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我為什麼要支持維吾爾人獲得應有的自由

 

 

編者按:此文是對韶關事件的評論,於7月4日發表在牛博網,結尾的預言一語成讖。維族的確是弱勢民族,大部分沒有從中共“二少一寬”之類“民族政策”得到任何好處。漢族同胞需要自省,不要再糾纏於七五事件的仇殺,中共是漢族維族共同的仇敵!

作者:關注維族人權

漢族同胞們,你們有沒有想過:八百多萬維吾爾族是一個被中共用“恐怖分子”、“分裂份子”、“小偷”等汙名誣衊和綁架的苦難民族!成千上萬的維吾爾孩子被拐騙到內地毒打虐待做小偷是事實,你們有多少人想到背後的社會問題?一個人、一個民族誰天生願意做小偷?中共採取過什麼有效的干預措施?在我看來:一部分維吾爾孩子淪為小偷的事實恰恰說明了一個真實的現狀:維吾爾人在他們的故鄉處於是社會的最下層地位。再說說“恐怖分子”,那是中共的慣技,鎮壓一個團體或民族首先要製造輿論對其進行醜化。

對你們這些滿腦子大漢主義的同胞,我他媽的真想說些髒話,又很同情你們,你們受到的教育從沒有“同情、人性”幾個字。

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一位名叫馬丁‧尼莫拉的德國新教牧師留下的短詩: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會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最後對所有能看到帖子的維吾爾人兄弟姐妹說幾句:對不起,你們所承受的困難,我感到羞愧,請你們相信:終將有一天,維吾爾人終將有一天會實現自由!

我是從小在新疆出生,在新疆長大工作的漢族。我內心始終對維吾爾人抱以沉重的歉疚。我所親身經歷的聽到看到的,無不證實了維吾爾族以前和現在承受的深重苦難。

一些人在論壇提出的因為中共的偏向性照顧少數民族政策,造成種種現狀,我在此駁斥如下:

a  少數民族高考加分政策

確實維吾爾族高考是要加分,在你們心中他們占了大便宜,你們會覺得不公平。你們有想過對新疆的維吾爾族考生而言,漢語並不是他們的母語,即使對從小接受漢語教育的“民考漢”考生來說,他們跟漢族考生能一樣嗎?我們從小聽、說都是漢語,他們呢?用漢語的考卷(語文、數學、政治……)進行高考,對比他們,我們漢族難道沒有先天優勢嗎?這公平嗎?更別說民考民考生了,他們所有的教材都是維語。其他的因素不勝枚舉-新疆的教育水平(軟硬件)與內地存在巨大鴻溝……

我還告訴你們一些事實。這些所謂占了“大便宜”的維族考生在內地上了大學後,回新疆根本很難找到工作。我就親身所見:一次,98年我去見一個好友-他是新疆某著名上市公司人力資源經理,在他的辦公桌上一沓簡歷,我瀏覽了一遍,其中有2個維吾爾族大學畢業生的簡歷(一個復旦大學的,還是一類獎學金獲得者,另一個也是名校,也有獎學金),我對好友說:不錯嘛,他們都很優秀,比我還強。你們猜我的朋友怎麼說:這些維族人我們一個不要,我們只招漢族人,除非他們老爹是自治區領導。真他媽操蛋,如果你們僅僅以為這是個案就錯了。真實的現狀就是在新疆大的企業,事業單位、政府機關都不願招聘維吾爾人,維族大學畢業生只能去小的維族人本地小企業或內地找工作,大部分畢業生畢業的同時就意味著失業在家。

下兩段段為引用:

在新疆名義上是維吾爾自治區,但是維吾爾在新疆是弱勢民族。僅就漢語的使用,就是當地維吾爾族處於極大的劣勢,所有招聘單位都由漢語主導。很多企業排斥招收維吾爾員工。金融、通訊、銀行、石油化工,天然氣等諸多領域,維吾爾人都是限制。由於政府的歧視政策,造成維吾爾人就業困難。在內地的企業,因為他們是維吾爾人而拒絕聘用他們。就是去新疆維吾爾人自己的家,民族歧視更加嚴重,新疆許多企業明文規定不招收少數民族員工,以各種理由將維吾爾人拒之門外,維吾爾族大學生在新疆國有私企很難找到一份工作。

新疆氣象局一千多個員工,維吾爾人只有30多個,新疆自治區疾控中心一千多個員工,也只有50幾個維吾爾族員工,就連新疆阿克蘇糧食局有300多員工,維吾爾族員工只有20幾個。中共對維吾爾人集中的種族歧視政策,已經使維吾爾人成為高失業的貧困群體,我去過烏魯木齊,伊犁,喀什,阿克蘇等地,親眼看到不少城鎮和村莊街道,到處是維吾爾族青年因失業或者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成群而居閑聊或是打鬧,內心很是為維吾爾人的將來悲憐,也不得不產生一種恐懼。

我也去過這些城市,這些都是事實,現今新疆的事業單位有維族人超過20%的只有兩種單位(語言需要):醫院-維族醫生-維族病人、公安局-維族警察。

b  少數民族犯罪不究或從輕政策

純屬放屁,放狗臭屁!放你媽的狗臭屁!

事實是:在新疆維吾爾人但凡犯罪,只要被扯上民族問題,或上綱上線為民族分裂問題,等待他們的就是重刑甚至死刑。為什麼,因為維族人已經被中共成功的與恐怖分子、分裂勢力劃了等號。給你們舉個例子,去年鬧運會前夕,烏魯木齊維吾爾百姓的聚集地-山西巷子,中共嚴令:嚴禁超過3個維吾爾人在一起閑談,否則定性為非法聚會逮捕。維族人都是謹小慎微夾著尾巴做人,談何從輕或不究?其他的……算了不說了,太敏感,成千上萬。

可能有些人愚蠢認為,中共放任中國各大城市的維吾爾族小偷泛濫,是對維吾爾人的照顧。我氣的都快無語。我的判斷是:恰恰說明了偉大無恥的中共故意置之不理,借此汙名化維吾爾人,醜化維吾爾人,製造維吾爾族與其他民族的矛盾的險惡用心。維吾爾孩童被拐被逼偷竊這一社會問題,對成功舉辦過“屎上最成功的一屆鬧運會”善於動員舉國之力辦大事的中共難嗎?我揣測中共的用心是:把維吾爾人的名聲徹底敗壞,成為恐怖和小偷的代名詞。成為其他同樣被黨媽壓迫的團體的出氣筒。維吾爾人現在的最新社會作用是大眾的出氣筒、拳擊沙袋。

c  少數民族可以生兩個孩子

計劃生育滅絕人性。一幫蠢貨不要因為自已願意做太監也逼別人引刀自宮。

老子痛罵那些對新疆狗屁不了解卻僅憑它黨媽教育造謠的雜種,你們去過新疆嗎?你們去過喀什嗎?你們去過伊犁嗎?你們跟維吾爾族老百姓交談過嗎?你們知道在新疆維吾爾族幹部都被嚴禁留鬍子否則開除嗎?你們知道維族國家公職人員被嚴禁去清真寺做禮拜嗎?你們了解新疆的民族矛盾已經到了極其尖銳的地步嗎?咳,太痛心了,不說了。

退一萬步說,即使強姦案存在,受制裁的應該是罪犯,其他被打死打傷的維族人包括婦女都是罪有應得的嗎?照此邏輯,在新疆如果有漢族人強姦了維族婦女,維族人是不是有同樣的權利把漢族人都殺了?從視頻裡我看到的是一群野獸,我為他們也是漢族人而羞恥。

善良、弱勢的維吾爾人不應成為當今社會矛盾的出氣筒。如果我們不為現在的暴行深刻反思道歉,不遠的將來,新疆會血流成河……有我的血、他的血還有你的血。

摘自牛博網

 

 

網友評論之一:

我是漢族人,我關注維吾爾人的人權,不僅僅是因為我了解關心維吾爾人,更多的原因是為了我自己。在中共的幾十年暴政下新疆的民族矛盾已經到火山口一觸即發,當地的漢族維族互相不了解、信任、甚至仇恨。我很擔心有一天會出現類似波黑的民族間仇殺流血事件。如何化解消除隱患,我認為首先漢族人要了解維吾爾人的真實現狀、尊重他們,把維族人當人看!這只是漫漫維漢和解的第一步。唉,不說了。

 

 

網友評論之二:

這次事件確實需要好好反思,特別是同樣受到極權壓迫的漢人同胞,這事件我們這邊是施暴者。當我們是受害者時我們吶喊、反抗、請求幫助,這樣是自然的。但如果當我們所在的群體是施暴者時,我們不出聲,不加以阻止,那麼我們受侵害時怎麼能讓別人的理解和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