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他們是公務員,不是人

 劍中

 舉國關注的“鄧玉嬌刺死官員事件”,以鄧玉嬌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起訴告一段落。6月5日下午,鄧玉嬌的辯護律師收到巴東縣法院依法送達的起訴書。檢察機關認為鄧玉嬌具有防衛過當、自首等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的情節。

警方從5月18日以“涉嫌故意殺人”刑拘鄧玉嬌,到26日對鄧玉嬌變更強制措施,由刑事拘留改為監視居住,

再到“防衛過當”的偵察結論,最後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起訴鄧玉嬌,顯然是一系列錯綜複雜的勢力彼此較量和妥協的結果,而非真相和正義的宣示。

在民意和上級機關的巨大壓力下,為在六四期間盡量平息民憤,當局一再自抽耳光,鄧玉嬌因“涉嫌故意殺人”被刑拘,涉嫌殺人重罪卻可以監視居住,為中共建政以來所僅見;在鄧玉嬌與律師夏霖解除委託關係之前,由夏霖向警方提交的鄧玉嬌指控黃德智涉嫌強姦(未遂)的控告書,當局置若罔聞;警方認定防衛過當,檢方卻以涉嫌故意傷害提起訴訟!

按照警方的說法,黃德智、鄧貴大強迫要求鄧玉嬌“陪其洗浴”,被拒絕後對其實行“拉扯推搡、言詞侮辱等不法侵害”,黃德智僅被開除黨籍和治安拘留,如此處置實在是避重就輕。

據鄧玉嬌的控告書,黃德智在水療區五號房涉嫌對鄧玉嬌強姦(未遂);鄧玉嬌逃到休息室,黃德智、鄧貴大不依不饒,跟蹤追擊,用鈔票扇擊鄧玉嬌臉部、兩次將其摁倒(推倒)在沙發上、禁止其離開,繼續逼迫鄧玉嬌“陪其洗浴”,實質上是要完成之前未遂的強姦犯罪,至少也涉嫌強制猥褻婦女罪,警方將嚴重的罪行輕描淡寫為一般的“不法侵害”,黃德智只是違法,沒有犯罪,不以涉嫌強姦(未遂)、強制猥褻婦女罪將其刑事拘留,顯然是刻意隱瞞事實真相,包庇犯罪嫌疑人,並為認定鄧玉嬌防衛過當、涉嫌故意傷害打下伏筆。

中共《刑法》第20條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第20條第2款規定:“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有人給了你一耳光,你拔刀相向,致死人命,屬於防衛過當,因為在不法侵害沒有升級的情況下,你完全可以嘗試不用刀子去制止輕微的不法傷害。鄧玉嬌逃到休息室,在兩個大男人的一再進逼下,再三退讓,最後為使自己的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嚴重的不法侵害,用水果刀進行自衛,實在是出於無奈,非如此不能制止不法侵害行為的發生,捍衛自己的人身權利和人格尊嚴。

用一個形象的比喻,防衛過當好比用高射炮打蚊子。而正當防衛的內涵是:為制止正在發生的不法傷害,受害者在必要情況下可以實行無限防衛。

中共刑法第20條第3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即便根據警方披露的資料,鄧玉嬌的正當防衛也沒超過必要的限度,在制止了不法侵害的行為之後,即終止了自衛行動,並立即打電話報警,等候警方的調查處理,可謂“有理、有力、有節”,堪稱正當防衛的典型案例。

除了強姦、殺人,“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當然包括《刑法》第237條第1款規定的強制猥褻婦女罪及《刑法》第238條規定的非法拘禁罪等犯罪行為。

警方之所以要混淆概念、瞞天過海,將強姦(未遂)、強制猥褻婦女罪置換為輕微的違法行為,除了官官相護的慣性,主要還在於中共司法的階級性,它要保護什麼,對什麼感到恐懼,在鄧玉嬌案中表現得淋漓盡致。可想而知,一旦正當防衛的概念獲得徹底瀝清,獲得法律保護,民眾自衛權利意識高漲,中共鷹犬還敢那麼肆無忌憚地綁架、迫害訪民和異議人士嗎?

訪民和異議人士遭遇非法搜查、監禁和毆打,倘若在奮起反抗的過程中,擊斃披著制服肆意侵犯他人人權的犯罪分子,是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衛?

刺殺納粹元首的德國軍官被譽為德意志民族的驕傲,手刃淫官的鄧玉嬌,是不是華夏民族的驕傲?執法者不遵守法律,只執行上級的非法命令,任何自然人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都有權進行正當防衛。怎麼過都是一生,被逼到了牆角,坐以待斃不如拼它個魚死網破。

權力不受制約,在某種程度上,不能不說是忍辱偷生的我們把權力慣壞的。歐美警察粗暴執法,往往激發大規模騷亂和暴動,如1992年的洛杉磯、2008年的希臘,民眾的直接行動對權力的行使搆成了強大的監督和震懾的力量。而在中國大陸,楊佳被非法審判、處決之後,居然沒有發生一次大規模的遊行。中共鷹犬長期踐踏人權,非法審判和黑監獄能夠普遍存在,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社會力量不成對比,民眾無法團結起來把權力關進牢籠。

5月26日,安徽肥西縣小廟鎮數名官員圍毆酒店的兩名服務員,下手之狠毒,與禽獸無異。酒店老闆悲憤地說:他們是公務員,不是人。當局僅對參與毆打者予以治安處罰,而沒有以最起碼的“涉嫌故意傷害罪”予以刑事拘留。你說中共有多黑我都沒有異議。

中國自古以來,刑不上大夫,中共建政之後,開除黨籍竟然也可以抵消刑罰。惡政、苛政猛於虎,怎樣把這些虎豹豺狼關進籠子裡,不讓它們出來害人,大陸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