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用中國傳統文化來對抗

極權專制的中共政權

是緣木求魚

 

                                                     

 

編者按﹕這篇文章在談及傳統文化與專制主義的關係方面,有一些很好的觀點其對三民主義的認識與肯定,也很正確。但在涉及中國傳統文化價值,中國共產革命的來由和中國共產黨與“中華民族”的關係,以及今日中共大搞民族主義等問題上,卻值得探討。隨著大陸民間歷史學界的反思日漸深入,特別是前蘇聯檔案的部份解密,中國共產革命的來由和中共的反民族性質已經十分清楚。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引起討論。

 

 

何為文化?依照詞典的定義為:“人類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特指精神財富,如文學、藝術、教育、科學等。”除此外還有多達上百種定義。基本都是以人類創造的文明為定義的內涵。截止至今所有有關“文化”的定義都不能令人十分滿意,其原因是因為這些定義沒有體現人性惡的一面。比如為爭權奪利而引發的戰爭,屠殺,酷吏酷刑,專制社會,極權主義思想,還有諸如中國歷史上產生的太監,女人裹小腳等等等等。人性本惡,文化的定義若不包涵這點,許許多多的事便說不清了。所以我認為文化的定義應該是:人類社會,人類行為的歷史總和。

民族是人類社會歷史自然發展而形成的社會群體。在漫長的歷史上不同民族群體不斷重復的人類行為我們稱為“民族傳統”。不同民族群體因在不同地域生活而產生的文化差異我們稱為“民族特性”。就一般而言,任何人都是一定民族文化的產物,不存在既不隸屬於,也不生活於某一民族及其民族文化之中的個人。因此,任何人也就都是一定民族文化的“縮影”。你的民族文化特徵既帶不走,也消失不掉,無論你有什麼主張,什麼觀點,是善是惡,富人還是窮人。

馬克思說:共產黨人要與傳統決裂。他自己首先就做不到。他不還是德國人嗎?(非國籍,而是文化特徵)俄國共產黨人還是俄國人,中國共產黨人還是中國人,朝鮮共產黨人還是朝鮮人,古巴共產黨人還是古巴人。包括這些共產黨國家的民族文化傳統也沒有因為共產黨的獨裁統治而發生根本的改變。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了。這說明馬克思要人們割斷傳統文化的設想完全是逆歷史而動的妄想。除非這個民族消亡,沒有了人的社會活動,這個民族的文化傳統自然也就不存在了。當然,由於共產黨的統治,共產國家的社會生活中多了共產黨文化的“灰塵”。許多人說共產黨人毀掉了傳統,所以使得今天的中國社會道德敗壞,為了匡救已經沒了樣的社會道德因此要大力宣傳,提倡中國的傳統文化,以此來對抗“黨文化”的侵蝕。我不這麼看,我認為恰恰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不健康因素引來了共產黨!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以“權”為中心的文化,而且,這個傳統一直未變。這和共產黨的強權理論――(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政權)極其吻合。辛亥革命建立起來的中華民國為什麼在大陸垮了?說實在的,根本不是什麼國民黨腐敗等等的緣故,而是中國有著很大黑暗面的傳統文化勢力太強大了。自鴉片戰爭後,國門打開,中國的讀書人看到外面的大千世界開始反省中國的傳統文化。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很可惜的是大多數的中國讀書人無法擺脫中國傳統文化的負面對他們的束縛,他們還沒有脫離泥潭卻又誤入岐途。什麼原因?我不客氣的說:缺乏道德,缺乏智慧。以“權”為中心的文化它最大的負面是對人心智的摧殘。以李大釗為例,和毛澤東相比,他倒不能說是借共產革命的旗號要當皇帝。他在中國推介馬克思主義想來還是為了中國這個國家著想(請記住是國家,還不是人民)。作為北大的教授,他看到了馬克思理論有不完善的地方,當陳獨秀著急忙慌要組建中國共產黨時,他說再等等看,因為他覺得馬克思在是階級鬥爭還是發展生產為社會進步的動力一點上,馬克思不能自圓其說。既然是有疑問,連自己都未搞清楚為什麼不但不阻止還親自參與共產革命,煽動民眾大肆殺人搶掠?特別是在共產國際策劃下實行了國共合作後,李大釗應該非常清楚何為“三民主義”?孫中山為什麼反對在中國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為此他同共產國際代表越飛發表了《孫越宣言》明示:社會主義制度不得移植中國。孫中山還特別撰文批駁馬克思理論的錯誤觀點。這些文章時至今日仍然準確無誤,非常精彩。他李大釗當時為什麼就不再認真思考一下呢?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燻陶下造就的讀書人。還有一個讀書人儲安平,他明知:“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要知共產黨在基本精神上,實在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就統治精神上說,共產黨和法西斯黨本無任何區別,兩者都是企圖透過嚴厲的組織以強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國的政爭中,共產黨高喊「民主」,無非要鼓勵大家起來反對國民黨的「黨主」,但就共產黨的真精神而言,共產黨所主張的也是「黨主」而決非「民主」……老實說,我們現在爭取自由,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一個「有」「無」的問題了”。這比他在中共奪權數年後發表的“黨天下”議論要深刻得多。既然你對共產黨那麼瞭解,你為什麼還要幫他們造反?這不是飛蛾扑火嗎!最後他被共產黨羞辱,暴打,死無葬身之地,連屍骨都未見到。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燻陶下造就的讀書人!還有一點需要特別說的是當時沒有哪個國家,哪個集團逼你中國人非要建立社會主義社會。搞共產革命完全是中國人自己很主動的行為。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當時的蘇聯共產黨和共產國際曾向許多國家輸出革命,唯獨在中國大大的成功了。這都得歸結相當多的中國讀書人共同參與努力的結果。因此你用中國的傳統文化來對抗專制集權,中共政權是根本不怕的。因為它就是這個土壤的生成物。中國的傳統文化土壤一直在產生著一個又一個的專制政權。別看當今中國一派亂象,禍端一個接一個,民眾怨恨甚大,中共還是垮不了。別忘了正是中共一直高舉“民族化”(中國傳統文化)的大旗!“三化”即“革命化”“民族化”“大眾化”是毛澤東《延安文藝作談會上的講話》的核心內容。害了多少人那!也正是這個《講話》使得共產黨統治下的文化藝術幾乎都成了政治宣傳品。中國人要對抗專制集權靠什麼?最簡單,最方便,最有效,最有力也是中共政權最懼怕的就是大家重新舉起孫中山《三民主義》革命的大旗。之所以我認為唯有她是最有效的其原因是《三民主義》不但擷取的是西方文化中最優秀的一面,同時也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中有益的因素。三民主義革命首要要剷除的也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黑暗的一面――專制文化以及由此產生的一切罪惡。中國人舉這面旗不會感到陌生,而對中共而言如鉗蛇之七寸。根本無迴旋的餘地。中國人要徹底反省,要啟蒙,要走向光明那就從這裏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