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七五事件網友評論選摘

 

 

新疆動亂傷了漢人心,這個邪黨缺德,氣死我了!最可恨的是,新疆動亂完全可以避免的,至少死不了156人。

昨晚一個論壇上,有新疆漢人跟帖,說他在玩網絡遊戲的時候,有人在遊戲裡喊“維族人到某某橋集合”。連一個玩網絡遊戲的網民都提前知道這件事了,中共會不知道?中共的特務可不是吃素的,情報早已掌握,鬧事的時間地點瞭解的清清楚楚。並且韶關事件在先,中共早有準備,軍隊應該一級戰備狀態。所以說動亂完全可以掐死在萌芽狀態,根本用不著死156人。中共完全是在拿漢人的血、漢人的命(包括一武警戰士),來獲取在國際政治上的所謂“正義”,意思是說──看看東突分子有多壞,屠殺平民百姓,與本拉登何異?總的來說是為了爭取國際輿論支持,我們中共很文明被迫出動軍隊……云云。

反正死的不是當官的,無所謂,死吧。某種意義上說死難漢人成了中共政治上的宣傳工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新疆民族問題本質是中共統治階級壓迫少數民族的被統治階級,但是導致的民族仇恨的惡果卻由普通漢族被統治階級承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的中共

在國外,什麼都不要,就要臉

在國內,什麼都要,就是不要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政權已經徹底僵化了,好比一輛失控的車,開車的都知道要出大事了,但是沒有誰有勇氣去阻止,開車的都想方設法跳車前多搜集點金銀財寶同時隨時準備跳車。坐車的看見要掉懸崖了,再著急也沒辦法,能跟著跳車的那是極少數,絕大多數都得跟著車掉下去。這個混蛋政府早晚要搞出同治回亂那種慘絕人寰的大悲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自以為從去年西藏暴亂中學到不少東西,其一就是先讓暴徒打砸搶,讓西方媒體看看,是人家先動手的,我們沒有鎮壓少數民族。等到人家暴徒搞的差不多了,西方媒體也不太好無故指責你了,中共這才會開始清場。

而這次暴亂,中共還想如法炮製,還特意請西方媒體第一時間過來看,大家來看啊,維族暴徒在打砸搶啊,我們可對他們打不還手,罵不換口啊。結果這次維族不比上次藏族,他們不只是打砸搶了,而是是見人就殺,一天就消滅了160漢人。這下中共慌了手腳了,核心也匆忙從意大利趕回處理。

可見,中共還是從心底裡畏懼西方,成了徹頭徹尾的軟腳蟹。其次,中共根本不關心本民族人民的死活,這次被殺的一人賠償20萬,上海倒樓壓死的那位還賠了70多萬。中共只在乎其還能不能執政。

本人也是一名普通黨員,可是現在對這個黨已經充滿了失望,原先以為至少黨中央還是說的過去的,誰知到一個河蟹一個演員,到目前為止,也沒看出他們有啥能力。下一位太子,我看他到很像當年的阿斗。總之,這個黨再不改革,這樣下去就是早前的國民黨的翻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漢族人,並不是要漢族高於其他民族,人生而平等,但也不希望被其他民族凌駕。在中國大陸,由於共匪打著民族團結的口號,對少數民族的縱容,漢族人被虐打、欺凌已經到了人神共憤的程度,然而,在國外媒體的眼中,似乎是少數民族被歧視。我想告訴國外的朋友,你們所看到的報道不是真相,起碼是片面的,真正的弱勢群體,是漢族人!希望國外的媒體記者朋友深入瞭解,還原事實真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維族人民也非常討厭兩少一寬!

我曾經和一些維族網友交流過,他們認為兩少一寬是抹黑維族人的工具。普通維族人基本沒有經歷這種優待的資格,除了那些犯罪分子。他們認為政府借寬容這批人來給維族抹黑。

於是我就哭了,咋一個政策沒有人贊成還能堅持幾十年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漢族人自從民族英豪蔣中正的敗退也就自宮了。我去新疆的一次經歷感覺做紅赤的漢族人就是我的恥辱。在新疆阿克蘇幾個維族壯漢打一個餿小的穿著很差的四川人,就像貓玩老鼠一樣侮辱性的欺凌。漢族人多躲的很遠在看。我看不過去了就打110,然後就過去勸架,結果我也被挨兩拳。我看沒人幫忙打不過就站的遠一點等110來。半小時以後110到了,幾個維族人於是大搖大擺的在警車前走了,我就攔著一個打我的不讓走,結果在公安面前又被挨一拳。後來一個漢族公安看不過去了,半天時間才把這個像喝了酒的打我的維族人請到警車上來,其他三個都走了。公安也沒攔他們。然後把被打的不像人樣的四川人呵斥到警車上。

我們去了派出所、給我做了一個小時的口供。把被打的不像人樣的四川人用手銬銬在鐵床上。原來是因為四川人穿的太爛幾個維族人喝了酒想打人就打了,就這麼簡單。最後那個維族人對維族公安說維族話就走了。我要求和四川人去醫院、派出所的說你自己想去就去、回來也沒人給我處理。我被打也白打了。四川人被打的因為說話沒說好,暫住證還沒辦、公安要求他辦了暫住證才可以走。我不願意這樣,公安以沒具體民警處理此事為由、無法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想談談“新疆小偷”問題。本人也曾親眼目睹新疆小偷在我市市中心鬧市區公然搶包,被本人當場喝止。周圍朋友成為新疆小偷受害者的人無數。為何新疆小偷屢禁不止能夠肆無忌憚到如此程度?還不是共匪警察礙於中共民族政策,不敢對那些小偷徹底打擊?不如此“縱容”,那些新疆小偷能這麼愈來愈膽大猖狂橫行霸道?可是哪裡沒小偷?哪個民族沒小偷?漢族也有小偷,試想,若漢人小偷偷了東西,也就到“公安局”裡面喝杯茶就沒事了(甚至還沒帶朵花到天安門廣場被匪警查到後的後果嚴重)(由此又聯想到了上海楊佳,沒偷東西居然還被虐待……),那麼漢人小偷下次作案愈加猖狂、愈加肆無忌憚亦是無法避免的。所以歸根結底就是中共的畸形民族政策,使維族小偷有了比漢族小偷更“優越”的地位,對慣犯無法進行對癥下藥的徹底懲治,才讓漢人朋友受害無數。

可以說,中共這樣的畸形民族政策是完全失敗的。

我小時候未覺醒前,總以為中國多麼“安寧”,在CCTV上成天看到外國有種族對立暴亂甚至造成局部戰爭(巴爾幹、盧旺達……),而覺得中國一點都沒有民族問題,“五十六個民族”“平等和諧”,覺得生在中國真是多“幸福”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這次暴亂的主角是漢人會怎麼樣?

比如說,河南人溫州人東北人在某些中國人的眼裡,和新疆維族小偷的名氣不相上下,長期的歧視偏見在某種意外事件的點燃下,漢人的暴亂為什麼就不可能呢?這次新疆暴亂不過披上了民族矛盾的外表,實質和石首甕安騷亂的原因一樣,政府失敗的政策,糟糕的治理,長期高壓統治,黑社會化的泛濫,沸騰民怨只要有一丁點火星就以暴力的形式噴發出來。

解決新疆問題也不難,以法律形式實現民族平等,保證維族宗教教育就業的權利,小恩小惠就不必了,既愚蠢又無知。

這個專制政府包攬一切權力,不止腐敗而且傲慢,亂象頻出卻不知悔改,鴕鳥政策還能走多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維族蠻橫,也遭漢族歧視,根子是混蛋的民族政策

1。漢維刑事糾紛,對漢嚴,對維鬆,搞得維族盡出二流子,維族看不起漢族,漢族痛恨維族。

2。維族職工不好好工作也沒事,搞得漢族痛恨維族,而且老闆不想僱維族。

3。沒有給維族優惠條件學習中文和工作技能,老闆不想僱維族。

4。維族青年失業率高,混混多,自然容易鬧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維族人還是大部分熱愛和平的。在新疆維族和漢族談戀愛很多。他們並沒有那麼仇恨。製造事端的還是極端分子。

2)引起部分維族仇恨最關鍵的還是經濟問題。他們總以為把本該自己的資源讓壟斷企業拿走啦。實際上,連新疆的漢族也有這種心理傾向。你無法想象,新疆的天然氣竟然比口裡貴,新疆可是煤油氣與中東一樣豐富啊,但是新疆人都享受不到,資源都給壟斷企業啦。烏魯木齊冬天停暖是因為沒有煤和氣啦,這事多麼得可笑滑稽。

3)解決新疆問題,優惠的民族政策始終治標不治本。應該是把解決他們的就業和教育放在首位,要解決就業比必須允許他們在開發資源上有一定得自主權。當然,那邊的漢族也一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關於經濟問題,更多了:

1,腐敗,尤其是主政的王樂泉的嚴重腐敗,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很多新疆的資源被壟斷後,肥的都是官僚,底層的維人漢人要出比上海北京更高的價格才能購買這些資源。造成維人的極度不滿。這裡尤其是石油天然氣,屬於掠奪性開採,並且維人從國外回來後,不斷對比其他石油國家伊斯蘭教徒富裕的生活情況,產生仇恨。至於石油的所有權,很多人認為,石油是真主賜給這個民族的。

2,工作機會上,維族處於絕對劣勢,其中語言不通是個重大原因,其次是自身素質較低。造成維族的失業率極高。

3,唯一富裕的維人就是和官方合作緊密的維人,他們也撈肥了,但是他們要麼心理還向著本族(比如熱比婭等),要麼和漢人官僚一起,遭到維人的仇恨,自身又生活得很扭曲。處於兩面不信任的狀態。比如維族的警察,一邊維人很恨他們,另一邊漢人警察也監視他們。兩邊的圈子都融不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房間裡有鞭炮,也有炸彈。有一天,鞭炮被引燃了,隨後炸彈響了,房子毀了。要問房子毀了的原因,按王立雄老師的說法就是為什麼要把炸彈放在房子裡。而現在政府宣傳的是,有人知道房子有問題還在這裡放鞭炮。

我想政府說的有部分道理,但根本原因是新疆的內部問題。但就這個內部問題來講,我只部分同意王力雄說的“民族政策的失敗”,但我是覺得太籠統。

雖然我沒有任何新疆生活的經歷,但我知道我生活的環境中人們最反感的東西。我家對門是一對近退休的公務員夫婦,生活條件是老兩口每人開部車,孩子在國外留學。而且他們還不是位置很高的公務員。面對這種經濟上的反差任何老百姓都會覺得不公平,而且政府內部的腐敗以成為公開的潛規則。人們只期望,首先,自己能進入公務員行列該多好。如果不成,人們也不期望官員不貪汙,但只希望他們在貪汙的同時能做點實事。

以上是我切實感受到的最大的不公平。這裡我要推測,在新疆這也是主要矛盾,而不是宗教信仰的問題。雖然政府每年有大量資金投入新疆,但是由於腐敗叢生,其在末梢上的分配仍然是相當不平衡的。而這種事其他省份頂多引起個群體性事件。但在新疆,由於維族群體在經濟上的弱勢,他們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種歧視,這就完全能夠轉化成民族矛盾。而解決這些矛盾主要需要特殊的少數民族的經濟政策,以及政治政策來提高維族的競爭裡,並抑制腐敗(這在全國都需要),但不能人為的製造維族在法律上的高人一等。

所以評我個人的體會,我認為不僅是民族政策的問題,更是經濟政策在少數民族區域,以及普遍的腐敗問題。究其根本是社會公正的缺乏。我個人比較不能接受人們動輒將動亂歸為宗教信仰問題,借以提高自己攻擊的角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疆獨的訴求,表相是獨立,深層是維漢利益分配問題。民主時代,政府賜予式的優待少數民族政策,不但不能買得維人的人心,反而助長部分維人得隴望蜀,甚至獨立的野心。廣大漢人也頗為寒心。

既然講民主講平等,則凡事只要依法辦理,根本不用考慮維漢的差別,優待少數民族,造成維族變相特權的政策可以休矣。尤其是對維族這種區域性多數民族,決不可一味綏靖。沛公入關中,約法三章而已,“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關中隨之安定。民族問題也應如此處理,淡化民族問題,突出法制和平等。

另外,經濟和宗教是隱藏在民族問題後面的兩個深層原因。這次出事,不是維人入關本身的問題,是政府對維人的管理理念落後的表現。維人本來民風剽悍野蠻,講大道理,未必有用。以宗教勸導之,以經濟發展吸引之,以法制約束之,使其不脫宗教之約束,不離經濟發展之好處,又不得不畏法制之威嚴,不願也不敢鬧事,此是上策。但中共官員,往往只知空念民族敦睦之陳詞,民族政策之口號,對維人之宗教文化,研究甚少,所言所行,不能入維人之心,費力甚而收工少。多年來政府雖對維人優渥有加,而維人仍視政府為異類,一切壞事皆歸因於政府和漢人,由此常懷異心,伺機作亂,邊疆表面平靜,而實際暗流滾滾未嘗一日稍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為新疆建設兵團職工的子弟,我在新疆石河子北邊90多公里的一個兵團農場生活了16年,對新疆問題還是可以說幾句的──我們生活的地方,在50年代完全是荒涼的戈壁灘,兵團職工挖幹渠、植防風林;讓沙漠變為了綠洲,是重要的葡萄、番茄醬、糧食和棉花產地,這樣的兵團農場遍及新疆天山南北,對新疆穩定和發展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新疆的穩定,對中國十分重要;但由於60年前共軍入疆時曾經大開殺戒,南疆有的地方是整個村子屠殺!新疆流傳一句話:小孩哭,大人一說“王胡子”來了,小孩就不哭了。此可見微知著!維族人對漢人的仇恨完全是共軍屠殺所造成!由此帶來的問題讓每一個漢人都沒有安全感,新疆的漢人都千方百計回內地,很多兵團職工有辦法的都回內地了(我們家於1985年一月份舉家調回了老家);新疆讀書的同學考上大學的畢業後只要能分配在內地的都沒有再回新疆──其實新疆的環境還是不錯的,但就是留不住人!

北京政府一味遷就維族等少數民族,新疆人在內地小偷小摸,胡作非為,派出所一般也不敢管──怕激起民變,結果少數壞人就無法無天了!

新疆問題的關鍵並不是民族矛盾問題,而是共產黨倒行逆施,搞得國家像地獄一樣──妖魔鬼怪橫行霸道,這樣的國家只能離心離德,民族問題只能愈演愈烈,走向分裂不可避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一個在新疆長大的漢族青年,今年30歲,早在10幾年前,就斷定國家的民族政策有嚴重的問題,日後必亂,如今事態發展果然不出所料。為什麼維族的分裂勢頭就像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為什麼維族人能一呼百應的叫囂要殺光漢族人?難道僅僅是被境外勢力所蠱惑?那境外勢力怎麼不去蠱惑一下美國和日本,讓美國和日本的少數族群仇恨其它族群?歸根結底,是國家的政策有非常愚蠢的漏洞,而且這個漏洞愚蠢到越來越無法修補,日後將永遠存在裂痕,民族分裂永遠會像燒不盡的野火,春風吹又生。

國家第一大愚蠢的政策就是:放棄了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精神。

大規模開採新疆的石油和有色金屬,國家壟斷企業享受著暴利和特權,卻從來沒有考慮給各族人民分享果實,相信不僅少數民族對此深惡痛絕,廣大漢族人也忍無可忍。所以維族人才容易被蠱惑,別說維族,就看內地,多少群體事件,都是對社會分配不公和腐敗現象的強烈不滿造成的?國家第二大愚蠢的政策就是:計劃生育,只計劃漢族,不計劃維族。

幕後操縱人熱比婭生11個孩子說明了什麼?維族人生育優惠,政策允許生三個,實際多生沒人管。漢族人城市一直只准生一個,建設兵團的最近才放開生兩個,第一胎沒領生育證照樣抓去強制墮胎。

結果維族一家生好幾個孩子,年輕人越來越多,卻無處就業,只能出去當小偷。歸根結底,是國家政策的悲哀。發生在廣東的維族和工人流血衝突,就是國家為了解決少數民族就業,安排一些維族青年到內地就業。但你想想,有誰願意讓自己的親人,常年遠在萬里之外打工?長期寂寞、不被人理解、缺乏溝通,不出事那才叫奇怪。而且還有一點,任何一個民族,一個家庭有2個孩子左右的,民族都非常團結,抱團,一個人被欺負,兄弟姐妹齊上陣。因為維族人保持著正常生育,所以抱團能力遠遠強過漢族,而漢族人因為計劃生育,父母怕孩子有事,孩子有沒有兄弟姐妹可以依靠,一個個貪生怕死。長此以往,中國必亡。對於這次7.5暴亂,死了140多人,非常氣憤,國家一定要嚴懲殺人凶手。但是,冷靜之後也要檢討檢討自己的錯誤,不要總是把原因歸結在境外勢力上,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自己雞蛋都快變成一個大臭蛋了,不被蒼蠅叮上,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維護統一最根本的力量是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互相認同,而不是被武力所征服的範圍就叫做統一,靠大棒和胡蘿蔔硬拉進來的“統一”是不會長久的。當然中國人的大一統情節比較深,維護國家統一是政治正確的,這個我承認。而且中國民主化之後要想保住新疆和西藏,也許很長一段時間內還要依靠這個“政治正確”,而不是維族和藏族對中華民族這個整體的認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過新疆的朋友說,她最難忘新疆一條不起眼的土路旁,安詳端坐的維族老人。澄明的眼神,從遙遠處將你迎來,又將你送往遠方。她就那樣靜靜端坐,日落月出,風氣雲蕩,與她無關。

去過新疆的朋友說,維族人只要有一個饢,一支六弦琴,就可以歡樂度過一天。再若有輛架子車和鋪蓋捲,整個人生都可以完整。

全球化經濟的力量,粗暴而巨大。將一切不適合與其生存的,包括許多類型的溫情脈脈、田園式的生活方式,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勢在加以摧毀和瓦解。在這種力量面前,任何反抗的努力似乎都是那麼不合時宜和富有宿命般的絕望。

民族政策本身只是政治行為,而其影響是多元的,其對於任何一個民族由其長期歷史和宗教底蘊所塑造的文化的影響也是緩慢而深刻。試問,當許多人將7.5的原因歸咎於維族人普遍的經濟懶惰與生活貧窮之時,你們知道這種方式的選擇是被動或是主動的呢?

假如世界上有一群人,他們就不想每天8小時在現代化的城市叢林框架下緊張地生活,同時他們又保持了最低程度的對他人、對生命的期許呢?

資本主義的運行法則,就是強迫每個人努力付出,同時又從他人付出的成果中努力消費,整個世界就像上了發條的旋轉木馬,越轉越快,誰都不知道讓其減速的辦法。然而宗教可以,尤其是類似基督教、伊斯蘭教等帶有出世色彩的,其效力就是告訴人們,對此人生不必付之以全力,因為還有彼人生;對此人生不必太過於追求,因為還有彼人生。

當在人們歡呼全球化下的經濟狂歡時,宗教的力量總是給人們一絲涼風:孩子,那不是真的,悠著點兒。

廣義上說,維族身上代表的基於伊斯蘭與蘇菲混合教義的略帶出世色彩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是富有朴素的復古主義傾向,這在今天瘋狂的世界裡,是很有益的。不幸的是,幾十年來,市場經濟在新疆的橫衝直撞,許多人被夾在經濟生活帶來的極度不平均之後的羨慕感和無法改變自身生活方式的無奈中間,左右不是。放眼世界,包括西藏對主流漢人的排斥,又何嘗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