始了家天下、世襲制。一“世襲”就“世襲”了四千多年,直到末代王朝、末代皇帝宣統小兒溥儀宣布退位,家天下的國體、政體才告結束。

在“家天下”的歷史歲月裡,人們為了爭奪江山社稷,你今天起兵、造反!他明天又造反、起兵!四千多年的歷史歲月,“江山社稷”在二十幾個家族之間,你爭我奪,殘烈廝殺,攻城一戰,殺人盈城,攻野一戰,殺人盈野。奪得江山,登上龍位,便稱太祖高皇帝,丟掉社稷,失去龍椅,即淪為亡國君。每次皇權易手,舉國上下無不滿目瘡痍。從邦國時代到帝國時代,興亡盛衰,周而復始。這一歷史怪圈,重復循環了四十多個世紀。最終能奪得江山社稷,建造輝煌家廟、陵寢者,也不過二三十個家族,黃袍加身、君臨天下、稱孤道寡、自命真龍天子者也不過二三百個皇帝。四千餘年的歷史時空,天下蒼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何止億億、兆兆,然而,卻無一不是這二十幾個家族、二三百個皇帝的家臣奴僕!你看: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在號稱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中,百分之八十的歷史歲月,老百姓過的就是這樣的日子!悲哉!家天下!哀哉!江山社稷私有制!在這樣的歷史環境裡,自然不可能湧現出改變歷史走向的聖者。

歷史老人與時光老人的步伐,總是一往無前,從不停歇。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在兩位老人的步伐節律中,只不過是在歷史大潮中逆水行駛的一葉小舟,不進則退。

英國《大憲章》誕生、英國《權利法案》確立、法國《人權宣言》公布、美國《獨立宣言》問世,隨著這幾部劃時代歷史文獻的產生,天賦人權、自由平等的思想,在西方率先興起,激起一個又一個的民主浪花,進而匯成人類社會發展方向的時代潮流。英國實現君主立憲、法國確立民主共和、美利堅合眾國宣布獨立,遂搆成人類社會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的歷史走向。這就是孫中山先生所說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

中國處於滿清王朝的統治之下,鴉片戰爭戰敗了,割地賠款,開放五戶通商口岸,天朝的國門從此洞開。列強接踵侵入,滿清王朝同列強每戰必敗,賠款、割地、簽約,簽約、割地、賠款。從1842年8月29日簽定第一個《中英南京條約》起,直到滿清覆滅,前後近七十年間,同英、美、法、俄、德、意、日、奧、葡等入侵者先後簽訂了三十多個賣國條約。為了維繫日暮途窮、江河日下的獨裁統治,什麼國土、主權、利益、關稅、法權,沒有滿清政府不出賣的,所謂寧與外人弗與家奴。

積貧積弱的末代王朝,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在西方,人類文明跨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時代,面對西方人類文明的進步,東方諸國怎麼辦?古老的中華民族怎麼辦?中國向何處去?總不能依然沉淪在萬歲萬歲萬萬歲的歷史怪圈中!這一歷史課題擺進了炎黃子孫的議事日程。

世界的東方面對國際大潮,日本急起直追,明治維新成功了,花費不到三十年的時光,跨入了世界列強的行列。

滿清王朝在內憂外患日益加劇的情況下,當時的有識之士者,開始思考如何“富國強兵”的“救國方策”。(所救之國自然是滿清王朝。那時所謂的“中國”就是“滿清”,“滿清”就是“中國”,二者是混在一起的)

林則徐是放眼看天下的第一人,容閎是出國留學、學成歸來的第一人。

林則徐的好友魏源,受林之託寫成《海國圖志》,提出“以夷攻夷”、“以夷款夷”,和“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觀點;容閎根據自身經歷提出:通過派人出國留學,接受西方文化的教育,回國圖新,中國或許可以再生,變得文明而強大。之後的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張之洞、袁世凱等所謂的洋務大臣們,舉著“自強”“求富”的旗幟,高呼“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洋務運動。辦郵電、修鐵路、開礦山、辦工廠、造船舶、練新軍、廢科舉、辦新學、創建同文館,等等等等,熱鬧非常。因為他們都是滿清王朝家天下體制內的官員。所以無一人能、更無一人敢著眼於國家制度的更新。雖然有了電報、有了鐵路、有了大樓、有了工廠、有了銀行、有了新軍、有了水師……一場甲午海戰,敗於剛剛跨入列強行列的日本,水師全軍覆沒,表明洋務運動的失敗。

洋務運動救國無效。在康有為、梁啟超的鼓動下,為了遏止腐朽衰敗之勢,挽救即將走向滅亡的窘況,1898年,光緒皇帝緊鑼密鼓地實行了戊戌變法,又稱百日維新。但是,這場意在實行君主立憲的變法運動,立即被慈禧的“戊戌政變”所扑滅。專制獨裁的皇權帝國進入絕境。四萬萬華夏同胞身處水深火熱之中!

孫中山滿懷救國、救民仁愛之心,從“醫人”走上“醫國”的道路,放棄“懸壺濟世”獨善其身的安逸生活,踏上舉旗造反的艱辛征程。遙望中華大地,四萬萬炎黃兒女,為官為宦者以及出國留學,學成歸來的莘莘學子,在滄海桑田的歷史變局中,誰能真正感悟世界局勢的發展變化?誰能找到救國救民的正道?唯有孫中山先生獨具慧眼,洞察世界潮流;把準了滿清王朝的脈搏;找出了中華民族的病源;診透了中華帝國的病根。病源:家天下、世襲制。病根:公權私有、專制獨裁。針對病根、病源,規劃、設計出了一套拯救國家民族、強國富民的方案與程序。

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孫中山在檀香山倡議成立興中會。在會員入會盟書中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的口號,豎起了革命大旗。並將革命目的向國人一一闡述。

孫先生在《中國同盟會方略》中說:

我中國開國以來,以中國人治中國(即以中國人的思想道德治中國),雖間有異族篡據,我祖我宗常能驅除光復,以貽後人。惟前代革命如有明及太平天國,只以驅除光復為自任,此外無所轉移。我等今日與前代殊,於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之外,國體民生尚當與民變革,雖緯經萬端,要其一貫之精神則為自由、平等、博愛。故前代為英雄革命,今日為國民革命。所謂國民革命者,一國之人皆有自由、平等、博愛之精神,即皆負革命之責任,軍政府特為其樞機而已。自今日起,國民之責任即軍政府之責任,軍政府之功即國民之功,軍政府與國民同心僇力,以盡大功。特以今日革命之經綸暨將來治國之大本,布告天下: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

人類自進化以來,無論東方或是西方的學者,都很注重對“天”的研究,尤其注重研究“天”與“人”的關係。中華帝國,歷史悠久,有今有古,古今傳承,綿延數千年。前代學者對“天”與“人”的關係的研究尤為深刻。“天人合一”、“天人感應”、“天人相應”的結論,案牘有文獻傳世,民間則口口相應。唯獨研究不出西方人研究所得的結論來。西方人研究“天”與“人”的關係,所得出的結論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但只知人家將其最重要的結論昭告於天下:“天賦人權,人人生而平等!”於是“自由、民主、博愛、平等”的思想由是而生。據此認知泰西諸國誕生了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社會制度。

孫中山先生自幼在海外讀書求學,全面接受了西方文化的教育,對西方國家的政治制度、社會管理、官吏作風有著深刻的感受。他認為民主的政治制度、良好的社會管理、廉潔的官吏作風正是世界列強其所以成為世界列強的根本原因。孫先生號召天下人奮起革命時,就是要效法泰西諸邦,在古老的中華大地上,創建起文明的社會制度來。

孫中山當年的革命行動,可說是書生造反,文人起兵!然而,義旗一舉,天下影從。先烈們高舉孫中山的革命大旗,慷慨赴義,殺身成仁,一次次起義,十餘年時間,即將歷史倒寫、乾坤翻轉!孫先生何以有如此巨大的號召力呢?無他,唯有造乎至極的道德人格,及滿腹至誠無息的人品。

 

 

孫中山人格的三大特徵

1、孔氏傳人:以仁、義、禮、智、信為做人準則,懷仁愛天下為己任。

2、基督信徒:洗禮入教,深諳教義,終生以自由、平等、博愛的胸懷為國是奔忙。

3、洪門大哥:幫會弟子,行俠仗義,替天行道,江湖豪俠之氣聚於一身。

孔氏學說,是一門研究人性如何止於至善,為人性斧正、糾偏的學說,它教人格物、至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終生行於正道。但是,在現實社會裡,絕大多數人的人性,則是處於因時勢、境遇變遷而不斷變化的動態之中,此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然中山先生則否。其品節人格中正不二,終生如一,可謂千古一人。從先生一生對共和民主的執著追求,可見先生人格的本色。對開國、立法、護法、救國事業,雖坎坷曲折,困難千般,但先生義無返顧,百折不撓,雖千難萬險,而矢志不移,恆心若東嶽,毅力如泰山,一往直前,從不言敗,無人出其右者。臨終前仍念念不忘:和平、統一、救中國。和平統一不僅僅是孫先生一人的心願,同樣是所有華夏子孫的共同心聲。“救中國”三字的意義就更加深遠了,孫先生在世時的中國需要救,孫先生逝世後半個多世紀的中國需要救,而當今的中國更需要救,而且需要快快的救!

二十世紀末葉,北京CCTV製作了五十九集電視連續劇《走向共和》,重現了中國近、現代史的交接與現代史開端的歷史進程。編劇張建偉、盛和煜先生在《第44集》中特為楊度、袁世凱兩人安排了一段關於孫中山的對話,意境極為深刻、高遠:

……

袁世凱:唉對啦,皙子,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認識孫文嗎?

楊度:豈止認識,知之甚深。

袁世凱:這個人真是個謎呀,你看他,一回國就把自己弄個臨時大總統,明擺著是與大清決戰的架勢,你說,你說他真有這個實力嗎?

楊度:他不在乎有沒有實力。

袁世凱:啊?你…你說什麼,他不在乎?要打仗,要改朝換代,靠的就是實力呀!

楊度:從甲午年間起,至今十六年,他一次又一次地舉行反清起義,哪一次是有實力的?可他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起義,搞了十次,慰廷啊,你不能說他沒有成功吧!

袁世凱:啊……是啊…是啊,就是這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你說,他到底是個什麼人物?

楊度:表面上看,不過一介書生。可成百上千的精英人物都跟著他,千難萬險,矢志不移,你說他會是個什麼樣人?只有一個誠字可以聚攏人才,只有一個公字可以號召天下。慰廷啊,此人真誠得能讓你掏出自己的心窩,此人永遠一秉大公,心中決無一毫私念。

袁世凱:哈……,皙子,言過其實了吧。你說他沒有一毫私念,這怎麼可能嗎!就說他當總統這件事,很難說就沒有私心。

楊度:我敢保證他沒有私心。曹操當年已是魏王,距離皇位只有半步之遙,可他就是不邁出這半步,慰廷啊,要叫我說,曹操不稱帝才是有私心。他怕後人說他篡漢,是亂臣賊子。孫文沒有這些顧慮,他的理想是創建共和,有了機會,他就把共和國建立起來。這是執著。你頂多可以說他沒有實力,不合時宜,但你不能說他有私心。

袁世凱:敢想,敢幹,我不如孫文哪!

孫中山先生以職業革命家的身份,為民族、民權、民生事業奔走四十餘年,積勞成疾,於1925年病逝於北京,享年六十歲。在中華民族的發展史上,生活了整整一個甲子的時光。一個甲子在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裡,轉瞬即逝,太短暫了。孫先生卻不因短暫而虛度,他的生命是劃破華夏夜空的閃電,是驚醒東方睡獅的驚雷。

孫中山先生六十年華,正是一個甲子的輪回。民間有個說法:天下事似無定數,又有定數。這是老百姓從無數的歷史事實中得出的結論。又說:五年一小數,十年一大數,三十年一個小輪回,六十年一個大輪回。這也是老百姓對歷史觀察的結果。民眾對社會的這些觀察結論,具有真知灼見。我們細細品味,不難從古今中外的歷史庫存中,為其找到恰當的注腳。

華夏文明史展現為六千年,恰為一百個甲子輪回。孫中山先生享年六十歲,恰值一個甲子,是一百個甲子大輪回中的一個,正是孫中山先生的這一個輪回,用他的生命之劍將中華民族自夏朝以來四千餘年的歷史劈為兩段:之前的:公權私有,帝王獨裁的專制時代;之後的:天下為公,主權在民,民主憲政的共和時代。孫中山先生的南京三月,404份文告,遂成為中華民族歷史發展中的分水嶺。先生在南京三月,九十一天的臨時大總統任上,從國體、政體的根本著手,開創了中華民國。

“夫孫逸仙者非他。蓋數百年不世見之偉人也。惟其不世見,故其一切志趣、智慧、學詣、事功、勳業常含超時代性,即其歷史之價值與後人之景仰,亦惟以超時代性衡量之,始能見其真際而達於永恆之域。”(注:吳相湘著《孫逸仙先生傳》跋

孫逸仙先生的降生,是中華民族之洪福。上蒼在賦予孫先生的稟性中,為了中華民族的未來,特賜予了孫先生許多超凡的素質,概括起來,大概有如下幾個方面:

一、超凡的革命胸懷

二、超凡的軍事思想

三、超凡的開國理念

四、超凡的政治智慧

五、超凡的建國方略

六、超凡的剛毅性格

七、超凡的人生哲學

八、超凡的道德風範

正是這八個方的超凡天賦,搆成了孫先生的超凡人格,超凡入聖,因而為孫先生鋪就了通往聖賢的道路,奠定了走向聖哲的基礎,成就了孫先生成為中華民族“千古聖哲”的正果。

若干年來不少人把秦始皇吹捧為“千古一帝”,也有人把清康熙也吹捧為“千古一帝”的。從歷史學的角度作思考,秦始皇也好,清康熙也罷,他們對中華民族歷史的作用,與孫先生無法相比,有著天壤之別,不可同日而語。其根本分野在於:前二人之一生奮鬥是:為私、為己、為家族,行專制、行獨裁。而孫先生之一生奮鬥是:為公、為民、為天下世人,行共和、行民主。對孫先生沒有充分認識的人們,只知秦始皇的統一六國,康熙大帝的除鼇拜,定三藩,收復臺灣,拓疆擴土,而不知孫先生推翻專制、開創共和的歷史意義是何等的深遠,所以用“千古”二字來讚譽秦始皇,歌頌清康熙,以使人們感受他們事業的偉大。這可以說是政治觀念的一大糊塗,修辭學上的一大笑柄。因其違悖了“實至名歸”的原則。

孫中山先生的一生,是一往無前的一生,是百折不撓的一生,是轟轟烈烈的一生,是翻轉乾坤、改天換地的一生。是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向何處去的一生。的確,孫先生的一生,功勳卓著,前無古人。但細細想來,這轟轟烈烈的宏偉事業、豐功偉績,不妨用“求學、覺悟、革命、開國、立法、護法、著述、救國”十六個字來做一總體的概括。

 

2009.6.29於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