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見證 烏魯木齊暴亂的前奏

嚴華

從六月份開始,我從美國專程到新疆考察,從烏魯木齊到吐魯番,從克拉瑪依到堪納斯,從沙漠到天山,在新疆逛了遍。一路上,從維吾爾到哥薩克,從蒙古到回民,我有意識地瞭解當地少數族風土民情,對各族關係深入調查。

由於我一直跟維吾爾人密切接觸,到了七月四號我感覺勢頭不對,立即購買了機票。結果七月五日,我前腳剛一離開,烏魯木齊就發生了暴亂,真是有驚無險,逃過一劫!

烏魯木齊騷亂醞釀已久

從六月二十七日到離開前,我正好在烏魯木齊市,因為想深入瞭解維吾爾人輿情,就住在在二道橋和“國際大巴扎”維吾爾聚居區,每天與維人扎蕞聊天(一般大城市的維吾爾人或做買賣的都會講漢語)。那時,烏市“大巴扎(自由市場)”

和賽馬場等地的維吾爾年青人,在烤羊肉和“麵肺”攤上,開始談論韶關事件:“好幾個維吾爾人被打死,一百多被打傷。漢人不管那些人的死活。我們得把他們救回來”云云。

七月三日這天,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維人禮拜日,男人們在各個清真寺借祈禱會,聚集議事。這時,我發現各個清真寺已經在暗自串聯,醞釀抗議示威。在二道橋和五一路(最大的維族夜市)鬧世區,幾撮本地維吾爾人在攤販前吃烤羊肉,招待外地來的維人。這些外地人中,有的來自喀什,有的來自塔城,絕大多數都是本地人。

那天,當他們知道我來自美國後,圍攏過來問我熱比婭和海外維族組織的情況。後來,他們帶我進入最大的“白色清真寺”,見了寺內的大毛拉等人。幾位毛拉和維族年青人激動地對我發表演講,但我聽不懂他們說的“漢語”,旁邊的翻譯解釋的大意是:青海和內地漢人占了我們的地,運走這裡的石油;所有大官和好職位都被漢人占了,我們什麼也沒有。

這時有人談起“韶關事件”:內地漢人欺負我們維族人,當官的不管。他們說“維吾爾”一詞的意思就是“團結互助”,我們不能不管。期間其他年青維吾爾人聚集過來,群情激憤,有人發誓高喊要報仇。

有組織有預謀?魔鬼出在清真寺裡

通過很多維吾爾人交談,我的印象是,他們對美國的熱比婭及海外分裂組織似乎並不熟悉。在我遇見的十幾撥維吾爾人中,只有一兩個頭領對海外的熱比婭等人略知一二。但他們知道的信息也是錯誤的。

另外,那些維族憤青到宗教領袖,他們抱怨的大多是涉及到他們利益的具體小事,族群的社會地位和個人待遇問題,而不是海外疆獨組織或知識分子津津樂道的“獨立建國”之類的假大空的“大道理”。

所以,說海外維吾爾人分裂組織“操縱”七五事件,似乎不大可能,因為根據我的瞭解,熱比婭們在海外既沒有這樣的實力,而在國內也沒有這樣的影響力和號召力。海內外的維族極端勢力起到的關鍵作用是:與國內的極端主義、宗教狂和分裂主義份子,內外勾結、煽風點火、傳遞信息,但“熱比婭及其海外組織”不大可能指揮、領導或操縱了這場新疆暴亂。

依我的瞭解,如果說這次事件是有預謀的,那麼魔鬼就出在各地的清真寺裡。這些極端份子借禮拜活動,聚眾煽情,醞釀鬧事,再通過清真寺的網路和人脈,相互串聯。七月五日的示威,顯然是蓄謀已久、共同策劃的。他們預定在市區幾個清真寺串聯聚集,並按約定時間,同時上街。

據我瞭解,開始時主要組織者事前似乎並沒有計劃要發動“暴亂”,也許他們只是預謀要“示威遊行”。在二三百維人出現在新疆政府前的人民廣場和解放路時,遇到在這裡巡邏的軍警(這些軍警大多是維吾爾年青男子),很快被武力驅趕。這些年青人被驅退後,怒不可壑。隨後,在大巴扎、賽馬場等維吾爾聚居區,他們呼朋喚友,相互慫恿,開始暴力破壞,見漢人和漢人的財產就打、砸、搶、燒,並逐漸演變成一場針對漢人的種族仇殺和暴亂。

關鍵詞:民族融合,雙語教育和貧富分化

關於新疆維吾爾問題和對策,我寫過幾篇長文(將陸續發表)。這裡,只提幾個關鍵詞。新疆的關鍵問題是“民族融合,雙語教育和貧富分化”等問題。中國應像美國和西方那樣,消除社會隔閡、促進民族融合;而不應像蘇聯那樣“強化民族差別”,甚至人為製造不公正和不平等,導致各族走向分裂、衝突或戰爭。

這些維族鬧事者,不是“社會邊緣”人,就是極端民族份子及宗教狂,他們漢語不好或者根本不會說漢語,結果就找不到好工作,特別是政府職位。即使做生意也賺不到大錢,因此有些人就在全國各地強賣強買,偷搶拐騙,甚至走向社會對立面。

在喀什、庫車及阿克蘇等南疆地區,及北疆的阿勒泰農牧區,不僅貧困落後,更愚昧無知。很多維吾爾村民靠種地、放羊、種葡萄維生。村子裡只有泥土房,道路上和村邊院外,到處都是臭氣難聞的牛馬羊糞;村裡沒有公路和水電,沒有學校,更沒有雙語教育,但每個村莊都有伊斯蘭教清真寺。

那些從沒受過基礎教育和雙語教育的無知青年,無論在家鄉或者打工的外地,一但被灌輸了偏見的種族和宗教思想,就很容易變成極端份子。這跟貧窮愚昧的阿富漢、巴基斯坦等中亞和中東其他伊斯蘭教極端勢力,十分類似。

要想治根治本,除了加大“支邊扶貧”力度,重點實施路、水、電“村村通”,建立新城鎮等,短期規劃外;從內地招募和派遣大學生和志願者,到每個邊疆及少數民族區的村莊,實施真正的義務教育和強化“雙語教學”,傳播文明文化,促使民族融合,消除社會隔閡,以從根本上解決貧富分化問題,才能使新疆、西藏等地長治久安。

需要特別澄清的是,從開始組織“遊行示威”到演變為烏魯木齊暴亂,總共參與者都沒有超過幾百人;加上五點鐘以後,無意中捲入“維漢街頭仇殺”的普通民眾,也不會超過幾千人,絕對不是海外疆獨吹噓的“萬人示威”。

一般有穩定工作的維族,特別是政府公務員、維吾爾警察,有產階層和商人,都不會參與這類極端行為。這些少數打雜搶人員,多是沒有融入主流社會的“邊緣人物”和無知憤青。

我們必須十分清楚,新疆八百多萬維吾爾人是無辜的,他們絕大多數維人老實誠懇,熱情開朗,他們與漢族沒有本質矛盾,也願意做中國的好公民。

烏魯木齊的暴力犯罪,只是其中極少宗教狂或極端份子的犯罪行為,絕不能把這筆賬算到多數維人頭上。否則,就會真正傷害無辜的維吾爾人,把維人推向反面,使雙方仇恨加劇,問題更加無解。

節選自多維博客

 

多維讀者評論之一:

共產黨宣傳7.5事件是“境外三種勢力”,那個胡錦濤本人也是不信的。政治局那幾塊料,有幾個真信?但為什麼共產黨要這麼宣傳?沒別的,就是為轉移國內矛盾,為了維護獨裁。

民族衝突,說到底是經濟衝突。近10多年來,漢族民眾生活水平在下降,新疆維族何嘗不是如此?因兩個維族人被漢人打死引發這次暴力事件,與去年翁安一個少女被冤死引發的“甕安暴力”,社會本質完全一樣,那就是“偶發事件”僅是導火索,數千數萬民眾能夠一夜之間,一呼百應,去大規模攻擊政府、攻擊異族,燒、砸、殺人,其深層原因就是中國社會底層民眾對共黨統治表現出了極大不滿情緒,對欺壓百姓、無官不貪腐共產黨政府,已感到無比憤怒了。

共產黨已坐在一大堆火藥桶上。這一個個火藥桶,現在幾乎每天都在小爆炸。有一天這些火藥桶會一起爆炸,這一天不遠了。

 

多維讀者評論之二:

樓主的文章其實證實了“7.5”事件是有組織的活動。如果只事要遊行抗議,要不遠千里從南疆等地招人來嗎。網上的扇動只是公開的迷霧,真正的組織工作應該是祕密的。是不是由熱比婭操縱很難說是,也很難說不是。熱比婭曾說漏了嘴,她在出事前一一給她在烏市的親友打電話,叫他們不要參加鬧事,結果她在烏市的親友一個也沒有參加鬧事。想必她是想撇清自己,可她是如何事先知道的呢?

參加遊行抗議的人似乎與打砸搶燒殺的人不是同一批人。前者沒有刀棍,維吾爾人出們也不帶長刀,更不會帶棍棒,正常情況下磚塊石頭在中國的任何一個城市是都不是那麼容易檢到的。如果只是拳打腳踢,用礦泉水瓶砸不可能在拿麼短的時間內死那麼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