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國道路共產道路

 

                                                     秋海棠

 

 

中國到今天為止,仍然存在著兩條道路,即臺灣的民國道路與大陸的共產道路。大陸知識分子,尤其是體制內知識分子,由於受共產教育和吃共產黨飯的影響,他們早已把民國道路忘得一乾二淨,以為中國就只有共產道路這一條,完全局限在共產道路上看世界,認為中國的未來也必定是這條道路的延伸。這是一種幼稚的愚昧的鼠目寸光的認識,他們從未曾站在歷史的高度上看問題,從未睜開眼睛看看海峽對岸的臺灣。

我們看看共產道路,是1950年開始的殺害200萬富裕農民的暴力土改,是1951年開始的殺害300萬人的鎮反,是1953年開始的消滅私有財產的社會主義改造,是1957年開始的引蛇出洞的反右運動,是1958年開始的使農民陷入長期絕對貧困的人民公社,是1959年開始的餓死四千萬人口的大躍進和公共食堂,是1966年開始的毀滅中國文化的打死2000萬人的文化大革命,是1980年代農村的苛捐雜稅和鎮壓學潮,是1990年代的圈地運動和鎮壓法輪功。共產道路是對道德、文化與人性的摧毀,是血腥、暴政與階級鬥爭,是特權、壟斷與公有制,是好話說盡,壞事幹絕。

我們看看民國道路,是1950年開始的把地主變為資本家的和平土改,是1950年開始的民生主義實踐和地方自治,是舉世矚目的臺灣經驗,是1988年開始的開放黨禁,是2000年開始的政黨輪替,是2008年開始的二度政黨輪替,是人均收入1.9萬美元,是亞洲和全世界的民主燈塔(美國布什總統語),是“人民最大”(吳伯雄),是成熟的公民社會與民主憲政。民國道路的道德、文化與人性從未被扭曲,它一直延續著中華民族5000年以來的傳統。

從對共產道路和民國道路的比較,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在大陸不被顛覆,如果1946年開始的憲政不被內戰扼殺,如果中國國民黨繼續在大陸執政,1950年代大陸就應當已經建起了比較成熟的民主憲政,1960年代大陸就應當和日本、德國一樣實現二戰之後的大復興,1970年代就應當基本實現了現代化。那將是一個多麼美好的中國啊,那是一個在國際上有尊嚴的大國,那是一個和世界民主陣營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的偉大國家,那是一個會產生一代又一代偉大總統的民主國家,那是一個人均收入超過1萬美元以上的民生國家。

大陸被共產教育洗腦的可憐的被異化的知識分子,他們的知識背景和知識結搆永遠只是共產道路,這是為什麼從共產道路伊始,中國就失去了大師,連一流的學者都屈指可數。到了21世紀的今天,到了偉光正成為三鹿黨的2008年,大多數體制內知識分子仍然擺脫不了共產道路對他們靈魂和知識的拘束。

只有少數的知識精英能夠站在歷史的高度上看問題,著名經濟學家石小敏先生通過百年鳥瞰,高瞻遠矚地看到大陸這幾十年的歷史像黃河,“如果把三十年的流變放在一百年的歷史中去思考,去觀察,我們發現中國的變革有點像黃河。中國的土地西高東低,所以是大河東去,我們大河是東去的,一建國我們的黃河不再往東去,往北去了,拐了那麼一個大彎,改革開放實際上把這個彎拉下來了,現在又東去了。”

逆民國道路而行的共產道路從一開始,就不再往東去,而是走上了歧途。以黃河來說,黃河本來是可以繼續沿渭河向東去的,在遙遠的古代,古黃河也確實是沿渭河河谷直接向東去的。後來由於鳥鼠山一帶地殼抬升,阻斷了古黃河與渭河的聯繫,只好改道向北。如果沒有共產道路,大陸是可以沿著民國道路繼續向東去的,但是由於共產道路崛起的阻隔,大陸往北走上了共產邪惡之途,與繼續走民國道路像渭河一樣向東去的臺灣,簡直就是陰陽兩重天。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可以說歷史走到了黃河河曲,從這裏突然向南拐彎。鄧小平的路線,確實是逆毛澤東路線而行的,毛澤東路線向北,鄧小平路線向南,又回復到了接近新民主主義路線的階段。毛澤東路線向北走了20年,鄧小平路線亦向南走了20年,現在已經快到黃河向東大拐彎的風凌渡了。

大陸歷史大拐彎的風凌渡,將標誌著共產道路的終結,標誌著民主憲政的開端,這個時候,大陸才能與臺灣這條渭河合流,繼續向東去,重新回到民國道路。

黃河的走向確實是中國命運的真實寫照,共產道路使大陸拐了一個六十年的幾字大彎,從1949年的鳥鼠山走到文化大革命的老牛灣,從文化大革命的老牛灣走到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黃河河曲,從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黃河河曲走到必然到來的民主憲政的風凌渡。中華民族可以說在這個幾字大彎的共產道路裏,歷盡了苦難與折磨,度過了慢慢長夜與寒冬。

民國道路在臺灣像渭河一樣滔滔向東直流了六十年,偉大的臺灣經驗為中國找到了正確的道路。大陸一定會不可阻擋地走上這條正確的道路,就像黃河一定會東流入海不復回一樣。

石小敏先生認為,大陸現在的情況很複雜,有些已經東流入海,有些還在彎道裏面沒有拐出來。用這一點來描述大陸知識界,也可以說是非常精準的。大陸受共產道路教育而被異化的知識分子,如老左派和新左派還沒有走到黃河由北向東大拐彎處的老牛灣,受共產道路拘束的體制內知識分子則還沒有走到由南向東大拐彎處的風凌渡。而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則已經東流入海了。

如果讓大陸老百姓通過全民公決用選票來表達訴求,至少有50%以上的老百姓會對民國道路心嚮往之。在大陸,有一個人口數量無比龐大包括其子孫有數億之眾的人群──民國遺民──地富反壞右──共產道路體制下受盡蹂躪受盡磨難的賤民,他們對民國道路是“南望王師又一年”、“家祭無忘告乃翁”的。現在的訪民,這群人口數量龐大的苦民,同樣會用選票來支持民國道路。

由於有著50%人口的民國道路訴求,只要民主化進程開啟,大陸就會重歸民國正道。只有開創以均富和臺灣經驗為基礎的大陸經驗,中華民族才能實現偉大的復興,中國文化才能實現偉大的復興。新老左派和體制內知識分子,去掉你們的共產道路觀吧,不要讓共產道路把你們死死束縛住,而窒息而死亡,否則就只能淪為共產道路的犧牲品。大陸民主化到來的時刻,你們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另類,而成為一群被扭曲了靈魂的共產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