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沉痛哀悼七五事件死難者

 

 

前言之一:中共是新疆問題的根源,民主化是唯一出路

 

烏魯木齊七五事件舉世震驚,雖然真相細節有待確證,但死難者多為無辜的漢族市民是不爭的事實,網上流傳的慘不忍睹的畫面使中文網絡沸騰起來,有對暴徒的譴責,更多的是對中共的憤慨。不知多少曾經的憤青,終於被鮮血擦亮了眼睛:新疆局勢糜爛如斯,實乃中共所賜!

中共打著“民族區域自治”的幌子,事實上從內地到邊疆一概一黨專政,“自治區”有名無實,扶植起來的“少數民族幹部”或為花瓶或為欺上瞞下的貪官汙吏;表面上通過小恩小惠和“兩少一寬”優待少數族群,實則縱容刑事犯罪甚至縱容貪汙腐化,涉及政治則毫不手軟。根據現已瞭解的一些情況,許多少數族群地區官吏貪腐的現象遠甚於漢族地區,少數族群民眾出於對這種社會制度的痛恨,很容易接受分裂勢力的宣傳,本應對準中共的怒火變為對漢族的排斥,並失去對中國的認同。七五事件敲響了警鐘:中共正在把新疆、把中國一步步推向深淵,不早日結束中共的專制統治,矛盾只會更深,危險只會加劇。

七五事件發生之後的頭兩天,胡錦濤繼續在意大利做他的世界領袖夢,在比薩斜塔腳下閑庭信步。可是,烏魯木齊漢族民眾上街遊行之時,胡核心匆匆回國──中共統治者最懼怕的就是漢人的覺醒!

漢族同胞們,維族同胞們,請不要把矛頭對準對方。我們都是中共專制統治的受害者,只有建立民主制度才能夠維護民權,促進民生。讓七五事件的警鐘成為中共專制政權的喪鐘!

 

 

前言之二:關於新疆歷史的說明

 

新疆歷史在國內可以公開討論、公開研究,所以本刊不再專門刊登有關文章。需要略做點評的是,民國初年統治新疆的楊增新作為舊式官僚,無為而治雖有效但不是長久之計,而且他使用狠辣手段打殺政敵和進步人士,這些都埋下了他自己日後不得善終和身後新疆局勢不穩的禍根,但他多次妥善處理危機、維護國家領土完整並將阿勒泰地區收入新疆版圖,大功永載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