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一個烏魯木齊人 的一些胡言亂語

烏魯木齊一市民

我是烏魯木齊的漢族市民,現在北京出差,7.5後,很多人都有話說,但沒有網絡只能憋著。借這個平臺,有幾句話給大家說,時間緊張,沒法深思熟慮謀篇布局,心情也比較激動,只能想到哪裡說道哪裡,如果有不當的話,請大家原諒,畢竟親歷者目擊者的感受和評論者有所不同,我會盡量講政治,不把真心話講得太透,讓網管不至於太為難。大家不妨把我說的這些沒水平的話作為一個批駁的靶子,同時也請大家包涵,蠻荒之地來的人就這水平。

1,感謝各位同胞,你們讓我很感動,7月5號那天我目睹的很多事讓我無法在夜裡安睡,但在這裡我能感受到你們的溫情,謝謝你們!

2,曾有人分析說張純如女士是因為看了看多殘酷的史料,而患上了重度的抑鬱症不能自拔而自殺的,現在我理解了這種說法,我的朋友在金銀大道隔著玻璃窗目睹十幾個畜生當著一個孩子的面打死了母親,又剝掉死去母親的衣服將屍體扔進火堆,然後又打死了這個已經崩潰的孩子,他給我說十幾天了,他的夢境裡都是這個地獄般的場景,人,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3,我的祖輩是國民黨的戍邊軍人,是陶峙岳將軍的部下,後來起義投了共產黨,因此我出生在了新疆,我喝天山雪水長大,新疆就是我的家,7.5之後,我的很多朋友都動了回內地的念頭,包括我。我在想,如果越來越多的人這麼想,新疆危矣!如果食肉者認為心懷偏見的西方媒體的說法要比我們草民的生命重要,如果只有我們的屍體擺在那裡政府才能理直氣壯,那我們的生命實在太卑賤了!如果新疆的另外60%都能靠得住,兵團和我們的存在就是個大笑話,是什麼讓我們動了閃人的念頭?

4,烏魯木齊的漢族市民現在心情如何?別人我不知道,我只能說說我熟悉的圈子:極度的憤怒 + 極度的沮喪 + 極度的焦慮 + 極度的窩囊感。

5,這個論壇上的很多網友很善良知性,即使是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鮮有對維族惡語相向的。我看到有個“毅力中國”的網友還把在新疆的經歷貼在了網上,在他的筆下,我們看到了一群善良淳朴的人,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相信都是真的。在彎彎曲曲鬥心眼的環境下長大的我們,見到簡單率直的人有感嘆很自然。不過,中國文化的劣根之一就是“遠香近臭”,古人說,與其有乍見之歡,不如無久處之厭,有句歌詞說,相愛簡單,相處太難,我只想說一句話,7.5事件中暴徒們從頭至尾都不是一伙人在孤軍奮戰的,獸性往往是被同類的鼓勵激大的,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殺人,但有歡呼癖好的人大有人在。昨天我在海澱劇院打車,有一個特能侃的老阿伯司機告訴我說,美國人炸我們大使館那年,他免費拉學生們去美國大使館抗議,而且他不辭辛苦地收集磚頭給學生,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我的朋友告訴我,7月5日21:00多,在大巴扎附近他看到慈祥的維族老爺爺奶奶在運磚石,我也感嘆,在刀光劍影裡還想著裝修房子,真不簡單!

6,電視上的那些救人的故事百分百都是真的,不過上電視的都是小概率的事,大家都做的事,上電視幹什麼?

7.我的當教授的親戚說過一句話:在中國,有一伙人對祖國的態度是經過精密的利害權衡之後的無奈選擇,一旦態勢轉變,變臉比脫褲子還快,比如說,現在中亞國家的頭頭都是當時蘇聯加盟共和國的黨委書記,一旦國家處於危難之時,他們的選擇再自然不過了。

8,7月7號那天的遊行我也去了,當天早上收到的串聯短信現在還在我的手機上,告訴大家,漢族人也傷害無辜了,但數量少之又少,因為軍隊的行動實在太迅速了,而且的確沒有打過維族的婦女和老人,更不要說孩子,領頭的都是家裡有傷亡的人。

9,現在新疆全境沒有互聯網,沒有國際長途,沒有手機短信,據說要到國慶以後才改變,我不知屆時看到的東西會不會讓大家徹夜難眠?

摘自文學城論壇,無法確證真實性,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