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新疆的漢人長幾個睪丸?

牛樂吼

編者按:牛樂吼先生嬉笑怒罵的風格或許有些刺耳,但漢族同胞們請想一想,誰是我們真正的敵人?廣東漢殺維,新疆維殺漢,是誰造成的?維族與漢族都是中共的受害者,同胞的鮮血不要白流,請擦亮眼睛!

 

 

馬勒戈壁,好端端的夏天,也不讓人消閑幾天,匪共又在新疆肇事,去年西藏殺,今年新疆殺,明年不要忘了內蒙殺,後年再回北京殺,殺掉一半,匪區的天會更明朗,地會更青郁,幾千年都是這樣殺過來的,匪區人民早就認命了。

每逢匪區如此盛舉,大家喜歡看熱鬧,我慧眼獨具,看出新問題,不忍不與大家分享。

這次烏魯木齊的漢人真教人看走了眼,這些兄弟究竟長了幾個睪丸?聽說政府宣布一百多個漢人被維吾爾族殺了,就拿起棍棒刀斧上街追殺維吾爾人,連滿街滿巷的軍警裝甲車都不怕,這膽兒是從哪裡來的?

共產黨搞土改,殺了成千上萬的漢人地主,沒見一個漢人上街追殺土改幹部,共產黨搞工商業改造,奪走資本家所有財產,沒見一個漢人上街追殺,共產黨鎮反殺,反右殺,文革殺,六四殺,殺的大多是漢人,何曾見過漢人拿刀棍上街復仇,追殺匪共黨徒?

張東蓀一家被匪共殺的落花流水,張家後代出過半個男人,拿著刀棍上街追殺共產黨嗎?

就算真死了一百多號人,也不及全國城管,拆遷辦,計生辦和公安警察一天打死的漢人的一個零頭,三鹿奶粉毒害多少孩童?誰見過有一個漢人義憤填膺,拿刀棍上街追殺官商一家的三鹿集團?克拉瑪依大火燒死的孩童,裡面的漢族也不止一百多,誰見過有一個漢人義憤填膺,拿刀棍上街追殺先走的領導?汶川地震死了幾萬孩童,難道一個都不是漢人的子女?誰見過有一個漢人義憤填膺,拿刀棍上街追殺建造豆腐渣校舍的奸商?

新疆的漢人除了盲流外,都是被匪共發配從軍去的,鮮少有堂兄表弟姨丈姑爺連帶九族一起在那裡,一家的男人被殺,只剩孤兒寡母。活著的男人,家裡肯定沒死人,都是為了素昧平生無親無故的他人,就這樣風瀟瀟雨淅淅提刀殺人去了,一夜間,新疆的漢人,個個長出第三粒睪丸,義膽沖天,不能不令人無限敬佩。

漢人如此血性迸發,一百年來一共才三次,第一次是慈僖指揮的義和團,拿著刀棍滿街追洋人殺,待洋人大炮一響,慈僖抱頭鼠竄,義和團頓作猴猻散,第二次是匪黨指揮青年學生,上街用磚把美國大使館砸了,砸完後各級黨委哨聲一響也散了,雖然後來匪共賠錢,大家還是很爽。現在是第三次漢人揚眉吐氣,看得我也熱血沸騰,青筋爆裂。

不過,殺完了維吾爾人,漢人的苦難就會消除?你們的女兒不再被官吏姦汙?你們的幼兒不再被人販拐賣?你們的老父老母不再被販屍?你們吃下去的臭豆腐不再用糞便腌製?你們住的樓房肯定不會再倒塌?如果真是這樣,你們盡情地殺吧。

維漢民族仇恨的根源是匪共六十年無惡不作的暴政,只要匪共統治一天,這個仇恨就會加劇一天,唯有維漢兩族攜手上街追殺匪共,你們的苦難才會有盡頭,匪共雖然人多勢壯,官民比例達1比18,十八人對一人,比當年的八路軍對皇軍,優勢大的多,如果你們不幸犧牲,屍首又被匪共搶走,我出錢給你們每人立個衣冠冢。

 

摘自多維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