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一九八九年春夏

復旦大學及上海市民主運動目睹記

                          ――披露我當年的一段日記

 

西

 

 

時光飛流,記憶猶新,驚天動地的偉大“八九民運”不覺已經二十春秋。當年,從胡耀邦不幸去世消息一傳出,上海復旦大學的部分師生就聞風而動,先是悲痛悼念,繼而用大字報等憤怒抗議當局對胡耀邦的不公和鄧小平的獨裁行徑,很快就帶動發展成全市性的民主運動;又和北京高校的愛國學生運動遙相呼應,在1989年五月和六月中或罷課示威遊行,或去市府靜坐抗議,或與警方發生衝突,或堵路設障對抗鎮壓,復旦學生的勇敢機智為全市乃至全國民眾稱頌一時。由於我當時不僅已在復旦大學某部門供職,而且家址離學校不到2000米,非常關心時事的進程,幾乎有空就騎自行車去校園或市區觀看大字報和遊行示威,所以耳聞目睹(也不時參加了)許多師生的正義言行。現在把當年自己的一段日記披露於眾,以見證當代中國知識分子曾經憂國憂民而爆發的大無畏革命精神。

 

4月15日 據報載:今晨胡耀邦因在政治局開會而引發心肌梗塞去世。報上說“沉痛宣告”,但只字不提他當年辭職一事,仍稱其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

 

4月17日 聽說昨晚復旦有一大批學生遊行到國權路,並高唱“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胡耀邦……”今晚10點左右,在本里弄門口看見復旦千餘大學生遊行過街,有人扛花圈,有人拉出橫幅一條:“耀邦,我們來了!”幾部警車跟行,路人也同行。

 

4月18日 去復旦食堂看大小字報,發現又貼出新的一批,內容有暗中咒罵鄧者,如“該死不死,該生難生”;也有“保衛紫陽”,“耀邦為八十年代國父”等;更有學生提出:重新評價“八六學潮”;為劉賓雁,方勵之和王若望平反;調查胡耀邦死因等。

 

4月19日 中午12點半,見學校大門口裏面聚集了黑壓壓的大批學生,估計有幾千人,他們情緒激動,舉旗呼喊,好像就要出門遊行的樣子。幾個校方派來的幹部一邊做手勢勸阻,一邊叫人把大鐵門關上。但學生人多勢眾,不肯放棄。最後據說雙方妥協:同意遊行,但要學生保證不要去市中心鬧區,只在五角場(上海市東北部的著名商業街區,離復旦大學約1公里)一帶。傍晚又去看大字報,見順口溜幾條:“老毛壞,一毛當一塊;老鄧好,一塊當一毛。”“下邊跟著上邊走,上邊跟著中央走,中央跟著小平走,小平跟著感覺走。”又見校門口櫥窗貼出校方通告,指斥本校的“悼念耀邦行動委員會“為非法組織。

今日《新民晚報》發表胡耀邦家守靈弔唁新聞。

 

4月22日 今日上午十點到十點45分,在京舉行胡的追悼大會及遺體告別儀式。黨政軍巨頭多出席,但陳雲,李先念和鄧穎超未到;李昭(耀邦夫人)對來賓說:“這是規律“,”這是歷史“,”人總是要死的。“

見一批武裝警察在復旦校門馬路對面的新圖書館門口正用步話機相互聯絡,估計就是准備對付學生活動的;據同事說,大連路上已有幾百個次等貨色也在蠢蠢欲動。

 

4月27日 據說北京已有30萬大學生罷課;復旦又貼出“清華來信“,披露當局偷運耀邦遺體去火化,警察毆打學生致傷等真相;今日報載:《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被上海市委撤職。港臺報道:北京已成立全國學聯,提出“對事不對人,罷課不罷學”等口號;據說,中央軍委已調保定地區的38軍去北京。

 

4月29日 復旦世界經濟學系部分教師貼出大字報,認為上海市委查封《世界經濟導報》的做法是違法的;法律系已有部分學生開始罷課;校方又貼通告指責4月27日的“3108”事件違反校規“。

 

5月2日 在同濟大學(距離復旦大學約3公里)校門口,見該校及復旦大學約2000學生遊行經過,場面壯觀,隊伍走的是自行車道,未妨礙機動車交通;標語五花八門,有“支持欽本立!開放報禁,還我導報!”“新聞自由,導報無罪”“人民萬歲!”“媽媽,我們沒有錯。”“北京熱潮,上海熱血。”“反對愚民,救救教育。”“反對通貨膨脹,嚴懲腐敗官倒!”等。

今晚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報道了遊行新聞,但所說學生打著“擁護改革,擁護四項基本原則”的標語口號,純屬顛倒黑白。怪不得有條順口溜說:“新華社文裝警察,北京日報胡說八道,人民日報欺騙人民,中央電臺顛倒黑白。”

 

5月3日 袁木又開記者招待會。北京明天又要大遊行示威。

我想不通幾個問題:既然復旦學生自發組織的文學社或集郵協會是合法組織,為何也是學生自發組織的“學生自治會”被指為非法組織?既然憲法規定公民有遊行集會之自由,為何也是公民的學生遊行示威卻被宣布為非法活動?說學生鬧事會亂國,那麼未鬧之前的腐敗叢生,官倒橫行沒有亂國嗎?豈只是“亂國”,簡直快要“亡國”了!

 

5月4日 上午9點30分左右,復旦又有幾百名學生出門遊行示威,見標語有“真言何罪?還我本立!”“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打倒官倒”等。聽見校方在喇叭裏廣播華中一校長和張德明等人的講話,說學生這樣鬧事“無濟於事”。又聽一男學生說:美國波士頓大學中國留學生已捐款5000美元,還將捐10萬美元以支援中國學生運動。

 

5月5日 昨晚復旦學生幾百人到康平路上海市委大樓門前靜坐示威,要求對話,學生通宵未歸。據說,起先市委一直不理睬學生,到後來總算答應對話。

 

5月10日 在復旦圖書館瀏覽港臺報紙,得知消息不少:中國當局可能等亞洲銀行會議結束及戈爾巴喬夫訪華回國後,便開始動手抓學運後臺人物;趙紫陽講話撈取了不少政治資本,正在鞏固其地位;保定38軍團以上幹部不聽鎮壓學生的命令,這表明鄧小平在軍中也並非一呼百應;深圳新聞界遊行抗議查封《世界經濟導報》;上海市委開會認定撤消欽本立職務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導報不是民間報紙,而欽是市委管轄的局級幹部。

又聽到一些順口溜,比如:“毛澤東的兒子上前線,鄧小平的兒子搞募捐,趙紫陽的兒子倒彩電,胡耀邦的兒子不露面”。還有,據說大學生中有三派:托派(考托福),麻派(打麻將)和舞派(學跳舞)。

 

5月15日 戈爾巴喬夫今日抵京;北京300多大學生自5月13日起已開始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政府冷淡學生運動。

 

5月16日 嚴家其等學者幾萬人打著中國知識界橫幅旗號等遊行示威,聲援學生運動;北京絕食學生召開外國記者招待會。

本市外灘又出現復旦大學等好幾所高校學生抗議遊行。

 

5月17日 電臺說:北京有10所大學校長聯名呼籲政府最高領導與學生對話;本市工運學院向市總工會遞交請願書,呼籲總工會促成政府盡快與學生平等對話。

上午復旦校門口有教師貼出呼籲書:第一,政府盡快將此次學運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第二,政府與學生平等對話,以誠相待;第三,撤消上海市委決定,恢復欽本立職務。簽名者有嚴北溟,胡曲園,劉放桐等教授和其他教師幾百名。

上海市有工人幾萬名湧入外灘聲援學生運動,但其隊伍被警察們用摩托車驅散;《世界經濟導報》籌款1500元購買麵包飲料等供應絕食學生。

上午10點15分騎車到外灘,只見人山人海,延安東路至北京東路均有雙層警察包圍隔絕;市府門口靜坐學生約有幾千人;11點見同濟大學大批人馬趕到。12點30分華東師大,華東化工學院約5000學生趕到,加入靜坐隊伍;復旦大學小客車開到,向學生分發飲料麵包;1點30分學生們全體結合大遊行走向人民廣場,圍觀市民水洩不通,紛紛讚嘆學生運動之聲勢;《文匯報》記者聲援團呼喊口號:“江澤民必須對導報事件負責!”

站在市府門口街沿及巨大冬青樹瓷盆邊上翹首兩望,一直看見遊行人馬浩浩蕩蕩不斷開來,但市府大門始終緊閉,有解放軍哨兵七八個在站崗,並不許學生把黑板扛上水泥臺階,但又允許外國記者走上臺階朝下拍照,頓時引起示威遊行隊伍一片噓聲。

今日上海已全面癱瘓。在遊行隊伍中看見橫幅口號妙語連珠:“給自由,排官倒”(同濟大學);對聯“大會堂內千人醉倒,天安門前百人餓昏”,橫批:“如此公僕”;對聯:“十年動亂無政府主義階級鬥爭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十年改革亂動無主意政府物價指數天天漲月月漲年年漲”。橫批:“毛鄧統一”;又見“北京好樣的,上海也不賴。”“罷免庸才何東昌,罷免政客江澤民”。“你有百萬軍隊,我有十億人民”等。

 

5月18日 復旦大學圖書館今日也有一批人跟著學校師生上街遊行示威。聽廣播電臺說在市府門口絕食學生打出標語:“媽媽,我餓了,但我吃不下”。觀看市民潸然淚下。

到同濟大學看大字報,內容很多:據說江青看了4月26日《人民日報》社論後說“文元既出,老娘為何還在囚?”;此次學生運動將被利用為黨內鬥爭之平衡工具,但目的如達到,被利用也無妨;趙大軍(趙紫陽之子)從西安黃河機械廠提出3000臺彩電倒賣,李鵬兒子李陽是海南開發總公司副總裁,發了大黑財;蔚蘭(上海電臺女主持人)公然汙衊學生,這囉嗦臭婆娘應該滾蛋!

昨看李鵬會見絕食學生的電視新聞:學生領袖要求政府立即發表社論承認此次學運為愛國民主運動。但李仍不同意,說武漢鐵路已斷3小時,全國生活秩序已大亂。學生認為如果全國真的出現混亂局面,最終應由政府負全責,因為政府拒絕與學生對話。

 

5月19日 復旦大學世界經濟學系的吳西開始絕食抗議,上書題名《總書記,現在只剩您一個籌碼了》。據說今日遊行示威的主題口號將是“打倒李鵬”;復旦一名外國留學生也開始絕食;“美國之音”報道:北京絕食女學生王惠娟已犧牲;本市民眾紛紛議論李鵬似乎要開殺戒了。

下午2點到大操場參加復旦教工學生自發集會,中文系教授章培恆,陳鳴樹等先後慷慨發言,對中共及政府敵視學生運動並毫無人性的做法深感痛心,並強烈抗議!第二軍醫大學(該校與復旦大學相隔約3公里,也屬近鄰)的研究生揭露該校校長壓制他們,不讓看電視,不許組織醫療隊去外灘支援學生;研究生呼籲復旦師生到二軍大去宣傳;大會最後向據說已絕食犧牲的三名北京大學生致哀,並播放哀樂。章培恆自費買來大批黑紗白花給眾人戴上,悼念隊伍有序走出校門上街遊行。

復旦的顧剛宣布退黨;另一人貼出大字報宣布有生之年決不入黨,同意簽名者甚多。晚飯無心食葷,以淡饅頭,稀飯和鹹蛋裹腹,以此悼念北京絕食死者。中國社會太專制了!

今日注意到:本市電臺電視臺一改前幾天以頭版頭條大量篇幅報道學潮之態度,今天突然轉向而輕描淡寫學生運動。電臺“今日新聞”居然在《上海召開雙增雙節動員大會》消息以後報道本市學生絕食情況。

從昨天起,北京,上海的警察全部撤崗,任憑遊行隊伍互相擁擠踩踏,如出事故,便成“軍管“藉口。據“美國之音”說:北京學生已停止絕食,接受治療;中央電臺說中央民族學院12人已停止絕食;共青團中央等呼籲學生復食,中國紅十字會也同此宣稱口徑。看來學生運動將被拖垮。

見電視新聞李鵬,趙紫陽等與北京學生見面結束時,學生紛紛索求這兩人的簽名時,大惑不解:對峙至今,要此簽名何用?留念?炫耀?收藏?

 

5月20日 北京今日上午10點開始戒嚴,李鵬終於動手了;復旦師生貼大字報擁護趙紫陽!下午1點全校師生准備共同遊行示威,抗議李的鎮壓;學生食堂花壇豎起自由女神批黑紗塑像(泡沫塑料製成)。

下午去人民廣場和外灘一帶,見幾萬師生大遊行,標語口號有:“周公(暗指周恩來,路人皆知李鵬為周恩來之養子)啊,你養狗為患!”“紫陽保重”“母親,朝我開槍吧!”“反對軍管,抵制獨裁,李鵬下臺!”又見諷嘲廣告語:“李鵬強力配方――學生殺光光”“領先一步――‘申花’江澤民“等;還見交通大學舉出標語:“江澤民,86年學潮你不及格,89年學潮你又不及格,我們決定開除你的校籍!”(江據說是交大校友)

“美國之音”報道:香港市民紛紛要求英國延長租約20年,以抗議中國政府鎮壓學生運動;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到中國領事館門前示威要求李鵬下臺;美國布什政府敦促中國政府對北京抗議學生保持節制,勿用武力;中國政府已對新聞機搆實行管制;北京十幾萬師生不畏戒嚴令,繼續在天安門廣場示威。成千上萬北京市民阻擋解放軍進城坦克群,有的軍人已掉頭開回軍營。

 

5月21日 上午到外灘,見大批市民簇擁在市府門口示威。牆上貼有大字報消息:萬里委員長說軍管是非法的;全國除湖北省和上海市以外,各省市都反對軍管;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空已出現軍隊直升飛機,有醫護人員給十萬師生分發口罩,以防高空催淚彈。

下午在復旦大字報看到消息:鄧穎超和聶榮臻說李鵬如不改變戒嚴命令,就一齊退黨;徐向前說誰鎮壓學生就槍斃誰!又見中文系博士生導師,九十高齡的伍蠡甫教授的大字報,他公開支持學生反專制爭民主的偉大愛國運動!還有大字報提出警惕內部走狗渾水摸魚,指名王滬寧,謝遐齡等人,但此二人名字又被黑墨塗去。

北京市民在天安門廣場放起風箏,汽球等,以阻擋軍隊直升飛機工作。廣場已斷水,六人合吃一只麵包;廣州學生向海外華僑募得大批錢物支援北京學生。

上海郵電局扣下北京致滬學生電報,擅自交給各校黨委,被指違反保護公民通訊自由的憲法;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擁護戒嚴,但復旦的湖北籍師生說“打倒關鳥!”;復旦研究生學團聯集體辭職以抗議李鵬政府鎮壓學生運動。

昨晚10點至今天中午,中央電視臺,中央電臺和上海電視臺及電臺的新聞節目一律為反復播放戒嚴令,並封鎖一切有關學生運動的消息。

 

5月22日 今日大字報消息五花八門,真假難辨,有的自相矛盾,比如:復旦有人要保護鄧小平和趙紫陽,反對李鵬及其後臺;又說鄧現在成都;中國外交部已抵制李鵬政府;萬里在加拿大拒見學生代表;國防部長秦基偉已辭職;鄧小平說如不能控制局勢,將去泰國養病;朱榕基明確表示不同意中央戒嚴令;趙紫陽已被軟禁,但其助理鮑彤還在主持工作;北京口號打倒“新四人幫“,即李鵬,楊尚昆,王震和胡啟立。

英國BBC今晚說:軍隊今日凌晨仍未能進入北京市區,因為已被成千上萬的市民擋住,這表明李鵬政府實際上已經垮臺(因無力指揮軍隊),而今日凌晨5點是政府規定的期限。美國之音報道:在美國的著名作家劉賓雁一直和國內友人通電話,他認為軍方無力控制局面,說明鄧小平已失去威信;世界各地華人抗議中國政府的浪潮日益高漲;香港百萬市民大示威,認為北京學生的命運關係到香港的未來。

 

(不知何故,已記憶不清,有好幾天日記漏寫。)

 

5月30日 今見復旦校門口櫥窗裏的大字報被撕光。“五二七”校慶之橫幅又拉出。

友人楊某來家小坐,談起他單位(上海柴油機廠*)近事:復旦百餘學生曾到上柴遊說工人上街遊行示威。工人們授計說他們要上班,沒時間遊行,若學生能把他們每天乘坐的公共汽車擋住,造成無法上班的理由,他們就可以“公假”上街助威;次日復旦學生果真把某公共汽車路線阻攔,誰知那天恰好是週三(廠休),工人本來就不該來上班的,所以就沒來遊行;工人希望能利用上班時間混“公假”去遊行。聽畢,深感上海工人對自身利益算計的精明,遠遠超過對學生運動的同情支持。

“美國之音”消息:中國當局今日逮捕北京自治工會三名領袖人物。有千餘名學生及工人到公安部隊抗議,當局既不否認,也不承認;又說11個聲援學生的工人摩托車隊員也被抓捕,當局指控他們均有“犯罪前科”云云。

*該廠為上海市重要工廠,位於楊浦區,與復旦大學,同濟大學等屬同一區。“文革”時,該廠的“保皇派”組織“上柴聯司”與王洪文派遣的“上海工人造反總司令部”成員曾在此地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史稱“八四行動”

 

5月31日 上海市18校高聯通知全體學生空校鬥爭;復旦校方學生復課;部分北京知識界人士開始絕食抗議政府鎮壓學生。

 

6月1日 復旦化學系,國際政治系,電光源學系,生物系和數學系的全體學生在大操場宣誓決不復課,又遊行到第一第二和第三教學樓及校辦門口,並高呼口號:“抗議政府,空校回家,罷課罷課,堅決罷課!”

 

6月2日 李鵬昨日(六一兒童節)寫信向全國小朋友賀節說:小朋友們,我們社會主義祖國正沿著鄧小平爺爺開闢的改革開放道路向四化前進,任務艱巨,前景光明云云。今日復旦有人貼出大字報說:“黨啊親愛的媽,可李鵬說鄧小平是爺爺”。觀看者無不哄笑。

外交部發言人李金華否認鄧小平健康不佳已住進醫院等謠言,並說中國黨政軍及人大常委會等領導人的職務未變動。

美國之音報道:劉曉波,侯德健,周舵等四名知識界人士在天安門廣場已絕食第三天,要求與政府對話。5萬人為他們助威;20萬軍隊仍被阻擋在北京郊外,但幾百名軍人已開始在廣場周圍巡邏。有人估計政府可能快要強行驅逐學生了。

 

6月3日 首都“高聯”自由民主宣講團來復旦舉辦“北京學運圖片展覽及講演”,透露南京市600大學生已於昨日步行出發赴北京,准備在人大開會前到達聲援。他們認為“空校罷課”仍是消極方法。

今晚美國之音報道:今日下午軍警企圖衝進廣場,但在附近與市民群眾發生衝突,首次使用催淚彈及警棍,群眾則用磚頭石塊等反擊,並奪走軍警的部分武器。

 

6月4日 晨聽電臺廣播《解放軍報》社論《堅決鎮壓反革命暴亂》,稱作日戒嚴部隊被打死打傷幾百人,北京暴徒搶走建築工地的鋼觔磚塊等用作武器襲擊部隊。上午9點電視播出《重要新聞》:今晨戒嚴部隊已進駐北京天安門廣場,成功地平息了反革命暴亂。

中午聽說五角場一帶有大學生開始封鎖道路,忽降暴雨。下午趕去那裏,只見鋼鐵路欄被橫放於馬路中央,許多巨大的水泥管被用作路障,公交汽車的輪胎被放氣而癟;復旦生命科學系的學生在公交車上宣講揭露北京大屠殺真相。車身上寫著標語:“打倒野獸政府!全市工人總罷工!忍耐招致死亡,反抗才是出路!北京同胞已死150多人!人民軍隊屠殺人民!“等。步行回家時,聽一女工說:今天廠裏通知誰步行上班可得獎金50元。

今日無法收聽到《美國之音》廣播,估計是政府強行干擾所致。

 

6月5日 上午,整個復旦大學校園空空蕩蕩,幾乎所有學生都出校區或去堵路或去宣傳了。本來今日應發職工工資,但因交通受阻而中斷。一座自由女神塑像已經豎立在五角場熱鬧地帶,一輛55路公共汽車被橫停在馬路上當路障。一根巨大的水泥電線杆也倒在路口。國定路及邯鄲路口都放有花圈。又見標語:“五廿國恥,六四國難“。據說上海今日火車和飛機都已停止運行。

中共中央國務院今日發表“告全體共產黨員和全國人民書”,號召行動起來制止各地“反革命暴亂”。晚上10點上海電臺消息:今日全市155條公交線路中有151條停運。各大工業局的30%職工沒來上班。晚上又聽到“美國之音”消息:澳大利亞總理霍克取消預定的九月訪華計劃;歐洲共同體主席譴責中國政府暴行。

 

6月6日 上午去校,見“復旦敢死隊”貼出大字報警告校方如再作反動政府幫凶,“我們將採取一切手段收拾你們!“據說學生們已在做彈皮弓當武器。下午排隊買大米時,聽人說大八寺一帶有200個警察與大批學生鬥毆,市民圍觀如堵。又聽見有人家在放爆竹響聲,據說是慶祝鄧小平死亡(臺灣消息)。

 

6月7日 袁木在記者招待會上說天安門廣場清場時,軍隊坦克沒有壓死一個人;上海電臺闢謠說鄧小平還健在;今晨復旦校門口豎起半旗,其大五角星被黑布條縫蓋,暗示此黨已死;聽說華東師大6名學生和幾個市民在臥軌抗議時不幸被火車碾死,悲哉!

 

6月8日 方勵之已在美國駐華使館避難;鄭念女士(《上海生死戀》作者)在海外聲明強烈譴責中國政府暴行,希望學生保存實力,掌握鬥爭節奏,並為這些民主青年深感驕傲。

中央電視臺播放錄像畫面有北京市民在憤怒燃燒幾十輛部隊裝甲車,有些人還手執衝鋒槍,在大街上邊跑邊開槍,其神情輕鬆自豪。

今日復旦校園有人貼大字報說堵交通無用,市民不會罷工,還是改用宣傳等方法為好;又有人反駁說堅持堵交通下去,再過10天李鵬政府就會垮臺!下午步行去同濟大學,在靈堂抄寫大批挽聯。只見校門口人山人海,七八輛公交汽車橫攔在馬路中間,車廂裏的高音喇叭不斷播放“美國之音“的即時消息。

回校看見復旦校園裏的毛澤東塑像前搭起黑紗和花圈環繞的竹棚;12層高的文科大樓頂上懸下一條幾十米長的黑布,上有白色顏料寫的標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晚去五角場,看見一輛75路公共汽車被憤怒群眾燒得只剩下一個焦黑鐵框。聽說上海警方已逮捕燒火車的“歹徒”23名;今晨又有200輛自行車組成的市民“飛車隊”繼續在上海各地段設置路障,抗議政府鎮壓學生的暴行。

最高人民法院致電喬石並政治局常委,表態堅決擁護鎮壓反革命暴亂。

 

6月9日 見電視播放昨日畫面:李鵬和王震等人接見戒嚴部隊。李揮舞拳頭,得意忘形。上海市長朱榕基講話說已派出10萬工人糾察隊員清除所有路障;今晨全市交通已恢復正常;警方下令首都“高自聯”和“工自聯”的頭領都去登記自首。

見今日電視新聞圖象:鄧小平出面開會,諸老及李鵬,喬石等均隨同出席。鄧提議向被殺士兵致哀。有一插曲:當鄧說“公安幹警”時,李鵬糾正說是“武警部隊”,但鄧強詞奪理說“公安幹警就是武警部隊嘛!”(其實李鵬此說倒不錯,可見鄧的固執。)

今日下午1點,在人民廣場召開全市追悼死難學生大會。

 

6月10日 上海市政府在報上稱昨日人民廣場追悼會是非法組織“高自聯”所召開的非法集會。今去校園,見門口設置的靈堂裏看花圈挽聯者甚多,人們議論紛紛,憤憤不平;

有一白布挽幛拖在水泥地上,寫著“獨有英雄趨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黑墨簽名者一大批,看去都是真名實姓。下午據說有40個復旦學生同去市公安局,要求釋放昨日被捕的工自聯領袖,但他們被稱200名警察包圍。復旦操場立刻集合約200名學生,打著紅旗乘車出發去市公安局救援被圍學生。

 

6月11日 見昨晚電視重播畫面:北京已抓捕400“歹徒”;哈爾濱,武漢,蘭州,上海,南京等地“暴徒紛紛落網”;首都“高自聯”常委郭海峰在燒坦克時被“當場抓獲”;戒嚴部隊官兵在學習鄧小平指示,稱其“高瞻遠矚”。

《文匯報》今日頭版頭條標題:鄧小平“神采奕奕”接見某國來賓;《新民晚報》也刊出此消息,但沒加“神采奕奕”此詞。這次“暴亂”中,《文匯報》對學生運動的態度特別仇視。

五角場路邊及牆上的所有“反動標語”已被洗刷乾淨。

 

6月12日 復旦校門口及靈堂的所有標語,大字報等均被撕光清除;但學生食堂又有人貼出詩詞《華夏祭》等。邯鄲路上有汽車的高音喇叭在宣傳“鎮壓暴亂”。

 

6月13日 今晚電視播出新聞:北京公安局通緝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王超華等21名大學生及研究生領袖人物,並描述其生理特徵是“牙齒地包天,三角眼,大耳朵,圓臉”等;方勵之和李淑嫻也被通緝。

 

6月16日 復旦圖書館召開職工大會,傳達鄧小平講話,說這次動亂現在發生,正好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還健在,可以“從容對付”,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云云。

 

6月24日 今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被撤消一切職務,僅保留黨籍;江澤民被提升為中共中央總書記,頗出人意料。

 

6月27日 “美國之音”昨日報道:嚴家其夫婦正在去歐洲途中,他們打算在美國避難,已聲明譴責中共鎮壓民主人士。

昨晚11點30分,一列車在從杭州開往上海途中,經松江站時發生爆炸,死20人,傷11人;警方初步判定為“廁所人為爆炸所致”,可見民眾對社會不滿到了何種程度。

萬里召開人大常委會,宣布新聞法因“輿論導向問題”而被推遲討論。“美國之音”說吾爾開希已逃亡到香港。

 

6月29日 昨日隴海線中斷,因一輛九節車廂的貨運火車被傾覆,又與另一列火車相撞,在西安附近造成重大事故。聯想到前幾日的滬杭列車爆炸事件,看來不是一般的交通事故。

“美國之音”播放一中國學生(林姓)講話稱今後不再和平請願,應改換其他鬥爭手段;又報道說吾爾開希已抵達美國避難。

轟轟烈烈的“八九”中國學生民主運動似乎無果而終,但學生用熱血播下的民主種籽一定會在中國大地開花結果!

                          (整理於2009年早春二月)