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狹隘民族主義再揭偽

並為之指路

──兼論“人權高於主權”是正宗儒家思想

東海一梟

編者按:東海一梟先生對狹隘民族主義者當頭棒喝,洞中肯綮: 在國民人權普遍受到特權侵略、國家被異化作壓迫的工具的情況下,高叫“主權高於人權”高舉民族主義大旗,不啻專制者的幫凶。一腔熱血的憤青未必別有用心但被中共利用。民族主義者們一定要明白,中共是才我們民族真正的大敵!

 一

“人權高於主權”是普世價值,也是儒家義理。孟子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社稷就相當於國家、代表著主權。民為貴,所以儒家在政治上以民為本。

儒家在一定的歷史時間內尊君、一定程度上愛國,但不是君主主義和“社稷主義”(國家主義)。君要尊,國要愛,但都必須堅持民本主義,以民為重。在個體層面,儒家有濃厚的人本主義精神。仁者愛人,儒家仁本主義高於人本主義而涵蓋之。

所以“人權高於主權”作為現代文明的一個原則,也是儒家的一個政治原則(這也是現代社會區別大儒與小儒、真儒與偽儒的一個重要標準),不能顛倒。“民為貴,社稷次之”不能顛倒成“社稷為貴民次之”,否則孟子就不會贊成湯武革命了。

至於在歷代王朝政治實踐中,民本主義往往會異化為“國本”乃至君本,那是歷史局限所致,非儒家之罪,亦非原儒之初衷。

對於異議者,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者們有一句很經典的反問:那麼為了人權就可以出賣主權了?(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大同小異,民族主義特別是漢民族主義更加狹隘些,所以放在一起批。另外,愛國主義其實多是打著愛國旗號的國家主義)

這是典型的狡辯。社稷次之,不是不要社稷,人權高於主權並不是不要主權,更不是允許出賣國家和主權,就象儒家親親仁民愛物,但不是唯親人、唯民意、唯物質一樣。親人、民意、物質都不能成為“主義”(民本主義與民意至上的民粹主義性質是不同的)。

在一定的歷史時間段內,當國家和主權乃是維護人權、民權的重要工具的情況下,出賣國家和主權,也是對廣大國民人權的嚴重侵犯和剝奪。故面對非正義的侵略戰爭,保家衛國、保衛主權的完整,正是為保衛國民人權不受異族外國侵犯。在這種特殊時候,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才有一定的正面意義。

當社稷被紂王劫持的時候,奴隸們高調愛國不僅極端可笑而且特別可恥,同樣,在國民人權普遍受到特權侵略、國家被異化作壓迫的工具的情況下,高叫“主權高於人權”高舉民族主義大旗興風作浪、虛設敵人奮勇衝殺者,往往是別有用心的、偽的。

有人嘲笑他們:腦殘不忘憂國、不忘愛國。我說,他們不是腦殘,而是精明之至、鄉愿之至、奸詐之至。特權者借此“維權”,某些無權者借此冀分一杯羹,無本生意啊,至少自以為可以毫無風險、毫無付出地賣弄一下“勇敢”、“高尚”!只不過這種小聰明毫無智慧,實乃大不明,徒然遺笑大方,終必自殘自毀耳。如果有人想借此在政治上、社會上成點什麼氣候,純屬做夢!

愛國的方式和表現不一而足,在專制國度,最好的愛國家愛民族的方式和表現是,努力推動法律、社會、政治之文明化,最後將被剝奪的人權從專制主義特權分子手中奪回來,還國於民,還權於民――當然,具體“奪權”手段、方式如何,革命還是改良,因時制宜;言論還是行動,如何行動,則可以因人而異。凡我同仁,務須努力。

在現代社會,凡是反對“人權高於主權”這一政治原則的就是反動分子,也是反儒、反華分子,凡打著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漢民族主義之類牌子而堅持和維護專制特權者,出賣靈魂、抵抗文明、貶辱人權、反對民權、損害民族國家之整體利益,其性質與漢奸無異,是可以視之為和平時期的思想漢奸的。

思想漢奸不是沒有言論自由。思想漢奸的漢奸思想如果不落實為現實行動、不給社會和他人造成即時的現實傷害,自不受法律制裁,但必須受到理論批判和道德譴責,其製造的思想混亂必須予以必要的澄清,他們的畫皮必須被剝掉,這是儒家文化責任之所在。――當然,一般隨聲附和者是連思想漢奸都不配的,小丑而已,鄉愿而已,不足挂齒。

儒家是華夏文明之主流。一些民族主義者一邊以華夏文明的代表自居,一邊卻從根本上反對儒家,簡直矛盾、愚蠢得可笑。他們不僅架空、掏空華夏文明,而且加以嚴重的玷汙。他們的很多“觀點”與真正的華夏文明水火不容。曾國藩、林則徐、梁啟超、譚嗣同等居然都被此輩視為漢奸,顛倒黑白,莫此為甚!(附:龍在野同仁曰:“曾國藩、左宗棠、梁啟超、譚嗣同等皆是正宗的儒家弟子。至於其具體觀點、水平境界則為另一回事。特別是曾國藩,為捍衛中華文化立有功勞;譚嗣同等六君子被獨裁奸人所屠宰,不僅是儒家百年災難的徵兆,也是中國陷入大災難的具體表現之一。”說得很對)

值得一提的是,“以華夏宗族血統體系為基礎”的漢民族血統論、“滿清餘孽人人得而誅之!”等充滿民族岐視的觀點,也是逆現代文明潮流而動的。

剛剛獲悉,聯合國德班審議大會4月21日提前通過會議最後文件,呼吁各國以更大的決心和政治意願來解決各種形式的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問題。(注:德班是南非第二大城市)這份以協商一致方式通過的長達16頁的文件重申了2001年南非德班聯合國反對種族主義世界會議所通過的《德班宣言和行動綱領》,重申了各國防止、打擊和根除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和各種“不容忍”現象的承諾。

火是不能玩的,特別是毛孩子們。一些所謂的漢民族主義者的言論中充斥著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和各種“不容忍”,一不小心,就會淪為聯合國決議的“各國防止、打擊和根除”的對象,可不慎與,可不慎與。奉勸這些糊塗人士,改邪歸正,回小向大,此其時矣。

中共都已有所進步、有所尊儒、有所尊重普世價值和文明規則,某些所謂的民族主義、漢民族主義以及某些儒家反而在大開倒車,令人齒冷。逐步靠攏並回歸以仁本主義為代表的中華文化,乃是中共唯一出路之所在,這也是民族主義者們唯一的出路!

在梟文《民族主義揭偽》後,有某網友的跟帖,對民族主義的批判言之有理,錄此共賞:

“以華夏宗族血統體系”、“順化蠻夷,服從華夏”就憑這麼幾句沒頭沒腦的話就知道是些什麼貨色,類似於希特勒叫囂要“讓日耳曼人統治全世界”一樣是一丘之貉,不過相較之下,比之後者的行動主義和相對完整的世界觀,那他們是提鞋子都不夠資格的。我個人認為中國的歷史教育(特別是蒙滿殘暴史的遮遮掩掩)對催生這些畸形怪胎的產生也多少是負有責任的。沒想到東海大俠也會去理會這麼些東西。

我個人對民族主義的基本歸類如下:一,民族大義始終是一種倫理主義,它有其自身正當的範圍。二,反外排異的民族主義,此類屬於沒腦沒智的民族亢奮情緒。三,意識形態性民族主義、法西斯主義或者納粹主義是它的最高形態。這三種形態只有第一種是唯一正面積極的,而類似漢族網、漢網之流相對多集中為後兩類。

可笑的是,非正面性民族主義者一貫鼓吹自己是什麼民族文化精華的繼承和發揚人,但稍微知道點歷史的人都不難發現這類人既不是民族文化的繼承人也從來不是創造者,就像從希特勒身上看不到德國文化思想的靈魂的一樣,因為一種暴烈狹隘低級的信仰主義已把他們的靈魂和正常人格給吞沒了。

東海之所以偶爾“會去理會這些畸形怪胎”,乃是出於仁義慈悲、為了精神拯救,乃是孔子誨人不倦的精神在作怪,“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人人本性相同,只要內存恥感,外有機緣,任何人都有自新的可能,畸形怪胎也有恢復正常乃至成長為豪傑的可能。所以不要把人看死了,也不要把一個圈子看成一個人,不良圈子也可能有良人。漢族網、漢網中某些人對儒家不無了解、對我不乏尊重,屬於可“救”之人、可教之材。

佛教面向眾生,儒家面向眾人。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只要是人和人的組織,不論在朝政黨還是在野勢力,都是儒家教化的對象。大良知之門面向天下後世暢開的。

 

2009-4-25

摘自儒家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