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祭大陸淪陷願民國重光

 

歲月如梭,中共竊據大陸建立極權統治已六十年之久。山河變色之時,不知多少善良的民眾誤以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迎接他們的,卻是血雨腥風。六十年間,沒有外患內憂,更沒有大規模的外國入侵和國內戰亂,“人人聽毛主席話,個個跟共產黨走,全國人民都歌唱社會主義好”,但是,社會和平與人心“壓服”,於中共卻不是國家發展的保障,竟可以使它肆無忌憚和持續不斷地殘害人民,禍害中國。前三十年,中共或直接鎮壓廣大知識分子,或製造“人禍”導致數千萬餓殍,或挑動人民互鬥或撕殺;中共導致的和平時期非正常死亡可謂人類歷史上的極致,且不論不計其數的蒙冤者忍受的折磨和失去的青春。縱觀歷史,禍國殃民、倒行逆施者,莫過之哉。悲哉,中國!

後三十年,中共雖然在表面上放棄了毛澤東的瘋狂殘暴統治,但在政治上始終堅守所謂四項基本原則,其堅持一黨專政和妄圖永遠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欲望沒有絲毫改變。所改變者,不過是從“抓權”走向了“既要抓權專制、又要抓錢自肥”而已。在經濟上,中共雖然發動了酷似晚清“洋務運動”的改革開放,實行專制改良型經濟,力行“權貴資本主義”,從中獲利的,自然只有共產黨的權貴和附庸於共產黨顴貴者,或與共產黨顴貴有利益勾結者。多數民眾付出辛勞換回的收入極其微薄,社會貧富日益懸殊,黨民對立愈加嚴重,馬列王儲胡錦濤上台以後對人民鎮壓的暴行日益加劇。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摧毀了傳統社會道德體系之後建立的共產意識形態早已崩潰,取而代之的是赤裸的和骯髒的拜金主義,中國大陸物欲橫流、道德淪喪,所謂“全社會腐敗”,即使當年那些被馬克思稱之為正在進行所謂“早期資本積累”的歐洲國家,也只能對它望塵莫及,那裡畢竟有信仰和道德的平衡作用。哉,中國!

令人欣慰的是,並非所有的大陸人民都自甘墮落或聽任中共洗腦。本刊收錄的大陸人民沉痛悼念大陸淪陷之祭文,就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呼聲:還我民國!中共在大陸推翻的民國,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國度?她不是完美的,但她是進步的,與中共相比實乃天壤之別;中共在我中華民族世仇大敵――前蘇聯的直接扶植和指揮之下,利用民國艱難進步之中的某些缺失,藉助謊言和槍炮在大陸取而代之,是中國歷史的最大不幸。

尤其需要著重指出的是,中共竊國之前,中華民國已經制定了民主的憲法,走上了憲政的道路。為此,本期雜誌以“民國憲法和法統”為第一個欄目。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非但不完全是執政黨國民黨的作品,而且主要由與國民黨政見不同的民社黨成員張君勱起草,並在政治協商會議上經歷了多黨討論;國民大會通過的憲法條文,基本來自政治協商會議提出的草案,略有改動之處亦屬改進與完善。張君勱先生所著《中華民國民主憲法十講》深入探討了憲政理論與民國憲法的精義,我們擇其精要刊登於本期雜誌,望讀者細讀。我們提倡在中國大陸重建民國,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而是因為這部民主的憲法而獲得其基礎與內涵。民國憲法所建立的法統,在臺澎金馬綿延至今,開花結果,但臺灣缺乏足夠的實力與中共抗衡,我們只希望臺灣保持住民主的火種,而不要對中共“一廂情願”。中國大陸民主化的艱難事業,靠的是大陸人民的覺醒與奮鬥;民主憲政的大中華民國,就是我們奮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