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流氓理直氣壯

蘭小歡

1. 時區也許和專制並無必然聯繫。蘇聯在專制下用的也不是一個時區,同樣跨幾個時區的民主的印度用的好像是同一個時間。但需要思考的是,為什麼80年代使用的“烏魯木齊時間”後來沒有了?為什麼在新疆的同一個地方,同樣的天黑天亮,漢人和維人使用不一樣的計時?

2. 很多受過維族犯罪分子侵害的人,都不約而同地提到說這些人犯罪犯的理直氣壯,即使被抓了也毫無羞恥之心,“就是要弄你們漢人,怎麼樣吧?!”如果你反抗起來,頓時就有血光之災。

但是,這是維族流氓“獨有”的問題麼?

我們不妨想想全國各地橫行的壞警察,貪官,或者城管,哪一個欺負起老實人或者貪汙起來不是理直氣壯的呢?你反抗哪一個能不立刻遭到報復呢?見了上級心虛,看見雙規心虛,見了你屁民一個他會心虛麼?

所以,“理直氣壯”好像是所有流氓的問題,而不僅僅是維族流氓的問題。“做賊心虛”?那說的是看見警察的時候,不是看見受害者的時候!在受害者面前,流氓,不分種族,永遠是趾高氣揚的,那是因為你是受害者而不是警察,而不是因為他是維族流氓而不是漢族流氓。

3. 又有人說,維族人整體素質特別低,維族壞蛋特別多,甚至還用了“大部分”這樣的描述。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沒有人給出過維族壞蛋占維族人的比例。我覺得,如果把壞警察,貪官,以及打砸搶家樂福的人們都加上的話,漢族的壞蛋比例也不低吧?偷錢包是偷,偷納稅人錢包就不是偷了?不洗澡有味兒是髒,拿著公家的錢天天洗桑拿香噴噴的就不髒麼?不能對自己族裔的惡習以為常還時不時參與一下,卻對別人族裔的惡倒嗤之以鼻,這個精神潔癖非常不妥。

不管事實怎樣,讓我們先認為“維族壞蛋就是特別多”,那麼我們可以想想為什麼?是維族天生就比較壞麼?大概大家都不會這麼認為。

那麼是因為伊斯蘭教的原因麼?畢竟,一說恐怖分子大家首先想到穆斯林。我舉個假想的例子來說明這種想法可能也不對。比如說,2009年,維族有30%壞蛋,漢族只有10%是壞蛋;而1969年,維族和漢族的壞蛋比例都是10%。如果有這種差距的話,那顯然不可能用宗教信仰來解釋,因為這信仰40年來都是如此,沒變過。所以不能解釋維族壞蛋越來越多的現象,這只能用這40年內發生的變化來解釋。

和所有的犯罪一樣,維族人的犯罪,也離不開教育水平和貧困。

4. 犯罪也好,素質也罷,這些和教育水平和貧困挂鉤的問題是普世的,漢人,回人,黑人,白人,都有。但問題在於,為什麼維人的犯罪行動好像大多是衝著漢人來的?這就不再是單純的犯罪和素質問題,而是民族衝突的問題。

同樣的,今日的衝突當然也是政治體制問題,也是民主和自由的問題。但是,當衝突本身不是針對體制,不是維人和漢人的窮人站在一起反對共同欺壓他們的體制,而是維人和漢人之間的衝突的時候,這主要還是民族問題。中國的體制在哪裡都差不多,衝突時時都有,大多是反抗官僚執惡法的,但這顯然不是新疆的情況,所以這裡的衝突的直接原因還是民族矛盾。而這在“普世體制”下形成的“特殊矛盾”,政府的民族政策難辭其咎。

5. 關於“文化同化”和“語言同化”問題,有人說,歷史上世界範圍內都是如此,強勢文化吞噬弱勢文化,語言不能避免。這是實話。全世界每天都有很多語言在消失,而曾經風行中國的俄語教育今天早已蹤影不見。

但是,自然淘汰和強行推行是不一樣的。人自然要死,沒有例外;而強行被弄死,是重罪。

當然,“強行推行”這種事,並不止針對維人。小到國慶遊行,中到徵地拆遷安裝綠壩,大到強制墮胎強制精神病,我們一直“強行推行”。要求維族中小學老師都過漢語資格考試,我們內地還要求中小學老師評職稱都考英語呢!管你教的是音樂還是中國歷史。哦,忘了說,所有科目碩士博士入學考試都考政治,強行的。

只不過,這一層的強行,又在民族小火上多扇了股小風罷了。

6. 主權的原則,古今中外都是大事,動輒流血千里伏屍百萬。可正是因為大,才要小心翼翼對待,謹慎,謹慎,再謹慎。不能隨隨便便就談主權,不能隨隨便便就談“防止分裂”,不能在新疆的大街小巷幾角旮旯男女老幼中都時時刻刻不斷提醒“防止分裂”。

如果不明白這一點,想象你很愛你的丈夫或妻子,不想家庭破裂。所以你在家裡的各個角落都貼上“防止外遇”,“反對分裂”,“嚴防境外第三者煽動”,而且每週都要花一天的時間強迫你愛人學習這些“文件”。後果會怎樣呢?就算你總是給他錢,小恩小惠的討好對方,又能怎樣呢?

最後,不離婚的話,就只能靠家庭暴力了。

7. 主權是“神聖”的,我毫不懷疑為了這麼“神聖”的東西,什麼代價都可以付,包括玉石俱焚把維吾爾人寫成歷史。但是麻煩在於,你理解的主權恐怕不是他理解的主權;更麻煩的是,雙方都認為自己的觀念是“神聖”的,隨時準備把對方寫進歷史。而對於想重寫歷史的人,已經過去的歷史是毫不相干的。就像每次的民族衝突中都強調“××是××自古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樣,都只是吐吐口水,那個“自古”其實根本是不相干的。南宋的皇帝是不會向站在祖墳前的蒙古人吐這口水的。

跳出這些破爛的框框來想想7.5事件吧。

作為一場血腥殺僇的旁觀者,我哀悼死者,同時慶幸躺在地上的不是我的親人,所以我還能思考,否則我就只會“以血還血,以牙還牙”。誰害死我的家人,我就一定會幹掉他。

但對那些僥幸只是旁觀者的人,我希望你們不要喪盡天良同時虛情假意地高喊“幹掉他”,尤其是當你們人數占優而且不用親身上陣的時候。

摘自牛博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