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重返人類童年

 

段振坤

 

 

西漢劉向〔約前77─前6〕、劉歆〔約前50一23〕父子所撰的《七略》中,先秦時期的黃帝書有十三類三十種之巨,涉及到道家、陰陽家、小說家、兵形勢、兵陰陽、天文、曆譜、五行、雜占、醫經、經方、房中、神仙,卷佚浩繁,嘆為觀止,這還只是秦始皇焚書之後西漢時期從民間蒐集到的黃帝書。

中國西漢初期的大歷史學家司馬遷〔約前145─前90年〕在《史記》中說,先秦時“百家言黃帝”,黃帝為“學者所共術”,黃帝書是先秦諸子共同的知識背景。東漢史學家班固〔32~92年〕在《漢書‧藝文志》中說:“九家之術蜂出並作,各引一端”,“是以道術破碎而難知也”。先秦思想家莊子〔約前369年─前286年〕在《莊子‧天下篇》中說:“悲乎,百家往而不返,必不合矣!”“道術將為天下裂。”

宋代思想家朱熹在《陰符經考異》中說:“以愚觀之,商自帝乙前多賢君,亂獨受爾,先王之道未散,下無特為書者;周末文敝,百家競出,雖大道既隱,而實各有所聞。”劉向、劉歆父子的《七略》一書,收錄有先秦與秦漢之際的子書603家,流傳下來的只有31家,572家失傳。在流傳下來的子書中,有不少黃帝言,在未流傳下來的子書中,黃帝言亦是普遍的。幾乎所有的諸子,都讀過黃帝書。

我們所能知道的黃帝書的文獻線索是:《三墳》→《歸藏》→《丹書》→《金人銘》→上博楚簡《三德》→馬王堆漢墓帛書《黃帝四經》→《道德經》→《黃帝君臣》→《黃帝內經》。其中《三墳》、《歸藏》、《丹書》、《金人銘》是明確早於西周〔前1046年〕的黃帝書。

軒轅黃帝是距今六千年左右仰韶文化廟底溝時期炎黃部落聯盟領袖,戰國時期趙國史書《世本》〔前230年前後〕說“黃帝之世,始立史官”,黃帝時代的著名史官有蒼頡、孔甲、容成、隸首、沮誦、大撓、伶倫,其中蒼頡作書、容成作曆、隸首作數、大撓作甲子、伶倫造律呂。《漢書‧藝文志》說:“左史記言,右史記事。”黃帝之言與黃帝之道,是依靠史官系統代代相承傳承下來的。成書於先秦時期的《周禮‧春官宗伯》說:“外史掌書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書,掌達書名於四方。若以書使於四方,則書其令。”

黃帝書是以黃帝之道為基礎,數千年幾百代人集體智慧的結晶,是中國歷史上耗時最長、參與人員最多的一門學問,綜羅百代,博大精微。

許多人往往會認為,黃帝學說距今近六千年,太古老了。這是一個顛倒的認識,因為並不是黃帝學說太古老了,而是我們太古老了。不是黃帝學說六千歲了,而是我們已經六千歲了。黃帝時代尚在人類的童年時期,它怎麼會古老呢?

人類童年時期的思想,用四個字可以概括──天真無邪。只有母系時代的思想才是天真無邪的,對自由、平等、民主、和平的高度認同,是母系思想無邪的表現。距今五千年左右父系出現之後,人類天真無邪的童年時期就結束了,再也沒有天真無邪的時代,再也沒有天真無邪的思想。

由於我們太過於蒼老,由於我們思想的邪氣太重,我們要想煥發生命的活力,就需要重返人類童年,從人類童年的思想再出發,如此永恆地輪回,古老的人類方能保持其生命活力,方能煥發青春,方能走向永恆。

從時間上來看,父系從萌芽開始,亦只有5000年,在5000年之前的數十萬年至數百萬年,人類均屬母系社會。從整個人類歷史來看,父系社會只是十分短暫的一瞬間,而母系社會則無比的漫長。連人性都是在母權中孕育的,男人亦只是母親生命的延續,這說明母系文化對人類來說將是恆久的,亦只有母系文化才會是恆久的。

母系文化孕育了人性,孕育了人類生存的邏輯,人類最終會返回到母權邏輯上去,因為只有母權邏輯才是合乎人性的。人類的發展,亦是最終建立一個適應和符合人性的社會,這個社會將是原始母權社會的復興,在更高級形態上的復興。

黃帝學說是母系思想的結晶,是原始母權文化在人類的唯一刁遺,這說明黃帝學說將是人類文化的方向。黃帝學說最核心的邏輯是“執雌持下”,“雌”指不具攻擊性的母性,“下”指不侵凌他人的低下,不具攻擊性和不侵凌他人的“雌下”,意指不可攻擊和不可侵凌的人的權利。軒轅黃帝在《金人銘》中說:“執雌持下,人莫踰之。”意思是說人的權利是不能逾越的,這是一種強烈的權利本位思想,它具有孩子般的純潔。

“執雌持下”具有濃郁的母權思想,這種母權思想體現在黃帝《歸藏》中,就是“尊母歸陰”。《歸藏》包括《初經》、《六十四卦》、《十二辟卦》、《齊母經》、《鄭母經》、《本蓍篇》、《啟筮篇》七部分。《鄭母經》即尊母經,它強調陽爻是“陰爻自化”的結果,而《齊母經》則言陰爻的豐功偉績。

黃帝之學最初始和最基礎的理論就是陰陽學說,所謂陰陽者,負陰以抱陽也,陽亦為陰所生,陰是人類和宇宙的永恆動力。

《道德經》是由春秋戰國史官所輯錄的黃帝書之精華,尼采讚美《道德經》“像一個不枯竭的井泉,滿載寶藏,放下伋桶,垂手可得”。《道德經》第十章說:“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意思是說,母親生育和畜養兒女,生養而不據為己有,不恃為己功,不主宰他們,這是天地之至德,這就是母性的自由、平等與民主宣言。

《列子‧天瑞篇》載:“《黃帝書》曰:‘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之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意思是:谿谷處卑守靜的精神永不消亡,它就是象徵偉大母性的玄牝。繁衍生育的玄牝之門,是天地之根。它雖若有若無,其用卻永無窮盡。我們從這裏感受到扑面而來的母系之風,感受到人類童年的天真與爛漫。

黃帝的黃字,甲骨文字形為“”,是一個即將分娩的母親。《說文》:“帝,諦也。”段玉裁注:“媞者,諦也。”帝即媞,古時江淮地區稱母為媞

tì),“帝”通於母,是古時母的異稱。在字源上,“黃帝”兩個字即母親。因此黃帝學說,即母親學說。黃帝學說是母權宣言書,是女權的文化綱領。

作為人類童年時期思想結晶的黃帝學說,天真無邪,活潑爛漫。回到黃帝學說,就意味著重返人類童年。                      

2009年1月17日於天秀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