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胡溫的面目心腸

 

單趙子

 

 

傀儡面目

中國有句古話:知人知面不知心。或又云:日久見人心。

六年前,人們對胡溫抱著些許期待,親共輿論跟著也製造了個紙面上的“胡溫新政”。然而,六年過去,新政沒有,專政依舊,且天災人禍,接二連三。統治集團繼續打壓健康力量,拒絕政改。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中共年度全國政協會議開幕的次日,官媒報導,今年十月一日,毛新宇要登天安門城樓參加“建國六十週年”的閱兵大典。似乎毛氏極左一派正在復辟成功。

胡溫一路小心謹慎地“執政”至今,竟走到了面臨為毛左及江核心一派急於推習除胡而被提前罷黜的尷尬境地。可悲的處境,可憐的結局。胡溫雖是早早有知,卻遲遲不覺。那麼,原因何在呢?

其實對於胡溫,海內外政治觀察者,從一開始就是既不知其心,也不知其面,稀裏糊塗被胡溫忽悠了六載二千天。

這裏,先要指出胡溫所服務的毛共政權的來源和性質。毛共政權是集篡國、僭越以及出賣民族利益、壓迫本國人民於一身,是一個毫無合法性的偽政權。它繼承了前清(滿清)的陰險狡詐與蘇俄的殘酷霸道,與正義為敵,逆潮流而動,是一個顛倒了人類普世價值的奴隸主邪魔軍特國。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九日,毛共核心第三代首長江澤民在中共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宣佈,胡錦濤同志當中央領導集體和軍委領導集體的班長。(而在此二年前,胡接班時,江還發話:本屆常委不設核心。言下之意,胡的常委班子的核心還是他老江的。)所以,六年來,胡只是個班長(monitor)而已。上過中共國内的中小學的都知道,一班之長,只是個學生頭兒,上面還有班主任。遇到大事,班長得向班主任彙報,班主任也要隨時過問。胡錦濤當班長,江澤民當他的班主任(head teacher of the class),所以,胡錦濤只是江核心毛共第三代的傀儡。他身上的國家主席、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只不過是政治木偶身上掛的三塊裝飾道具罷了。也因此,名為黨國一把手的胡錦濤,總給人一種真真假假面目模糊之感。他是被作成傀儡,卻也自己甘當傀儡。至於那個喜歡賣弄知識吟詩背句的總理溫家寶,同樣是一具活動木偶,他被安排與胡搭配表演,倆同體一面,默契配合。所不同之處,一個演得死氣木訥些,一個秀(show)得貌似温柔些。

 

 

沒有心腸

毛共核心第一代首長毛澤東,經常公開自比或自稱秦始皇,但他只是始皇的面目,心腸卻是賣國贼石敬瑭的,而手段又是王莽加武曌的,集聚了古今中外邪術惡政之大成,加以下流無賴作風,故敢於無法無天、戰天鬥地,夢想做個空前絕後萬壽無疆的全球毛共國始皇帝。今日,毛澤東肉體早成僵屍,但他仍是《共產黨宣言》裏的那個幽靈,繼續肆虐禍害著人類文明。

應了《紅樓夢》裏冷子興所演說的:“如今的兒孫,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毛共核心的二代三代首長,沒了做世界霸主的天大野心,只剩了保住毛太祖留下的這一塊紅色江山的打算,以為即使不能不變色但不要徹底變色就算江山未丟,就算長治久安,平穩發展了。然這二代的“發展才是硬道理”和這三代的“三個代表”加起來,也就像滿清末年慈禧太后那般的為保大清的婦人算計,是有些陰毒,是有些霸道,但總屬無知,也沒出息。

目前的兩總胡溫,虛擬的毛共第四代,差是更差了。倆既無毛魔的魔道,也少了鄧霸的霸道,一副宣統溥儀被抱上皇位時的幼駒可憐相,除了基本上依附身邊的長輩(第三代人馬),就是本能卻膽怯地咿呀幾句讓第三代背後嗤笑的幼稚童話,什麼和平崛起(後改為和平發展),什麼以人為本、八榮八恥、和諧世界,如此之類,為的是掩蓋他倆背後的毛共政權本質上的陰酷與冷血。

冷血是毛共集權的基因遺傳,膽怯則是胡溫傀儡的後天養成。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共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政法委書記趙璽成在全市政法工作會議上傳達道:“今年是新中國成立六十週年,是西藏實行民主改革五十週年,平息八九政治風波二十週年,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十週年……為‘敏感年’……即從年頭到年尾,政法戰線都是一級戰備,不得有絲毫懈怠和麻痹。”又道:“要強化認識,我們與敵對勢力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這種鬥爭自共產黨成立那天起就一刻也未停止過,敵對勢力正在磨刀霍霍,我們豈能馬放南山,刀槍入庫!國家安全直接關係著黨的安危和人民的安危,也關係著每個黨員和領導幹部的安危。”

先要糾正這段話裏被中共篡改和歪曲的史實。一是新中國是中華民國,不是中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二是一九五九年,中共以軍隊和武力屠殺藏民並強行全面控制了西藏,不是什麼“實行民主改革”;三是一九八九年,中共以機槍和坦克血腥鎮壓了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不是中共開頭定性的“平息反革命暴亂”後又改稱“六四事件”或“六四風波”現今又為消除記憶掩蓋真相定性為的“平息八九政治風波”;四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喪心病狂,一人拍板,在各級黨委遍設權力可以淩駕黨委的六一零辦公室,瘋狂鎮壓練功團體法輪功,震驚了世界,震怒了上天。

從這位政法委書記傳達的這段話裏,可以證實當今毛共政權的兩個基本特徵,即無產階級專政和階級鬥爭是毛共政權永不更改也不會更改的政權本質;毛共當今的體制內上下各級大大小小的骨幹和爪牙,已結成緊密的利益榮損集團,黏在一起就牢不可破,分裂散了就要瓦解垮臺。

政法委書記的上述這段殺氣騰騰的話,說出了毛共政權的心裏話,也曝露了江核心胡溫傀儡體制的真相。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年”、“國力增強”,實質是毛共二三代,為保政權而接連不斷玩弄欺騙的伎倆,繼續愚弄國內民眾,詐騙世界各國。毛共一世騙過了美國和世界,毛共二世三世和虛擬的第四世繼續忽悠著美國和世界。嗚呼!

最近兩三年,胡溫不斷高叫“保八”(指經濟增長),也就是“保政權穩定”的另一種冠冕堂皇的叫法。至於像美國國務院外交決策者及臺灣的國民黨連戰父子、張榮恭、吳伯雄等所謂的中共已變或者胡溫已與前任大不相同之類的研判或猜想,也是生活在資本主義世界裏的容易被金錢迷了心竅的幻想。

當今的西方民主國家,之所以屢屢對中共綏靖,以及在臺灣的國民黨部分高層不斷媚共屈膝,這不是幾個人的錯誤,甚至也不是某個政黨或政府的責任,從根本上來說,這是自機器工業革命以來,人類文明形態變異的悲劇。建立在機器工業之上的商業文明,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缺乏人性和良知的一段文明,資本主義是它的本性,共產主義是它的癌性。所以,農民的見利忘義,著眼在物質利益;資本家和其利益代言人政客們的見利忘義,不止會和專制暴君一起合夥謀取利益共同瓜分資產,還會讓道德底線一起受損。毛共政權在八九六四之後,能夠苟延存活二十年,東西資本家及其政府(比如日本、韓國、臺灣、美國和西歐)幫了最大的忙。

有心者只要稍微想一想,能夠在毛共這個殺人場絞肉機統治上層中,通過了道道關經歷了層層坎,被篩選出來,被提拔重用,當了接班人,這已經說明,胡溫倆早已沒了人性,而填滿了冰冷陰森的邪惡黨性。要問他倆是什麼心腸,這就錯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心腸!因為他們的心靈早已被毛共邪體所窒息所扼殺。他們面上也有雙目,但那不是心靈的窗戶,那是一對鐮刀和錘子的倒影!一個是照本宣科,一個是作秀表演,一起應付了事,一塊得過且過,這就是他倆的“政績”,這就是他倆的“新政”!

已經被點燃的炸藥包是要爆炸的,但不會是在胡溫手上,胡溫倆把燃燒的引芯加長了,等著江邊的下一席(習近平)大大咧咧地抱到懷裏。這不是胡溫傀儡長了個什麼心眼兒,這是毛共惡政的報應。

胡溫既是毛共核心遙控的政治木偶,就免不了成為嫡系接班的過渡。但他倆也要面子,會為自己的“政治命運”著想。零九年春節,胡轟轟烈烈地上了趟井岡山,正是一次為了掙面子正牌位的行動,自演自己不是虛擬的第四代,而就是第四代正牌的首長。他不是為阻止江核指定的太子習的接班,而是向江派隔山喊話,他胡溫倆不想被提前罷黜,而要等到兩屆任期屆滿,照程式交接,體面退休,頤養天年。

 

 

在作秀表演中泄了中共的底

六年裏,胡溫幾乎把自己裝扮成當今天下第一對“政治美人”,見人說人話,逢鬼講鬼話,黨內高調,海外調高,四大皆空(全是空話假話),八面玲瓏,面孔隨著場合不同跟著變換,有時像極左,有時超右派,把嘴皮子功夫練成了最高段。你看吧,他倆在外人面前,都是滿面春風,溫雅又有禮,還能講出一篇當今世界上“最和平的演講”;在國內走訪視察時,又是那般的會體貼民情,關懷工農弱勢,捧冰水而飲,擁災民而泣,把親民演成了最秀。可就在倆講得動聽,秀得感動之時,毛共核心逼迫胡溫,壓下四川大地震的公開預報,讓天災變大,讓人禍難免;而在對外交往上,一邊與西方民主各國建立夥伴合作關係,強調它已與世界接軌,已經是市場經濟國家,可一邊又加緊與俄邦、北韓、古巴、伊朗、委內瑞拉,這些非民主專制邪惡夥伴暗結反美聯盟,想方設法阻撓世界的文明進程,抗拒民主潮流。

還有一個生活上的細節,也可說明問題。零九年四月的英國胡奧會,六十八歲的胡錦濤有一頭烏黑的頭髮,四十八歲的奧巴馬已是半頭白髮,但前者是假的,染的,後者是真的,是他就任美國總統僅三個月就變白的。專制逼人做假,民主可讓人真實。

也許胡溫倆真不知,他倆無論怎樣假裝賣力“勤政”在海內外作秀,都掩飾不了今日的中共之國,仍是中華文明的地獄,正人君子的刑場!失地農民的求告無門,下崗工人的生存艱困,維權人士的被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受盡淩辱,還有藏區民眾的遍遭監控,六四受難家屬的辛酸血淚,還有對電腦網路站點博客的不斷封殺,對建言書生的以言治罪,對黨內開明人士的不理不睬,等等這一切,都在證明著,胡溫不是在實行什麼“新政”,在建設什麼“和諧社會”,他倆是在毛共核心的直接操控下,在繼續著中共的專制和暴政。

比起中共來,漢唐,那是文明的祖國;兩宋,那是文人的家鄉。就是到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時期,那也是自由多過了專制的一段有文化的時光。

作秀苟且了六年的胡溫,也被逼無奈,演出了幾齣還算精彩也屬驚險的政治外交戲片段。比如,為了自保,他倆設法繞過了核心,做了真諂美還誘國的事,讓中共的敵對勢力之首的美利堅和中共的生死對手中國國民黨來為其“執政”保駕護航。卻不想胡溫此舉,明是為己苟活打算,實際上是於無意之間把毛共集權專制的鐵幕大門給打開了,將毛共賊船拖入了將自沉的深淵,也就難怪江曾從開始對他倆的不放心到如今的恨得咬牙切齒了。

胡溫身為傀儡,又為核心緊密牽連,裏外都彆扭,又像自家人又不是自家人,所以,不小心在表演之餘,會將自家的底細給洩漏了。倆人都對小布希私底下說了“我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意共軍不會實不敢對臺動武);近有胡的一句“不折騰”傳揚國內外,中共駐外使館的大使和秘書們,還忙著比賽誰能把這詞兒翻譯得最到位,可他們想不到,胡溫也沒想到,這句“不折騰”正是把如今毛共政權已到了“折騰不下去了”的這窘境老底兒給抖出來了!機器人可以代人幹活,傀儡也能向人洩密。而天下之事,往往都是想不到。

毛共核心第一代首長毛澤東,做夢也未想到,他死後會有神奇的電腦互聯網,鋪天蓋地,普及了全大陸,而那被他逼上了東南海島一角的蔣軍殘兵子弟,會被他的毛共核心第三代虛擬第四代笑臉迎回了北京中南海。他自稱一生幹了兩件事(敗蔣、製造文革),但上天給他安排了兩個想不到,他的毛共政權根基是被它的自己人給折騰得動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