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在民主維權的道路上仰望農民

農民是我們的民主啟蒙老師

 

傅建華

 

 

老是在論壇上看到一群無知無聊的所謂有點知識的分子,大談特談農民的“無知”和“愚昧”,好像全中國就他很聰明很睿智一樣。

他們或是說:中國有九億農民,首先要解決他們的溫飽問題,所以,中國現在要注重生存權和發展權,不宜搞民主,這是以農民為幌子為藉口,以農民作為拒絕實行民主的擋箭牌。這一類人或為御用,或為糊塗無知。他們總是在說,農民沒有實行民主的強烈願望或渴求。總之,代農民立言,強行為農民“代表”了。

他們又或是說:農民即使想搞民主想要民主,但他們有這個心,沒這個力;他們由於愚昧無知,搞起民主來總是力不從心,他們搞民主,一定會選不出“好人”來,一定會把民主給弄砸了。他們總是說,農民即使有搞民主的願望,也沒有搞民主的能力,總之,他們不配享有民主,既然有這個限制,中國索性也就不必民主了。

他們還或是說:農民素質低,不該享有民主;城市人素質高,城市人應該享受民主。這類先生似乎是贊成民主了,但他卻搞起了職業歧視、城鄉歧視來,把農民看成是低人一等的下賤國民。其虛偽性和惡毒性甚至超過前兩者,真是可惡之極。

我要在此大聲斷喝:形形色色的分子們,收起你們的自憐自嘆,閉上你們的鳥嘴爛牙,掃除你們的無知和偏見,謙卑地來到農民們的腳前,向他們仰望,尋找你們自己未曾有過的反抗氣質和精神追求。

對於那些刻意為當權者敲鑼打鼓、為統治者吹拉彈唱、為主子擦油塗粉的精神陽痿型知識分子而言,農民們比你們淳朴得多,比你們更有勇氣,更肯講真話更願說實話,你們空有滿腹的知識,終究是爛在沒有骨氣的肚皮裏,而農民雖然沒有滿腹的經綸,但他們憑借常識再加上勇氣更能說出事情的真相。你這沒骨氣的分子只配向他們仰望向他們學習。

對於那些無知型的有些小知識的分子,由於你的無知,再加上你枯坐書齋,遠離生活和常識,所以你的視野十分狹窄,雖然在吟頌幾首歪詩寫出幾篇酸文做出幾道算術方面,你比農民強點。但你在社會閱歷、在辦事歷練、在對專制制度與民主制度優劣的切身體會方面,你徹底遜色於農民。農民在底層已經學會了操作民主,他們對民主也有相當的渴求,而你對此懵然無知,還自以為比農民高明通達,妄圖為農民代言,其實只是一相情願地強農民的民意罷了。你是一條還在冬眠的蛇,又像一條只會圍著磨盤打轉的蠢驢,醒醒吧,不管在覺悟方面,還是在實踐與操作民主運轉的實際能力方面,農民們都走在了你的前面。你這所謂的分子,還不醒起,奮起直追,拜農民為師,學習如何做一個現代公民。我還可以給你提個醒:農民們雖然文化不高,但他所受愚民思想的毒害也相對較輕,而你十幾年來一直在愚化的教科書裏浸淫,你所受的毒害何其重,難怪你身在毒中而不自知。

對最後一種分子,我要直接斷喝:收起你的那一套假崇高假清高和假高深的玩意吧,你配享受民主權利,農民就不配享受民主權利嗎,農民是二等公民嗎,你比農民更高人一等嗎?當農民在實踐民主時,你在幹什麼?當農民站在第一線抗暴維權時你在幹什麼?當農民在衝破重重阻力誓死捍衛選舉權時,你在幹什麼?我要告訴你,在久經沙場的農民們面前,你還嫩點,你自己還是個奴才,就想剝奪農民的民主權利,要是你修成了個什麼“東西”,你還不要把尾巴翹到天上,藏起你那根醜陋無比的尾巴,好好向農民們虛心求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