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正氣 邪氣

行易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文天祥寫《正氣歌》,道盡了人間正氣的表現,而這正氣實際上就是社會穩定、天下太平的保證。數千年的正氣、道德一以貫之,這一點中外皆一。不過,既有正氣,就有邪氣,這邪氣是專制橫行、道德沉淪的原因。當邪氣盛行的時候,社會就沒有正義、民生凋敝,產生動盪不寧的末世景象。

 軍閥的邪氣

 中華民國是在與專制帶來的邪氣的爭戰中產生,建立以後,仍然免不了邪氣的重重包圍。因此,民國上演了激烈的正邪之爭,但邪詐之人,往往喬裝為正,把局面攪渾,使觀者眼花繚亂,作出錯誤的判斷。不談馬列歪說支撐的暴力反叛運動,缺少文化的某些軍閥所為,也表現出邪氣的濫觴。著名歷史學家費正清說過,馮玉祥是“軍閥道德墜落的象徵”。此話不是空穴來風,馮玉祥是著名的“倒戈將軍”,每每臨事生變,舉止毫無信義可言。後來又不顧部從的反對,悍然發動反政府“中原大戰”,實可以叛國罪論處、查究。這樣的軍閥,深得中共歡心,也是臭味相投。馮為中共所青睞、所美化,可以說一點也不出人意料。事實上,缺少正氣和忠心的人,往往表面上有一臉、一身“正氣”,骨子裡就壞著詭詐和兇險,能使人中圈套而不自知。撲朔迷離之中,正邪有時並不容易分辨,需要見識和智慧,當然,最為需要的,還是內心常存的正氣。

馮還常常淪作外國勢力侵略中國的工具。當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時,有日本人的手運作其間,馮此時為日本人所利用。那個年代,日、蘇兩國均插手中國事物,成為明爭暗鬥的死對頭。兩年之後,馮又淪為了蘇聯人的工具。據解密的蘇聯檔案透露,馮軍炮擊大沽口事件,其實就是蘇聯借馮對日本人的一次試探。炮擊大沽口引發了其後的“三一八”慘案,被蘇聯目為“日本代理人”的段祺瑞因此下臺,遂了蘇聯人的一樁心願。後來,蘇聯還送給馮一萬八千支步槍、九十挺機槍、二十四門大炮,以及十多架飛機,此“禮”不可說不厚,目的是讓馮發動“革命”。(炮擊大沽口等史料見李潔著《文武北洋》)

“三一八”事件發生之時,馮的部將鹿鍾麟負責當時北平的治安和城防,不管怎麼講,鹿對此事負有直接責任。“三一八”事件以後,當時的北大校長傅斯年曾對鹿鍾麟說:“從前我們是朋友,可是現在我們是仇敵。學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殺害了他們,我還能沉默嗎?”(楊開亮《我的人性善惡觀》)但是,鹿鍾麟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全部推給了段祺瑞。這與蔣介石幕僚楊永泰的行事為人大相徑庭。當年江西“剿匪”期間,楊提出“三分軍事,七分政治”的對策,使中共喪失招架之功,所謂“中央蘇區”徹底覆滅。在“剿匪”之初,國軍曾屢屢不利,不少將領、官員受到責罰,一些人遷怒於楊。據記載,“祕書陳方為了替楊永泰辯白,不得不出示蔣介石的‘手令’給軍官們看,藉以說明真相。楊永泰得知後,嚴肅地對陳方說:‘讓他們恨我好了,中國沒有楊某毫無關係,卻不能沒有委員長,他是全國領袖,威望不可損傷,做幕僚長就是要替長官任勞任怨,而不能功則自居,過則推諉。’”(商豫《蔣介石軍師楊永泰被刺懸案》)足見楊永泰的人品和正氣。

鹿鍾麟這樣的無德軍閥,卻被毛澤東看中,欽定為所謂“國防委員”。 “三一八”慘案事發之後,段祺瑞的長跪不起,以及後來因此事持守齋戒,或許可算是尚存的正氣一點流露吧。

 軍閥之間直接的槍決和“行刑”,更是邪氣沖天。馮玉祥的舅父陸建章,曾任軍政執法處處長,此人殺人如麻,有“陸屠夫”的渾號。尤其令人恐怖的一手,是他請人吃飯,然後在送客時從背後開槍將人擊斃。因此,他的請柬被時人稱為“閻王票子”。這個人後來因直皖政爭被徐樹錚擅自殺死,據說段祺瑞派人阻止不及。馮玉祥的反應是若無其事,還“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幾項加官進爵。但是,事隔七年之後,馮玉祥突然令人將徐樹錚處決。不管是徐樹錚還是馮玉祥,這樣擅殺高級官員,都是奸人無法無天的行為,進一步損害和侵蝕了當時軍閥治下已經比較脆弱的法制。(史實見丁中江著《北洋軍閥史話》)

必有正氣上揚的黎明

 某些軍閥和中共在邪氣上並無兩樣,只是中共工於掩蓋和修飾。近世邪氣的大宗和彙集,還數中共勢力。對合法政府的反叛和顛覆活動,顛倒是非、混淆黑白,使用欺詐和暴力手段,骨子裡的動力只是私欲膨脹。反叛勢力還擅長於惡意濫用“自由”,用謊言操縱某些輿論。大陸淪陷前夕,那裡就沉浸在某些虛謊的輿論和情緒之中,國府被刻意抹黑了。利用“自由”來說謊和行惡,這種“自由”當然不是真正的自由,實際上是對自由的破壞和踐踏。所謂歷史唯物主義理論,只能成為不法勢力“論證”自身合法性的謊語,說是“論證”,不過是誆人而已。

大陸淪陷的時候,就已經預示了如今的黑暗情形。不法之徒既然得逞,幾十年“唯物”的日積月累,必然形成當今大面積壓迫和掠奪的局勢,小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哪裡能夠喘得一口氣。邪氣籠罩大陸,正氣消失,出現普遍的道德淪喪一點也不出人意料。可見,當年在大是大非面前,人們應該放棄自私的打算,力挺正氣、消除邪氣,否則真的後患無窮。如今大陸百姓生活之艱難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當然,最黑暗的夜晚,正預告了否極泰來的黎明。近來,山東東明起義了,湖北石首民眾也起而抗暴了,大陸各地年年都有數以千計的反抗行動,這怎能不令人想起百年前辛亥年間的武昌起義呢。

當邪氣占壓倒優勢的時候,就會全面控制輿論,自稱為正義的代表,說什麼這是正義的勝利,如大陸淪陷後的情景。歷史上,邪氣占上風的時候,時有出現,因各種原因,許多百姓或許一時並不站在正方,以後必然醒悟。在歷史的重要關頭,不少知識份子也會陷入迷惑,甚至助紂為虐。但是,以長遠的視野來看,正氣一定會壓倒性地占上風,取得最後的勝利。經過近百年苦難、曲折,明眼人已經看到,中華民國的自由、民主之路,才是康莊正道,表現的是千百年來一以貫之的正氣。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