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國憲法意識形態背景

 

 

 

五權憲法(1947年憲法)的規定和其他民主國家稍有不同,如果對照美國,中華民國之國會當為立法院(眾議院)和監察院(參議院)。當然,也可以將國民大會稱之為國會,但此會雖說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和最高民意機關,卻並非常設機構,每6年方才召集會議一次,主要作用就是選舉總統(副總統)和依照立法院提案修正憲法。1946年初,張君勱在政協制憲(即修改1936年五五憲草)的時候,第一條就是將有形國大改成無形國大,其實就是無限期擱置四大民權,形成“精英政治”,這個提議得到周恩來的誇獎,連聲“佩服”云云(梁漱溟回憶)。這一違背總理遺教的意見被國民党的六屆二中全會堅決否定,張君勱也覺得不妥,因為這樣總統和憲法都出自立法院,畢竟過於漠視民意,體現不了人民群眾的意志,因此後來又改了回來。解釋一下,我國憲法中的“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這一規定有兩層意思,核心是規定了中國的國體為“民主共和國”,而“三民主義”一詞是指出了中華民國的成立由來和歷史源流,但不是一種強制性的意識形態要求。因此,切不可認為中華民國的國定理念為“三民主義”,這一點請諸位明察。

民主國家的憲法中設立“國教”或是官方意識形態是違反基本憲政原則的,自然也是違背自由、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觀的,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不會犯這麼重大而可笑的錯誤。須知,該憲法的制定者不是蔣介石和國民黨中央,而是梁啟超的弟子、民主社會主義者、著名的憲政學者張君勱。三民主義理念及其具體操作工具已經溶入憲法和民國政治、經濟的方方面面,這一點說得不錯,但事實上,按照憲政文本詮釋而言,1947年憲法的確沒有寫明國定的意識形態。這從憲法序言中也可以看出:“依據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我們分析一下,“依據”云云,只是虛晃一槍,也僅僅是點明中華民國為孫文創立,因為這是無可辯駁的歷史事實,但“鞏固國權”這4個字,耐人尋味,因為眾所週知,國民党聲張“民權主義”,一貫反對精英政治和國家至上,而國家主義反而是當時由精英階級、知識分子組成的青年党(國家主義党)和社民党(社會主義党)的一貫思想。

為何說蔣介石是個偉人?不僅僅指他忠於國父手創之三民主義和建國方略,而是他能夠時時突破党派地域利益、意識形態局限和功名利祿心態,而以人民、民族、國家的長遠福祉為重,為了抗日獨立而不惜再度“聯俄容共”,為了國內和平而不惜多次下野,為了民主憲政而不惜修正孫文遺教,這幾點都是常人很難打通和做到的。因此,我們方可以公正地說,蔣介石不僅是三民主義者的党魁,更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也是所有愛國華人的真正領袖。

現在很多網友動員戡亂時期“國統區”百姓的反政府示威活動指責國府,其實,我認為反對政府是公民的天賦人,我們的憲政理想無非是將統者裝進籠子裡,命令他勤勤懇懇地為咱們幹活,不會搶劫、盜竊或耍賴。蔣介石1946年11月在制憲國大的一番講話令我至深感動,他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但是那種受人誘惑、指使和裹脅的反對行為不在此列。我十分尊重青年黨和社民党這兩個反政府社團,為民請命、仗義執言,又明白事理、謹守民主程式──他們才是真正的“民主党派”。

當時的確是國民党主導政權,但是民主聯合政府中還有青年黨和民社党。青年党起源於1920年代初期的巴黎,親北洋反孫文,一直是國家主義者的秘密社團,在抗戰時期才浮出水面;青年党當年在巴黎和共產國際旅歐華人支部的鬥爭不是什麼秘密,中黨史都有記載,他們開會時時互相踢館,甚至有開槍殺人的事件(當時國家主義者也很極端)。那會兒叫做“醒獅派”和“國際派”的鬥爭,都算作是周恩來早期的革命業績。後來青年党發展非常順利,1945年已經有黨員20萬人,成為全國第三大党。民社党的前身是張君勱的國社党,再之前就是梁啟超的進步党,其本源就是康梁之反對孫文的保皇党,政治資歷非常綿長悠久,尤其得到知識分子的青睞,是國民党的天敵。這兩個党在意識形態上完全不是三民主義一路,老是搞得孫文和蔣介石頭痛萬分,如果他們也同意了國民党的決策,那麼只能證明這個決策本身並不僅僅是一党意志,已經是全民心態了。

 

摘自美國中文線上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