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日本人採訪南疆維族農民視頻有感

網友評論匯編

編者按:日本人採訪南疆維族農民的視頻,以“Xinjiang Uyghurs Speak Out”為題分三部分發表在Youtube網站上,感興趣的讀者請去觀看。一個個善良淳朴的維族農民飽受官僚欺壓,知道接受採訪說真話有可能惹禍上身卻毫不畏懼,傾訴了滿腔的怒火。比如:官吏巧立名目斂財,高於市價強賣農用物資;農民去銀行貸款卻被銀行官員中飽私囊,甚至發生過借10萬元拿到手1800元、借3000元拿到60元的咄咄怪事;種瓜賠錢,種棉勉強保本,只得賣掉羊羔還貸,15年來還沒有人能夠還清貸款;村民健康保險名不副實,付了90元,30元被貪汙,去醫院看病,超過60元部分還要自己付錢;徵召維族剩餘勞力去內地打工本來不是壞事但到了村裡就變成強徵。他們的遭遇是中共的制度造成的,並不是維族獨有的,但在新疆的背景下導致更大的問題。這個問題如果有解,只能等待憲政和民權施行於中國。

 

 

評論一:

看了那個日本人採訪南疆維族農民的視頻,覺得南疆的問題很大,現在內地的農村裡面鄉長村長如此公然盤剝農民的也不多了,最惡劣的也就是賣村裡的地,錢不給農民,自己挪用一類的,而且內地因為相對商業發達,壟斷農用物資的現象也沒有這麼嚴重。而南疆從這個視頻看來當地基層政府已經徹底爛掉了,不用說,那些基層的幹部肯定絕大多數都是當地的維族人。地區落後以及山高皇帝遠,農民淳朴,信息不靈通,且長期逆來順受,造成了當地官吏貪汙腐敗,以及對農民的盤剝,也比內地更嚴重。

這些人雖然不滿,訴求都是跟日常經濟生活相關的,也不是直接對準漢人或者中央政府的,但是這種情緒很容易被分裂分子煽動,以民族自主為口號來蠱惑民族情緒,把吏治腐敗說成是民族壓迫。

評論二:

共產黨政權的腐敗,反應到漢人內部就是大規模群體事件,反應到少數民族之間,普通少數民族人就會遷怒於整個共產黨政權,再被人一鼓動,就成了獨立分子。

基本上這是個無解的問題,可見的將來看不見共產黨腐敗改善的可能性。這個黨已經徹底墮落,各個地方官員橫徵暴斂,借著維護穩定的名義幹著中飽私囊的活,所有官員都 只關心自己的利益而無視百姓的呼籲。

全國各地的漢人老百姓的利益都得不到保護,少數民族也會面臨這個問題,漢人老百姓可以“聚眾鬧事”(參照石首),反抗政府官員甚至動刀子(參照巴東),拿汽油燒死燒傷無辜市民(參照成都),維族也不例外會有此種心理。

在中共倒臺的同時,中國不分裂則是最大的幸事。

評論三:

不是什麼農民消息不靈通,而是語言不同。基層的維族買辦掌握話語權,漢族官員高高在上,又不懂維語,不和維族交流,全靠維族買辦。這些買辦都是政府精心培養的“精英”,動輒民族大學培養,內地昆山、華西村考察學習,好的一點沒學會,官僚作風、形式主義全都搬回家了。維族農民不恨政府恨誰啊?他又不能罵本族的地方買辦,又罵不著上面的漢族官員,最後還不是怪到漢人政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