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國時代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民國離開大陸60年祭

  輿

六十年過去了,絕大多數大陸人都不曾了解我們這個民族曾經擁有那樣一個時代。

在那個時代,大城市的報刊亭里可以找到與美國同步發行的《時代周刊》,報館和出版社幾乎都是私營的,誰想動報館的稿子,報館就敢給你開個大天窗;在那個時代,文人很精貴,教育很有地位,老師很有體面,大學教授一個月的工資買所宅子都富余,即使在艱苦卓絕的抗日時代,教育和文化的發展也沒有停下腳步,仍創造了西南聯大的奇蹟,為華人帶來諾貝爾榮譽的楊振寧與李政道都出自于此,而替中共搞出“兩彈一星”和“胰島素合成”的人也出自于此;在那個時代,先知先覺的英雄們不惜性命,屢僕屢起,革命成功後功成身退,孫中山搞護法還不忘拖著個非常國會,蔣介石更沒忘“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的承諾,1948年在戡亂的危難時刻還一力推行憲政,而在台灣,中華民族的一支終于迎來自由和民主,富裕和強悍。

再看看現在,我們用的是“簡化字”,但學校里培養的不是人才而是劈柴,大多數大學生寫不清楚一篇百字作文,憲法上寫著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但可笑的是全國沒有一家私營的出版社和報社,大佬卻可以信誓旦旦地宣稱,絕不照搬照抄西方的政治制度。是呀,他們有那樣一個先進的制度,別的自然都是了。他們太偉大,太光明,太正確了!

但我要說的是,1911到1949的民國,那才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就自由、多元、燦爛、精彩程度來說,是兩千年來惟一可以與春秋戰國相媲美的偉大時代。可惜的是,它在大陸夭折了。原因除了蘇聯的惡意、小人的折騰,就是那個時代太自由了,像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誤走妖孽,但說到底,惟一的原因,是中國人還不配享受這自由!我們這幫活該!一些人利用那個時代所賦予的自由,成就了魔鬼的事業,但他們的所作所為僅僅是為了把人民帶入地獄。

偉大的民國時代!嗚呼,尚饗!

         (改編自和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