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二十年的衰落

程維權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是中國近代史上最悲慘的日子。這一天,中共統治集團以殘暴的手段,動用坦克、機槍對手無寸鐵的青年學子們採取了血腥的鎮壓行動,這一殘酷的暴力行為,導致我華夏英雄的愛國兒女數千人傷亡,致使以青年學生為代表的愛國民主運動,以及群眾性追求自由和正義的寶貴力量受到嚴重打擊,並以此衰落至今。

一個國家的富強與否,不僅是指其經濟的發達程度,更表現在其國民的精神意志方面。同樣的,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提升,必須包涵著其公民正義力量的同步提升,否則的話,所謂的發達富強之說,則無從談起。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在勤勞智慧的中華兒女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然而,這種成就卻被中共統治集團譽以已為,就連老百姓通過辛勞取得的對生活品質的某些改善,中共當權者們硬強調說是他們的思想。事實上,若干年來,廣大勞苦大眾辛勤勞動的果實,絕大程度上已被中共利益集團,以各種手段獲為己有,包括國家外匯儲備、國家財政收入的管理、預算和使用,都是中共統治集團自己說了算,這本屬於國計民生的大事,卻似乎與億萬國民沒有任何關係,凡此種種,都表現在中共獨裁、專制的統治意識,更明顯地暴露其利益所在。當年,正是為了反抗中共這種獨裁、專制的統治意志,揭露中共統治集團的偽善本質,以青年學生為代表的英雄華夏兒女,發起了震驚中外的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愛國民主運動,勇敢的英雄兒女們以時代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極力反對政府腐敗,爭取社會公正,力求還權於民,正是八九民主運動表達了廣大廣大中國人民的心聲,從而又危及到中共的統治地位和核心利益,所以才被慘遭鎮壓。

由於二十年前的那場血腥的鎮壓,以及中共長期以來近乎強制性的馴化,致使當今社會的正義感喪失殆盡,進而沿習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罪性邏輯;由於二十年前的那場血腥的鎮壓,助長了中國獨裁、專制的威力,從此中共當權者們更肆無忌憚地大貪特貪,縱觀當今中共官場貪汙腐敗的範圍和程度,與八九“六四”之前相比,只能算是大巫見小巫了;由於二十年前的那場血腥的鎮壓,並以傾心貫注並極力推廣的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唯利是圖”,以此淹沒人們善良的道德情操和智慧,進而誘發醜惡的靈魂走向無限貪婪的罪惡境地,致使整個社會變得冷酷無情,道德淪喪。

換言之,之所以我如此類推地歸罪於中共二十年前的那場血腥的鎮壓,是因為我們如果一直擁有當年青年學生的鬥爭精神,擁有當年爭取社會公正,追求自由民主的堅強意志和情操,那麼當今社會的精神面貌必將是另外一番景象。同樣,我中華民族的文明發展將隨著人類文明的共同進步而進步。所以,我堅定地說,中共鎮壓八九“六四”的二十年,是中共集權統治下不惜一切代價強行推動經濟發展的二十年,更是我中華民族文明發展衰落的二十年。

 

(寫在八九“六四”二十週年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