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七十抒懷

 

糊塗七十年光陰,青也是眼,白也是眼,從不在意。來日還有幾天,長也可,短也可,走到哪里,哪里歇。

 

仲秋之夜步月有感

 

 

 

秋風送爽,秋月明朗。踏月慢步,格外舒暢。

花草叢中,高樓地角,不時傳來,蟋蟀唧唧。

引人留步,逗人蹲身,全神貫注,四處搜尋。

欲捉蟋蟀,談何容易?耳已不聰,目已不明。

唧唧唧唧,呼喚我輩,回到家鄉,回到童年。

哥哥與我,一群稚兒,提著燈籠,舉著火把;

撥開野草,移動石頭,一起上陣,捉拿促織。

堂屋中央,八仙桌旁,團團圍著,幾層少兒;

屏聲息氣,聚精會神,靜觀蟋蟀,赤膊上陣。

勇者頭戳,智者彈腿,張牙舞爪,咬住對手;

使勁使勁,決一雄雌。頃刻之間,勝者抖須,

舉頭長鳴,目空一切;敗者伏地,無臉見人。

不是斷腿,便是丟須。悲哉慘哉,小小唧唧。

群童大笑,聲震屋宇;小妹流淚,哭問唧唧:

笑嘻嘻嘻,你的媽呢?唧唧不答,稚童不應;

紛紛開門,放之出去;回歸山林,找它媽去。

小妹拍手,哈哈大笑,歡送唧唧,跳進草叢。

唧唧唧唧,喚我回神。抬頭望月,想起仙詩:

古人不見,今人之月,今月曾經,照過古人。

可憐我妹,早已不見,今人之月:消滅四害,

為救麻雀,挨批挨鬥,掃出校門,不給出路。

首批下鄉,嫁給農民,饑寒交迫,受盡欺淩。

積勞成疾,積氣成憤,患了絕症,命喪黃泉。

那年那月,人的生命,輕如鴻毛,何止一人?

訣別十六,終難忘懷,痛定思痛,涕淚漣漣。

蟋蟀有情,月明之夜,為你唱歌,為你彈琴:

唧唧唧唧,愛你愛你,唧唧唧唧,想你想你。

告慰小妹,在天之靈:今日中國,以人為本。

愛護生靈,提到第一。不再整人,不再滅禽:

不再毀林,不再不再,城門失火,殃及魚池。

和諧社會,共用太平。你若有靈,定然高興。

魂兮歸來,我的小妹,唧唧和我,想你想你!

慈航普渡2007年仲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