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論中國民族主義

──答陳禮銘先生的七個問題

虛懷若谷

編者按:本文摘自“獨立評論”論壇,是虛懷若谷先生對陳禮銘先生上文的回復,很有見地,但“漢族實際就是中國人的總稱,就是中華民族”的說法與日常用語裡的漢族概念不合,本刊並不提倡,請讀者著眼於思想深意,在這裡暫且接納這個用法。

 

 

陳禮銘先生《中國民族主義面面觀》,提出7個問題。當然,陳先生對這7個問題,都有自己的解答,提問的方式,本身已經蘊含著陳先生提供的答案。我在中國民族問題上,則與陳先生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我認為陳先生,還有其他的不少人士,對中國民族問題的歷史和現狀,都有不少誤解。故特藉回答陳先生7個問題,闡述我對中國民族主義問題的一些看法商榷之。

一、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的嗎?

答:是。

對這個問題,像我這樣斬釘截鐵的以一個“是”字回答的人,恐怕不多,這恰恰證明“逆向民族主義”在華人社會中的嚴重狀況。下面解釋一下我為什麼完全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這句話。

這當然絕不是主張“大漢族主義”,主張“法西斯主義”,主張“民族壓迫”,主張製造民族不平等。我本人一貫主張民主主義,人道主義,世界大同,最憎恨和反對民族壓迫,民族不平等,和民族歧視行為。

以民族利益為出發點本身沒有錯。世界上任何民族要想正常的生存和發展,都必須以本民族利益為出發點。關鍵是不能夠把對自己民族的利益的追求建立在其他民族的痛苦的基礎之上,必須尊重其他民族的同樣的追求本民族利益的權利。

如果說,日本人的民族主義以大和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美國人的民族主義以美利堅民族利益為出發點,有錯嗎?只要他是合理的沒有坑害其他民族的尊嚴和權益,就沒有錯。說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中華民族利益為出發點,有錯嗎?當然無錯。說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實際上,和說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中華民族利益為出發點,是同一個意思,是同一概念的不同詞語表達而已,既然說“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中華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無錯同義語的“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的”當然也是無錯。

為什麼說中國的民族主義就等於漢民族的民族主義?我們必須徹底的澄清“中國”“中華民族”“漢族”這些概念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謂漢族,並不是一個自然生理意義上的概念,就和世界上其他民族不是自然生理意義的概念一樣。漢族是一個歷史文化範疇,形成於先秦,定型於秦漢,不斷壯大發展於其後,他實際是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由於共同的歷史淵源,共同接受了當時在東亞所能達到最高程度的文明,形成共同生活方式的一群人的總稱。夏商周三代本來是不同的部落,可是今天誰能說出自己是夏人,或商人,或周人的後代;齊楚燕韓趙魏秦,本來是歷史文化不盡相同的七國,可是今天誰能說出自己是這七國中哪一國的子孫?大家共同進化到了相同的程度,泯滅了原本進化等級上的差異,形成了完全共同的生活方式,變成了一家人,這就是共同生活在中國的一群人,就是漢族(漢族的稱呼是外族賦予中國人的,中國人本來自稱華夏,華夏就是文明的意思,這說明,只要認同了中華文明,達到了中華文明程度的,就是漢族這個民族的成員)。

因此,漢族實際就是中國人的總稱,就是中華民族,“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天公地道,何錯之有?

漢族在秦漢形成以後,伴隨著漢族文明的擴張(這種擴張,是文明的以德服人的,絕不是帝國主義式的侵略),有越來越多的新的地區的成員進化到了漢族的水平,成為漢族的成員。就好像美國最初只有13州,只有這13州人是美利堅人,而現在擴展到50個州,這50個州都成了美利堅人一樣。福建人,廣東人,古代是斷發文身的異族,今天都是純粹的漢人。如果沒有一些地理和歷史因素導致阻隔的話,越南、緬甸、泰國等國,是完全有可能也成為今天的漢族人的。

今天,在中國還存在著少數沒有完全融合入中國主流漢文明的其他族群,對這些族群的合法權益,對這些族群不同於漢族的一些生活方式,當然必須完全的尊重。但是,不能因為要尊重這些少數族群的權益,就不許中國人民追求中國的民族利益即漢族的民族利益?就好比不能因為美國有唐人街,就不許美國人追求美國的民族利益一樣。古代的齊楚燕韓趙魏秦,很早就共同融合為共同的中國文明,即偉大的漢文明,今天的壯苗侗白滿蒙回等族,無非是已經部分的融合進而還沒有完全融合進中國主流漢文明,所以還帶著少數民族標簽的一些人群而已。其實若沒有中共幾十年的倒行逆施,製造出許多人工“少數民族”,那麼很多“少數民族”早就自然同化為漢人了。比如滿族,現在實際哪裡還存在這個種族,這個民族還有什麼自己的特徵?如果不是中共錯誤的民族政策,和一部分滿洲人中居心叵測分子出於個人野心的活動相結合,企圖掀起滿遺復辟的逆流,則這個民族早就和歷史上的匈奴、鮮卑、契丹、黨項等一樣,徹底消失於無形了(這種自然消失是好事,是進化於更高的文明階段)。

順應歷史的潮流,文明進步的需要,我們應該鼓勵已經部分融入而還沒有完全融於中國主流漢文明的少數人群自然進化融合,決不能像中共似的,人為的鼓勵少數族群的民族離心傾向,在中國製造本來不會那麼複雜的民族問題。

如果把中共所建搆的所謂56個民族的情況大致讀一下,不難發現,有的是只有幾百幾千人的其實尚未形成民族狀態的少數部落人群,有的是早已漢化被中共人為規定為少數民族的,比如壯族、土家族的大部分,滿族、回族(本質上是漢族血統的穆斯林)等,去掉由於中共民族政策而人為製造的大量偽少數民族,其餘不過是正如我前面所說,是“已經(程度不同的)部分的融合進而還沒有完全融合進中國主流漢文明”的少數人群而已。因此,說中國基本上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這話並無大錯。和世界上許多多民族國家,如俄羅斯、印度、美國等不一樣,中國本來沒有多少少數民族問題,中國本質上就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情況更類似於日本、韓國。中共統治這樣一個國家,卻口口聲聲“黨領導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打壓漢民族的正常民族訴求,人為製造大量本不存在的少數民族問題,預埋國家分裂、民族仇殺的隱患(將來必須用大智慧化解中共埋下的隱患,使之不至發作),這對漢民族是犯罪,對少數族群人民也是不負責。

毋庸諱言,在我們中國這個本質上的單一民族國家,也確實存在少數比較穩固成形的,具有對峙於漢文化資格的其他文明的人群,他們是不大可能甚至基本不可能融合進漢文明的民族。最典型的是西藏吐蕃民族。從這個意義上說,藏民族要求獨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一個有尊嚴的國家,是不能隨便允許本國領土隨意脫幅的,這世界各國皆是如此。對於西藏問題,需要漢藏雙方達成諒解和妥協,互相尊重,彼此協和,在承認中國主權的基礎上,允許具有獨特宗教文化,具有獨立地理單元的西藏人民實行高度自治(西藏大概是中國唯一真正具備實施民族自治資格的地區),共同造就一個和諧的雙贏的中國。

 

二、如果(一)的答案為“是”,那麼是否允許各非漢民族依據中國憲法總綱第四條中“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則推行以本民族利益為出發點的民族主義?

答:如果正確解答了第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便不成其為問題了。請參見我對(一)的解答,答案已經盡在其中。

 

三、如果(一)的答案為“否”,那麼請問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以五十六個民族的共同利益亦即中華民族總體利益為出發點嗎?

答:對(一)的解答已經化解了此一問題。因為提到所謂“五十六個民族”,所以多說兩句。

所謂“五十六個民族”根本是虛擬出來的偽概念。鄙人曾有拙作論證這個問題:《所謂“56個民族”根本就是中共國製造出來的偽概念和政治圖騰》。

所謂“五十六個民族的共同利益亦即中華民族總體利益”根本就是錯的離譜的悖論,而且很像共產黨長期使用的語言。道理非常簡單,既然你承認中國有五十六個民族,那就必然五十六個民族分別具有自己的利益,就根本不可能還有什麼“中華民族總體利益”。完全罔顧中國本質上是漢民族單一民族國家的事實,成天宣傳什麼五十六個民族;罔顧西方國家淡化民族身份的有益經驗,強行規定所有人的身份證等各種證件都要填報民族成分;罔顧中國歷史的發展潮流是落後族群地區逐漸向先進文明看齊歸化,實行改土歸流,實行從蘇聯學來的不倫不類的少數民族區域自治;這種搞法,只能人為製造本來不明顯甚或根本不存在的民族界限,不斷強化各“民族”的自利傾向,還談何“中華民族總體利益”。所以,我在對(一)的回答中,根據中國歷史的真實狀況,和現實應有的發展趨勢,斬釘截鐵的回答了,中國的民族主義就是以漢民族利益為出發點(其實,說利益云云,是從俗而言,也是順著陳先生原文而來,漢族文化,在處理民族關係上,其實並不強調利,而是強調義,此所以漢族能成為世界人口最多,東亞地域最大的單一民族國家。這個問題太大,暫不涉及)。

必須明瞭,當你承認有多民族存在的時候,就同時隱含承認了各民族都有各自的利益,那就永遠不會還有什麼“五十六個民族的共同利益亦即中華民族總體利益”。更何況不能一碗水端平,搞什麼“兩少一寬”,以民族政策製造的特權,凌駕於法律規定的人人平等原則之上,進行歪曲歷史的崇拜滿清的教育,打壓漢民族正常的民族訴求,那只會不斷的製造民族隔閡,引發嚴重的民族矛盾。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說的就是中共“光輝的民族政策”。奇怪的是,有些自居反共據說是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在這個問題上重復中共的錯誤論調,這個問題實在不能不加以澄清。

有不同民族,就有不同利益,就像有不同人就有不同人的利益,有不同國家就有不同國家的利益一樣。追求自己的利益沒錯,也不可能消除這種利益,關鍵是決不能把對自己利益的追求建立在損害別人利益的基礎上。所以像中共似的人為製造“少數民族”是最愚蠢不過的了。對於確實存在的不同民族,比如漢族和藏族,我們必須承認,他們是分別具有各自不同利益的,所以從本質上說,是不可能形成什麼“漢族藏族的共同利益亦即中華民族總體利益”,那是自欺欺人。我們所能做的,是達成雙方利益的邊界,找到雙方能共同接受的妥協點。

 

四、如果(二)的答案為“是”,那麼在各民族基於本民族利益推行的民族主義發生衝突時由誰仲裁?如何仲裁?

答:問題很簡單。如果你虛擬並強化五十六個民族的觀念,那麼就必然使得“五十六個民族”都去追求“本民族利益”,去人為製造民族衝突產生的可能性。本來廣西沒有多少壯人,廣西王李宗仁在中共建立“廣西壯族自治區”前都沒聽過什麼壯族。中共卻製造出來廣西“壯族”這個很大程度上的偽民族,使得相當多本來的漢人,變成了具有和其他漢人民族心理狀態不同的“壯族人”(文化上根本沒有什麼差異,因為本來就是一個漢民族),弄出了“你是漢人,我是壯人”這種事情,這不是沒事找事,挑動群眾鬥群眾嗎?

所以,在中國,除了西藏問題等的確存在的民族問題外(西藏問題其實更多的是宗教問題),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停止沒事找事,承認並強化中國本質上是單一民族國家這一事實。大家是一個民族,哪有什麼“各民族基於本民族利益推行的民族主義發生衝突”,沒有衝突,何須仲裁?

族群之間或其他人權之間發生衝突怎麼辦?很簡單。制定並實施公平的法律,對任何人群之間的糾紛,按法律解決,務得其平就是了。

 

五、如果(二)的答案為“否”,那麼這是否屬於中國憲法禁止的“對任何民族的歧視和壓迫”以及“破壞民族團結和製造民族分裂的行為”?

答:請參照前面的回答。對這個問題的解答,已經包含在前面回答的內容中了。

 

六、如果(三)的答案為“是”,那麼請問這種民族主義如何產生?由誰產生?如何能夠兼顧每一個民族的利益?如何解決不同民族利益之間的衝突?

答:前面回答了。如果沒事找事,弄假成真的把本來是漢民族單一民族國家的中國弄成“56個民族”的各族離心的中國,那是永遠無法產生“以五十六個民族的共同利益亦即中華民族總體利益”的。沒有這回事。

再次強調,除了西藏等特殊的宗教文明問題以外,中國本質上是單一民族國家,不像蘇聯、美國、印度,更像日本、朝鮮。中國的民族主義,就是漢民族主義。漢民族主義,絕非侵略性的損人利己型的狹隘民族主義,而只是追求漢人民的合法權益,與世界各民族協和並處,最終達成我漢民族先賢希望的世界大同。

 

七、如果(三)的答案為“否”,那麼請問中國的民族主義究竟是以哪一個民族的利益為出發點?

答:請見前面的解答,不贅。

陳先生文中對孫中山的民族主義闡述頗有微詞,先則言“筆者無意評論孫先生的民族主義理論究竟屬於什麼性質。有頭腦的讀者不難自行得出結論”(其實陳先生的意思大概是否定孫中山有關民族主義的相關論述)。繼則言“如果說在百年前漢民族因長期遭受外族凌辱而一蹶不振民心渙散的情況下信奉排他的漢民族主義還情有可原的話。”對孫中山有關民族問題的理論如何看法評價,是理論問題,這裡姑且不論,但是有一事實問題必須指出,如陳先生所引原文,孫中山所主張的漢民族主義,明明是“民族主義,並非是遇著不同族的人便要排斥他,是不許那不同族的人來奪我民族的政權”,對於漢族以外的民族,明明是要“提撕振拔”,是要扶危濟困,是助他不是排他,是王道不是霸道,怎麼在陳先生筆下,一轉就變成了“信奉排他的漢民族主義”?

 

附:陳禮銘先生給虛懷若谷先生的回復

 

對於先生有關不把對自己民族的利益的追求建立在其他民族的痛苦的基礎之上、必須尊重其他民族的同樣的追求本民族利益的權利、制定並實施公平的法律以解決族群之間的糾紛等等論述筆者皆心悅誠服,完全贊同。對於先生幾處詰難試答復如下。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討論任何問題自然需要參加討論各方對於問題所涉及基本概念有共同的認識。什麼是“民族”?什麼是“中華民族”?每個人當然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是為了方便討論問題起見,我們不妨以社會大多數人接受的定義為共同出發點。

臺灣出版的《新學友國語辭典》(新學友書局1986年版)對“民族”詞條的定義是“因血統、語言、宗教、風俗習慣、生活方式相同而結合在一起的人群。”而大陸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商務印書館1983年版)對該詞條的定義是“(1)指歷史上形成的、處於不同社會發展階段的各種人的共同體。(2)特指具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於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人的共同體。”這裡的(1)可以涵蓋任何人群,所以說了等於沒說。(2)有點兒意思,但還是語焉不詳。

兩部辭典對“中華民族”的定義倒是比較一致。《新學友國語辭典》說是“指組成中華民國的各民族的總稱”,而《現代漢語詞典》也認為是“我國各民族的總稱,包括五十六個民族。”所以中華民族是一個集合名詞。正確的英文翻譯應該是 Chinese ethnicities 或者 Chinese nationalities,而不是通常使用的 the Chinese Nation。

至於“中華民族”這個集合名詞所包含的民族數目,按照大陸官方的說法是五十六個,而按照臺灣學界的看法是六十五個。(取消高山族而代之以十個山地原住民民族,參見中華民國少數民族簡介)不過這個數目對於筆者立論並沒有太大關係。六十五個也好,五十六個也好,五個也好,只要不是一個,那麼中國就不是單一民族國家,就存在一個處理民族關係的問題。(編者按:這裡涉及“民族”概念的定義,本刊提倡馬戎先生的建議──以“族群”或簡單的“族”來取代中國現今各個“民族”的說法,“民族”一詞應當主要用於國族認同的層面,把“中華民族”譯成英文的“Chinese  nation” 。在中共統治之下,中華民族的國族認同尚未確立之前,可以說中國尚未成為民族國家,但這種意義上的民族的數量遠遠少於56個。

至於說“排他的漢民族主義”,其實是孫中山先生的本意。不是說把外族排除在中華民族之外,而是說把外族排除在某些社會活動或職能之外。例如說“不許那不同族的人來奪我民族的政權”就是把其他民族排除在可以爭奪中國政權的人群之外;說“即拿漢族來做個中心,使之同化於我”就是把其他民族排除在可以作為同化中心的民族之外;等等。對錯且當別論,但這就叫作“排他的漢民族主義”。(編者按:如此解釋就脫離了孫文原話的具體語言環境,失之偏頗。孫文所反對的是滿清那樣少數族群壓迫多數族群的政權,而不是不許少數族群的成員介入國家政治。“同化”之語包含了對漢族時中華民族主體族群這一事實的承認,也是漢語的官方語言地位、漢文化的主流文化地位的另外表述,但並不剝奪少數族群保留特質的權利,也不因為族群身份而限制政治權利;當然,缺乏官方語言能力的少數族群成員在全國政治舞臺上難免遭遇語言壁壘,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實,即使在美國也不例外。

關於先生所言“但是一個有尊嚴的國家,是不能隨便允許本國領土隨意脫幅的”,筆者不完全贊同。大英帝國領土曾經遍及全球,二戰之後大都脫幅;美西戰爭以後菲律賓曾經是美國領土,於1946年正式脫幅;蘇俄共黨政府垮臺以後多數加盟共和國都隨意脫幅;似乎英美俄三國並未因此而成為沒有尊嚴的國家。這裡有一個尊重民族自決權的問題。一個有尊嚴的國家應該不會不尊重弱小民族的自決權。至於所謂本國領土,也有值得推敲的地方。漢、滿、蒙、回、藏諸地均為大清領土似乎沒有疑義,但孫中山先生既然說“合漢、滿、蒙、回、藏諸地為一國”,似乎又暗示這幾塊地方本來是可以分的,而現在合起來成為一國,因為沒有分哪裡來的合。事實上,在孫先生作此宣示以後滿蒙回藏諸地都先後有過宣告獨立情事,說明作為中華民國領土這些地域跟內地省份還是有性質上的區別的。(編者按:英美殖民地的領土概念與中國的領土概念並不相同;司徒一先生在本期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也討論了中國邊疆領土的“改土歸流”,如果說清末的中國還有一部分邊疆領土近似殖民地或保護國的性質,目前這種情況已經不復存在。大清國作為一個少數族群壓迫多數族群和其他少數族群的專制政權,並沒有建立起現代意義上的國族認同,“中華民族”只具備雛形;鑒於中共政權的專制壓迫,“中華民族”的國族搆建過程走上了歧路,至今仍然未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