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國共內戰,共產黨 究竟推翻了什麼?

 

鍾孝義

 

關於國共內戰,一個常見的言論就是國民黨腐敗無能,不得人心共產黨得到了人民的支持,共產黨的勝利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事實真是這樣嗎?按這樣的邏輯,當年蒙元滿清入主中原也是人民的支持,人民的選擇嗎?

且不論共產黨用了什麼卑鄙的伎倆騙取貧農支持,且不論共產黨從蘇聯得到多少援助打內戰。單單就國共內戰的結局,就很值得國人在六十年之後深思一番。

國共大戰一場之後,共產黨僅僅是推翻了國民黨的統治嗎?事實上,1946年聖誕節,中華民國憲法在南京通過,中國的第一部民主憲法誕生。美國國務卿馬歇爾讀完這部憲法之後稱讚道,這部憲法的主要方面與年初的政協決議相符,是一部民主憲法。而馬歇爾更認為,共產黨拒絕承認這部基於國共兩黨政協決議的憲法,是極為不幸的事情(參見馬歇爾1947年離華聲明)。事實上,這部憲法完全否定了一黨專制,肯定了民主和自由,即使到了今天仍然在臺灣適用,連未參加六十年前制憲的臺灣民進黨也沒有說這個憲法獨裁。

1947年11月21日,中國按照民主憲法開始了第一次普選。全國1.65億選民參加投票選舉了3045名國民大會代表,這些代表於1948年集會選舉了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加以1948年的立法委員普選,中國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那個年代的直接民選還不成熟,但是這畢竟是一個民主的果子,雖然還青澀,只要經過一段時間,它就會成熟。

民選開始之後,如果國民黨不得人心,人民完全可以把它用合法的方式選下來,就跟2000年的臺灣人民一樣,用選票讓國民黨下來。有了普選,任何冠冕堂皇的革命口號都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因為人民可以合法地變更政權,共產黨有什麼理由革命?

你可能說,國民黨在操縱選舉。問題在於,不管當時的選舉是否公正,至少直接選舉的框架有了,公開競選在法律上得到了保障(當時的《選舉法》要求保障公開競選),任何不公正的現象都可以有糾正的機會,有完善的空間。嬰兒出生的時候都不完美,難道你就要把它掐死嗎?更何況,當時的候選人,可以500選民聯署推薦產生,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聯署候選人;而且整個投票,唱票都是公開的,哪怕存在舞弊,當時大量的獨立媒體如《大公報》,《申報》都在獨立報道揭發,選舉的公正一定能夠逐步得到保證,最終達到完美。你共產黨還有什麼理由顛覆這個民主制度呢?反過來,你共產黨整天喊著“讓不民主的制度死亡”,你執政之後到底建立了一個什麼制度呢?

更讓人感動的是,當時蔣中正在選舉前的國民黨內部談話裡面,曾明確表示希望國民黨候選人越少越好,最好只有一半,把另一半讓給其他黨或者無黨派。為了讓無黨派得選,蔣中正帶頭選舉無黨派人士化學家陳裕光。

說完了這些,我想大家也都明白了,到底共產黨推翻了什麼?如果共產黨僅僅推翻了一個國民黨,而保留了民主的憲法和全國普選,那中國大陸少一個政黨又何妨?但是共產黨在推翻國民黨的同時,把民主憲法,把全國普選,把自由獨立的媒體都消滅了,把中國大陸返回到了滿清時期。全國普選沒有了,民主憲法被廢除了,自由媒體消失了,連宗教信仰都受到限制迫害,難道你共產黨的所謂民主就是讓人民噤若寒蟬,忍聲吞氣地接受你的萬年獨裁統治嗎?

退一步,就說當時國民黨腐敗又有何妨?人民有了選票,有了民主憲法,可以合法地讓他下臺啊!臺灣人民不就是這樣做的嗎?人家國民黨再腐敗,再不得人心,人家有膽量進行光明正大地公開唱票公開普選,讓老百姓投票選執政黨,可是你共產黨喊著民主的口號,這麼“得人心”,為什麼不敢參加競選呢?你共產黨打著聯合政府的旗號,最後建“國”之後又幹了些什麼?

國共內戰,最大的悲痛在於,中國大陸不僅失去了國民黨,更失去了實現民主的最佳機會,又回到了極權主義深淵。這才是中華民族的最大悲劇。中國人民對歷史的反思,不應該僅僅停留在六四暴行,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或停留在反右運動上,還應該上溯到共產黨的發家史。仔細想想共產黨究竟毀滅了什麼,又給中國人民帶來了什麼。     

(改編自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