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漢民族主義

的復甦及發展

殷新

編者按:“漢民族主義”的提法不一定妥當,但本文從漢族自我意識的視角,對中共的罪行做出了精辟的分析。中共為維持其專制統治而千方百計打壓、欺騙漢族民眾,但漢族民眾普遍覺醒之日也就是中共的喪鐘敲響之時。在中共的壓制之下,漢族自發恢復的族群意識難免受到一定程度的扭曲,但華夏先賢數千年來留下了深厚的文化積澱,有助於漢族民眾避免狹隘的族群意識;以漢族傳統文化為主體的中華文明的發揚光大,尚需等待民主憲政施行於中國大地。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裡,漢族弘揚本族群傳統文化的同時並不會借助自身的人口優勢來打壓少數族群的文化,而是與中國各個少數族群共同開拓中華民族的輝煌前途。那時,“漢民族主義” 將成為歷史。

 

 

近幾年漢民族主義在中國的發展非常迅速,令人欣慰的同時也引起某些人的敵視,高呼大漢族主義不可取,視之為洪水猛獸。為了辨明漢民族主義的真諦,本文將著重分析漢民族主義的內容、復甦時的背景以及發展過程。

自從中共執政一直到進入21世紀之前,漢民族主義者其實很罕見。甚至可以說,當時漢族處於待消亡狀態:本族的文化傳承已經消失殆盡,對自己民族的歷史存在諸多誤解,民族認同感也比較淡薄。對於自己是漢族這個概念,絕大部分漢族人並無太大感觸。搆成一個民族的幾大要素僅剩下天然的血統還未消亡,相當重要的文化傳承、歷史和認同感卻被破壞殆盡。這一時期的漢族,已經距離滅族不遠。

導致這一狀況的原因是民族主義與共產主義存在天然上的矛盾,而且漢族的傳統文化必然會對共產主義的暴行產生強烈抵觸。這種矛盾與抵觸是完全不能和解的,屬於你死我活的強烈對立。為了實施共產主義,中共必然要極力打壓漢族的民族意識,消滅其文化傳承,歪曲漢人歷史。

中共千方百計消滅漢族的同時,出於製造敵人以穩固其統治的目的,又強調國民要無條件擁護其統治,哪怕其犯下滔天大罪,同時竭力妖魔化西方民主國家,以煽動國民對文明社會的仇視。需要注意的是,這種情緒與民族主義無關,其衝突的主體並非民族,而是意識形態。將這種無理性情緒稱之為民族主義是不恰當的。

真正的漢民族主義,必然以民族為基石。它強調對本民族文化傳承、歷史的正本清源,重視民族意識,要求族人有民族認同感。其發展與互聯網的興起密不可分,分析漢民族主義得以啟蒙的時期,就會發現那段時期正是互聯網在中國開始普及的時候。互聯網的普及使國民獲得資訊的路徑得到極大的拓寬,同時使無法在官媒發表的觀點有了闡述的場所,缺失的民族意識也從幾個帖子開始,一步步發展壯大。

漢民族主義的復甦從文化和歷史的正本清源開始。互聯網給予網民一個相對自由的空間,非官方的聲音不斷出現,大量為漢族文化傳承和歷史正名的資料湧入網絡。這些不容於官方的資訊,給網民帶來了一種全新的視覺。漢族民眾得以看到自己民族那失落的輝煌文明與歷史,民族自信心得以加強,也使消亡已久的民族意識開始萌動。

漢民族主義進一步的發展與中國歷史特別是宋、元、明、清的深究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網絡上浩如煙海的資料,使人們認識到宋代對平民寬大,蒙元瘋狂屠殺漢人的殘忍,明朝發達的科技與即將變革的社會,滿清的倒行逆施和對漢族文化的摧殘。這些與官方說法截然不同的資料為漢民族主義的青苗注入了大量營養,使其得到進一步發展。

與此同時,官方出於打壓漢族民族精神的目的,指鹿為馬,篡改事實。官方將滿清服裝命名為唐裝,閻崇年之類無恥文人又鼓吹沾滿血腥的滿清如何偉大,電視機裡滿屏幕令人厭惡的辮子戲,甚至出現了歌頌野蠻的剃發易服行徑的《七品李剃頭》。更有甚者,為滿清入關這一反動事件歌功頌德、將漢奸范文程之流列為英雄的事情也時有發生。這種背景下,已經對本族文化與歷史有所瞭解的漢人必然會對此類行為產生極大的反感。他們以漢服蔑視滿裝,用歷史糾正扭曲,追思漢文明的輝煌,抵制野蠻人的暴行。這種官方與民間的對抗更加促進了漢民族主義的發展,使其在短短幾年就發展到令人欣慰的地步。

另一個不能忽略的因素就是一些自稱是某少數民族的人士在網絡上讚美蒙元滿清之類野蠻人的暴行,歌頌反動政權的皇帝,鼓吹自己民族的優越,詆毀漢人的文化和歷史。看到漢族人對本族文化與歷史的正本清源他們就將這些正常行為上升為大漢族主義,而對他們自己的胡言亂語卻沒有大X族主義的自覺。此類顛倒是非的無恥行徑自然會遭到唾罵,然而他們卻對此樂此不疲。考慮到這些人的無恥行徑與官方篡改行為的雙重作用,必然會讓漢族的民族意識得到進一步加強,同時也會出現一些過激言論。必須注意到,過激言論的出現,此類行為負有很大責任。

漢民族主義能在短短數年內迅速成形並發展成一股不小的力量,漢文化的強大生命力可見一斑。而其與中共統治之間天生的衝突,必然會使越來越多的漢民族主義者脫離中共的思想掌控,為中國脫離中共統治的進程注入新的推進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