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吏治腐敗,哀莫大焉!

直言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武漢市公安局宣布從4月22日起,各派出所民警在執勤、執法或值班時,都要隨身佩帶電臺、警棍、手銬、催淚噴射器、強光電筒、防割手套等裝備。此前,廈門市公安局巡邏特警支隊還配備了輛有6個發射孔的裝甲車……。

警察在日帶工作中這麼全副武裝,如臨大敵,讓人們不禁想到不久前發生在上海的楊佳襲警事件,6名警察喪命,5名負傷!

全國襲警事件屢見不鮮,就在楊佳衝進閘北公安分局揮刀行凶的當天晚上,上海崇明縣緊接著又發生一起襲警案,一名警察死亡……。

襲警事件的不斷發生,給公安機關帶來了不安全感,“亡羊補牢”,加強防範自衛,理所當然。那麼,警察又給社會帶來多少安全感呢?且看一看下面的新聞標題:

《潼關公安機關涉黑窩案揭密》

《廣州警察槍擊副教授事件調查》

《警察擊斃討債人,家屬5年告無門》

《周口警察殺人案,死者家屬索賠60萬》

《河北男子羈押時死亡,家屬交涉被警方關押》

《元旦前,湖北大治下了“硬指標”──民警要提拔,先抓一小偷》

《每天處罰不能少於8筆──網友曝北京交警罰款指標文件》

《立功心切,七警察打死嫌疑人》

《刑訊逼供致人死,4警察獲刑》

《民警涉嫌辦人情案,致一市民在派出所墜樓身亡》

《海南女子反抗派出所長非禮,遭暴打》

《警察踹死人,為何都有心臟病》

《派出所成公民死亡高發地》

《刑警副隊長:“小姐”帶隊抓嫖娼》

《警察愛抓嫖娼者──如此弊端叢生的“治安”案件豈能禁止濫權行為》

《開警車與情敵談判後,殺人埋屍》

《機場警察夥同他人假裝查案,搶劫富商情婦》

《緝毒副大隊長,娶富婆為了養二奶》

《警察騙女博士百萬家產,獲刑13年》

《鬧市聚賭曝光,派出所長被逮捕》

《派出所長大筆一揮,案犯搖身變為軍人》

《警察幫通緝犯作假身份證》

《民警竟逼供疑犯銀行卡密碼》

《可怕的公安局索賄民俗化》

《尤崗公安分局副局長老婆,家中狂燒現金》

《辦公室藏款1300萬,公安局長發短信叫來弟弟扛》

《只因摸了老虎屁股,市政協委員遭警察集體造假誣陷》

《公安局副局長僱凶報復檢察長》

《警察製造失蹤,與綁匪有何區別》

《數十村民被砍傷,警車竟助凶手逃跑》

《農民工遭非法拘禁,報警5次警察不管》

11次報警反被當街擊斃,悲憤母親不屈追查真相》

《報道因涉及縣委書記,西豐公安進京抓記者》

……

以上新聞報道標題是筆者一年之內從《生活文摘報》剪輯的一部分,無需看內容便足以驚天地、泣鬼神,足以表明警察腐敗絕非個別現象。

警察無惡不作,由來已久,“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他們利用職權,恣意妄為,作威作福,禍國殃民,受害人有冤難伸,有苦難訴,積怨深,恨意久,發生襲警事件也就在所難免了。楊佳殺害的警察,都是並未直接傷害他的替罪羊,何以如此,能不發人深省?

警察無惡不作是和諧社會的一大悲哀!

悲哀還在於:高層領導終日操勞國事,忙於政務,不可能獲得這些散見於各種報刊、網站上的信息。即使知曉,下發個紅頭文件或發表次重要講活,絕非根除痼疾頑症的靈丹妙藥,做次外科手朮未必就改變發病基因,難保癌細胞不轉移。

悲哀還在於:並不完善的法津、法規往往成為基層胥吏的橡皮泥,隨心所欲地拉長縮短,捏癟搓圓。諸如判處××年──××年徒刑,罰款××元──××元的條文,給予執法者施展手腳的“靈活”空間……。諸如公民上訪嗚冤,既可視為“維護合法權益”,也可視為“無理取鬧,防礙公務”……。女服務員鄧玉嬌用修腳刀捅死淫棍,本是捍衛人格尊嚴,卻以“故意殺人”罪名被拘捅。不久前廢除的收容制度,初衷為了“穩定社會治安,整潔市容市貌”,卻長期被胥吏們用來敲詐勒索收容人員及其家屬的錢財,甚至把僅僅沒有辦下“暫住證”便被收容的大學生孫志剛活活打死……。

悲哀還在於:時勢造就了各式各樣的英雄豪傑,也造就了各式各樣的貪官汙吏。英雄豪傑雖皆中流砥柱,卻阻檔不了貪官汙吏匯集成的浩淼汪洋,老百姓猶如浪裡行舟,既可被載之,也可被覆之……。

悲哀還在於:國人一度批判宋江“只反貪官,不反皇帝”,如今卻是只反貪官,不反汙吏,懲治了少數貪官,忽略了眾多汙吏,他們上行下效,你腐我也腐,不腐白不腐,“和尚動得,阿Q也動得”,相互攀比,力爭上游,嬗變成“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腐換舊腐”的陰暗局面,嚴重損害了黨和國家的聲譽……。

悲哀還在於:老百姓痛恨的不是貪官而是汙吏。因為貪官攫取的是公有財產,爪子再長也伸不到老百姓口袋裡,而汙吏是直接面對老百姓,他們狐假虎威,橫行鄉里,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敲詐勒索,貪贓枉法,曲解法規,草菅人命,吸吮的是老百姓的血汗,踐踏的是老百姓的人權……。

悲哀還在於:中共十七人提出的“以人為本,公平正義、搆建和諧社會”的方針,無一不依靠直面廣大群眾的胥吏具體操作,付諸實現,一旦這部“機器”運轉不正常,腐敗泛濫成災,那麼,再英明的決策,再美好的藍圖,再宏偉的規劃,再完善的法制,都只能是霧裡看花,淺嘗輒止。

借用康熙皇帝的一句話:“吏治不清,國無寧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