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毛澤東 算個什麼思想家

 

劍中

 

 

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如儒、法、道、墨等,著書立說、彼此潔難、相互爭鳴,一時間群星閃耀,人才輩出。思想學術的自由表達,形成"百家爭鳴”的繁榮景象。

近三百年來,隨著專制體制不斷強化,文字獄此起彼伏,其對人性的束縛、壓抑,致使無論科技發明還是文學藝術,華夏對人類文明的貢獻都少得可憐。有建樹的思想者不少,卻沒能產生一個獨創性的有世界影響的大思想家。中華民國開創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可惜在大陸的統治期間,匪亂、抗日等戰禍連綿,而中共建政後對言論自由的控制甚至超過晚清,產生劃時代的大思想家也就成了痴人說夢。

毛派會把太祖抬出來,說咱們也有思想家。極左毛派最近冒出個新派別"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利用人們對"反動透頂、極端腐敗”的中共現政權的痛恨,試圖推行原教旨毛澤東主義,於2008年12月26日發布《告全國人民書》,呼籲"造反有理”,"毛澤東思想是我們行動的指南”。

毛澤東,北大圖書管理員,一個熟讀馬列經典和《資治通鑒》,對階級鬥爭和宮廷權謀瞭然於胸的思想怪胎,信奉"與人鬥,其樂無窮”,聽到殺人、整人就像打了雞血。大權在握,不餓死幾千萬老百姓,不殺、關、管幾百萬知識分子和反革命,不把能夠對其形成威脅的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等戰友往死裏整,不把國家和民族推向深淵,折騰到最後一口氣,絕不罷休。這樣的整人專家,人類的災星,能叫思想家嗎?

毫無制約的權力和貧乏的思想資源結出了毛澤東這樣以整人為樂的變態惡魔,公然叫囂"槍桿子裏出政權”,當然也靠槍桿子來維持政權。權力在毛澤東心目中的地位至高無上,其一切行動和思想都以權力為中心,有奶就是娘:投靠蘇俄、反美,為的是權力;與蘇俄動口還動手,被迫與"美帝”套近乎,同樣是為了權力。

為鞏固權力,可以對出生入死的戰友痛下殺手,可以不顧老百姓的死活,瘋狂支援全球各地的共產革命,殘酷鎮壓知識分子。在毛澤東的字典裏,無人權、自由的存身之地。毛澤東思想禍害大陸數十年,至今仍被中共當成表面上的指路牌坊。

對人類文明做出重大貢獻的思想家,若伏爾泰、培根、牛頓、盧梭,無一不重視人本身,重視理性、人性和善的價值。毛澤東把人降格為"物”,只是其滿足權力欲望的工具而已。

"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的《告全國人民書》,列舉了中共現政權"以權謀私,錢權交易,強拆民宅、逼良為娼、吃喝嫖賭、包養二奶、寡廉鮮恥,腐敗透頂”、"實行法西斯專政,瘋狂逮捕革命造反派,對手無寸鐵的學生痛下殺手,野蠻拘捕上訪群眾”等等造反理由,但開出的藥方完全錯誤。通篇殺氣騰騰的文革語言,把毛澤東思想當成行動指南,實在是表錯了情。

毛澤東算個什麼思想家?充其量是個擅長"引蛇出洞”、利用民眾不滿打擊政治對手的陰謀家和惟我獨尊的野心家。馬列也好,斯大林、毛澤東也罷,從來就沒有權力制衡、憲政民主的論述或實踐,奧巴馬的就職演說將法西斯與共產主義相提並論,是非常中肯的評價。

人類思想史的主線,就是一部探詢、發展、完善自由學說的記錄。對人的自由權利有無貢獻,是否促進人類社會的進步,是衡量一個政黨、一種學說先進或反動的基本標杆。

與毛澤東時代相比,中共現政權為求得民眾支持,拋棄階級鬥爭的毛哲學,無疑是進步的;但是,一味發展畸形的權貴資本主義,自由民主的政治改革嚴重滯後,背對文明世界的主流,將毛澤東緊抱權力不放置換為既得利益集團緊抱權力不放,在這方面十足反動。

不管毛澤東還是希特勒、納粹或中共,不受制約的權力使得他們成為自由最大的敵人。用新聞自由、選票(開放黨禁)、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等利器把權力關進牢籠,才是中國現在與未來的努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